第一四九四章 江南是江南人的江南

文 / 然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甚至就连城中的大多数百姓,也都被留氏家族给煽动起来。

    汉军虽然在这一场平定叛乱的战斗中死伤不多,但是这场叛乱在政治上的严重性,即使是平头老百姓心里多少也都清楚。

    不管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已经被裹挟到了这场叛乱中,而且留氏作为盘踞会稽数百年的大家族,城中大多数的家族乃至于普通人都和留氏沾亲带故,否则留氏也没有掀动叛乱的底气。

    因此汉军破城之后,是屠城也好还是只是诛杀留氏家族也罢,和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有关系。

    摸了摸脖颈,大多数的会稽人也只能选择拿起武器、依托自己家门进行抵抗。当然他们的这种抵抗怎么看都有些绝望、疯狂和······徒劳。

    “火枪手,放!”一名年轻的汉军幢将缩在一只石狮子后面,果断下令。

    火枪手摆出来散兵线,一边依托街道上散乱的石头和木头掩护自身,一边向着前方墙上的敌人开火。

    铅弹“噼里啪啦”打在墙头上,烟尘四起,不断有人惨叫着从墙头上跌下去。当然还是有留氏子弟艰难的放箭,阻挡汉军的推进。

    幢将探出脑袋放了一枪,而一支箭矢擦着他的耳朵过去,差点儿就把他的耳朵给扯下来,让他头皮一阵发麻,半边脸都觉得凉嗖嗖的,不由得骂道:“这帮家伙,当初在富春江畔不堪一击,现在死到临头了倒是知道该拼命了。”

    “老杜,某带人迂回过去,前面就是留氏的府邸了,这面墙不出意外就是府邸的外墙,居高临下,咱们又没有带大家伙进来,这样下去会吃亏的!”另一名幢将猫着腰跑了过来,不断有箭矢从他的身边掠过,不过这个家伙一看就知道也是个战场老兵了,脚步腾挪,几乎做到了听声辨位,根本不给敌人机会。

    不过说是老兵,甚至称呼里都带着个“老”字,两个人却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能够在这个年纪就当上统带火枪手的幢将,必然都不是等闲之辈。

    “行不?”老杜挠了挠头,这几天几乎都在赶路、咬着留氏叛军的尾巴向前冲,一直没有机会洗澡,导致头上都满是虱子了。

    迂回的确是常用的战术,但是那是在野战中,不是在巷战里。城中的巷子七横八竖、纵横交错,率队迂回,不但有可能越走越远、偏离了目标,而且还有可能遭到更熟悉道路情况的敌人分割包围。

    的确是有些冒险。

    “没得选了,必须得冒险,”那幢将沉声说道,“马上就要天黑了,如果我们还不能解决敌人,拖到了晚上,敌人甚至有可能凭借自己对地形的了解发动反攻,那到时候我们一天的努力都白费了!”

    “也罢,鲁将军让你我作为前锋,便是要把头功给我们,咱们说什么也不能给鲁将军还有这些北地儿郎们丢人!”老杜果断点头,“你且去,注意安全。”

    “能杀死某辅公祐的人,还没出生呢!除了你杜伏威,谁能奈何得了我!”那幢将大笑一声,“儿郎们,且随某来!”

    老杜看着好友转身离去,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个家伙,一向都是这么自信满满,可不要哪天跌了跟头,还得自己去救他就好。

    火枪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而杜伏威冷声道:“上刺刀!”

    火枪手们熟练地套上刺刀,而后面手持刀盾的汉军将士更是先一步冲上前。墙头上敌人的弓弩手再一次开始放箭,不过很快就被火枪压制,这一次他们放箭的力度远远比不上之前了。

    显然辅公祐这家伙在旁边发动的牵制攻击已经吸引了敌人足够的注意力。

    “儿郎们,冲上去!”杜伏威大吼一声,越过石狮子。

    汉军将士怒吼而上。

    “梯子,上!”杜伏威再一次身先士卒。

    不等梯子勾住墙,他就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墙头,手中火枪灵活的一挺、一刺,一名留氏叛军就被挑下墙。而剩下的几名弓弩手也都直接从墙上跳下去,他们手里只有短刀,对上手持长枪的杜伏威,可占不到什么便宜,还不如“先走为敬”。

    墙下的一名弓弩手还不忘回头又射出一箭,不过被杜伏威挥枪直接隔开,紧接着他跳下墙,大步追上那弓弩手,一脚踢中他的腿弯,那弓弩手惨叫一声直接倒在地上,杜伏威踩着他的背,枪刺直接刺入了他的脖颈!

    更多的汉军将士已经越过围墙杀进来,手中的火把丢入旁边的屋舍之中。

    一时间,留氏府邸中,浓烟四起!

    ——————————-

    汉军杀入留氏府邸,代表着留氏在会稽城中最后的堡垒也已经陷落。继续抵抗似乎变得再没有任何一点儿意义。

    当然了留氏也没有多少抵抗的力量了,大部分的青壮兵丁都已经战死,剩下的妇孺老弱连刀枪都抬不起来,更不要说杀人。

    整个府邸之中都是汉军的吼声和留氏族人的哭泣声。

    对于那些妇孺们来说,这天,塌陷得太快。

    杜伏威一脚踹开书房,大吼道:“投降不杀!”

    不过他发现,自己倒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因为书房之中就坐着一个人,一个中年男子闭着眼睛坐在上首的位置上,见到杜伏威冲进来,缓缓睁开眼。

    “你就是留氏族长留鸣?”杜伏威冷笑道。

    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也没有别人了,只有这次带着整个留氏家族走向灭亡的留氏族长留鸣。

    “你是北方人?”留鸣没有否认,反而开口说道。

    杜伏威一挥手,身后的弟兄们一拥而上,长枪同时对准了留鸣。

    新式的火枪已经不需要再将枪刺插入枪管内,所以可以同时满足开枪、刺杀这两个动作,只要杜伏威一声令下,或者这个留鸣有什么其余的动作,火枪手们会第一时间把他打成筛子。

    “某是不是北方人,与你何干?”杜伏威冷声道。

    “这江南,是江南人的江南,不是你们北方蛮夷的江南。”留鸣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平静之中总能让人感受到疯狂和狰狞。

    杜伏威一时语塞,看着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说。

    这句话好像倒是没什么错,他这种北方人的确算是外来人。 ( 权倾南北 http://www.paoshu888.com/0/600/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