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难测

文 / 然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裴子烈不相信这样的想法只有自己有,萧世廉性格鲁莽,但是绝对不会什么都看不出来,更不要说李荩忱麾下的陈智深、戴才和唐亦舜等人。

    陈智深向来是粗中有细,否则萧摩诃也不会将训练萧氏兵马的任务交给他。单纯的以为陈智深只是一次粗人的自然只有吃亏的份儿。裴子烈不相信以陈智深这李荩忱麾下第一亲信的身份,心中会没有一点儿想法。

    尤其是陈智深相比于曹忠的谨慎,一向是敢想敢做。

    而戴才、唐亦舜等人更不用说,他们是降将,早就和李荩忱脱不开关系。李荩忱向前走,他们当然也能够跟着获益,所以这样的想法他们肯定不仅仅是有,而且要比其余人更为强烈。

    倒是徐德这样的世家出身的,反倒是有些关节绕不过去,裴子烈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给徐德点透,至少让徐德又一个心理准备,否则一旦事起突然,少不得尴尬。

    至于徐德会不会说出去,裴子烈并不担心。

    经过和徐德这么多天的共处,裴子烈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口无遮拦的人,徐陵将徐德放到这巴蜀来,多少都有试探的意思,裴子烈不相信徐德不明白徐陵的用意,因此这样的话徐德烂在肚子里或者只告诉徐陵的可能性很大。

    而徐陵这个老狐狸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是不会乱说话的,而刚才裴子烈说话实际上都是模棱两可,已经很含蓄了,在没有旁人听到的情况下,徐德什么都证明不了。

    如果单纯只是为了让朝廷对李荩忱心生不满和产生怀疑的话,那甚至根本不用徐德来开口,朝廷对于李荩忱的怀疑可是从来都没有少过。

    更何况徐德的存在已经确保了徐家在这个新的团体之中的位置,徐陵一旦有所动作,最后还是掐断徐家一条新的道路罢了,只要徐陵还有点儿脑子,还是从徐家之主的角度思考,那么就肯定不会如此做。

    想到这里,裴子烈微微侧头看向身边的徐德。该说的该做的他都已经说了、做了,之后徐德如何判断,实际上裴子烈也无法完全拿捏。

    徐德轻轻摩挲着下巴,之前他只是单纯的认为李荩忱是东宫和萧摩诃的爪牙,至少现在还远远没有到羽翼丰满的时候,按理说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可是现在他已经明白,不管李荩忱有没有这样的想法,至少裴子烈已经有了,而裴子烈这样一向谨慎和稳重的人都开始往这方面考虑,更何况别人?

    徐家不是南陈的忠臣孝子,徐家是一个世家,世家就需要延续和生存,所以徐德必须要帮助徐陵、帮助整个徐家作出判断。

    跟着李荩忱,现阶段来看未尝不是好事,所以徐德打算把今天听到话暂时烂在肚子里。

    这是这个团体的秘密和想法,而他虽然是徐家的人,但是至少现在是这个团体的一份子。

    “快到晚上了,走吧。”裴子烈淡淡说道。

    徐德此时回过神来,迟疑片刻,并没有着急挪动自己的脚步,而是低声说道:“将军,属下有一事不明。”

    裴子烈顿住脚步:“且说。”

    “属下敢问将军,到底有多少信心?”徐德沉声说道。他没有说为了什么,但是他相信裴子烈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

    裴子烈不由得笑了一声,伸手指了指上方的天空:“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某,而应该问上苍。”

    “啊?”徐德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天空。

    而裴子烈悠悠说道:“三百年乱世,是时候结束了,就要看上天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谁。”

    顿了一下,裴子烈轻声说道:“不管交给谁,眼前这一战,我们还是要打下去,打赢,为了尽早结束这乱世,也为了我们自己可以活下去······”

    徐德郑重的点了点头。

    裴子烈虽然没有明说出来那三个字,但是和不说有什么区别?至少说明裴子烈心中对于刚才徐德的那个问题,已经有了一个相当明确的答案,而且他本人也在以此为目标向前努力着。

    “这巴蜀没有白走一遭啊。”徐德喃喃说道。

    “怎么,修远,可是有什么不妥?”裴子烈回过头。

    “啊,没有,属下只是有些担心。”徐德急忙笑着说道,“相信郑将军他们可以完成任务。”

    ————————————————--

    “天都快黑了,这老家伙打了两次,发现我们并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反倒就这么安安稳稳的从山谷之中停住了。”曹忠有些诧异的迎向大步走过来的李荩忱。

    李荩忱眉毛一挑,尉迟迥的这个反应倒是在他的预料之外。而曹忠急忙向李荩忱详细描述一遍。原来尉迟迥被困在这山谷中之后,曾经组织兵力两次向外突围,可是都被曹忠带着兵马坚决打回去了。

    毕竟这山谷只有一条道路可以进出,而现在李荩忱将道路一堵住,用弓弩手射住阵脚,尉迟迥不是那么容易说出去就出去的。这里的地形地势比之前孙家门那里的可要险峻的多,尉迟迥如果强攻的话,至少要付出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的代价才行。

    只是李荩忱没有想到,一向有些倔强的尉迟迥,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放弃了。

    “这老家伙倒是看出来了。”李荩忱不由得低声说道。

    曹忠以及杜齐都诧异的看过来,他们对于尉迟迥反常的动作正琢磨不透的时候,不知道李荩忱这是几个意思。

    而李荩忱淡淡说道:“某既然将这山谷堵住,自然就没有打算让他出来,而且在之后更是做好了层层阻拦的准备。尉迟迥知道如果这样打下去的话只会平白折损兵力,还不如不打。”

    “可是尉迟迥携带的粮草按理说支撑不了几天了······”曹忠忍不住问道,“如果突围的话,或许还能够和韦孝宽汇合······并且兵马消耗多了,粮草自然也就能支撑更长的时间,毕竟张嘴吃饭的人少了······这样的办法虽然残忍,但是尉迟迥征战沙场大半生,此时按理说不会想不到这个办法,更不会有妇人之仁。” ( 权倾南北 http://www.paoshu888.com/0/600/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