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替罪羊

文 / 然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有什么目的,老夫身为左卫将军自当拱卫陛下,别无二心,又能又怎样的目的和诉求?”樊毅微微皱眉,也不知道是内心之中有些惊慌还是想要试探江总。

    而江总不慌不忙的一伸手,微笑着说道:“李荩忱陷害左卫将军,使得左卫将军明升暗降沦落到今日这等地步,只能坐在暗室之中借酒浇愁······”

    一边说着,江总一边瞥向酒杯,而樊毅轻轻咳嗽一声,终究没有否认这个事实。江总紧接着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左卫将军也是豪爽之人,也就可以直接承认了,对于李荩忱,将军不可能心中没有一点儿芥蒂吧?”

    樊毅倒吸一口凉气,江总如此开门见山的说话确实在他的意料之外,这个人到底是为什么而来,而他又是奉了谁的命令,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说······

    缓缓点头,樊毅没有开口,只是紧紧盯着江总。

    而江总微微一笑:“如此一来,左卫将军和东宫不就有了共同点了么?既然有共同点,我们就可以站在一起。”

    “共同点······”樊毅有些放松,他知道东宫为什么会如此着急地想要联合自己,现在李荩忱表现的如此强势,显然已经让东宫感受到了威胁。毕竟东宫才是未来整个朝廷的主人,而现在徐陵和吴明彻等人都站在了李荩忱这一边,自然而然让东宫感受到了威胁。

    之前徐陵和吴明彻的态度并不明确,并且这两个老爷子在之前也曾经没少支持东宫,甚至东宫能够掌控兵权还是吴明彻全力确保才达成的,否则有淳于量、樊毅这些老将在,怎么算都轮不到萧摩诃上位。因为他们两个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下面的很多官员都以为未来东宫注定是最强大的力量,也因此开始不断的向东宫靠拢。

    然而现在徐陵和吴明彻全部倒向李荩忱,让很多人在大跌眼镜的同时也得抓紧挪动屁股,而这个时候东宫方才惊讶的发现,原本在门前苦苦等候求见的官员们此时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原本一直开口为东宫说话的一些官员也都跑到了李荩忱的府邸门口,因此可以想象下一次他们会向着谁。

    可以说之前东宫气势如此,更多的是因为徐陵和吴明彻麾下的臣子争先投靠,可是现在半路里杀出来一个程咬金,他们显然又有了其余的选择,也就不关东宫什么事了。

    换句话说,东宫之所以能够在朝堂上呼风唤雨,并不是因为这些官员觉得东宫确实是值得投靠的,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奇遇的选择,很显然现在李荩忱就是比东宫更好的选择。

    在此不得不感慨人世无常,可是东宫也必须采取一定的措施,否则谁能保证李荩忱继续这样膨胀下去会不会威胁到东宫的安全,甚至威胁到之后陈叔宝的皇位。毕竟现在陛下的身体状况大家都心知肚明,若是哪一天陛下不负责任的一蹬腿咽气了,那东宫凭借一己之力可没有办法对付李荩忱。

    原本每天也就是陪着陈叔宝游山玩水的江总和孔范等人显然也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而他们终究还是有一点儿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这样的人李荩忱那边必然是敬而远之,所以既然已经在东宫的马车上了,那就没有办法跳下去,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沈君高等人一起向前顶,只期望可以联合更多的力量,至少能够和李荩忱分庭抗礼。

    至少不能让世人知有镇西将军李荩忱,而不知有太子陈叔宝。

    而在这么多朝臣之中,显然樊毅和其背后的樊家是最合适的人选。毕竟别人都有可能临阵倒戈,但是被李荩忱曾经坑了一把的樊毅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下心中的芥蒂,更重要的是樊毅身为左卫将军,掌控皇宫禁卫和京城禁军,这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角色。

    毕竟建康府这一亩三分地至少还是东宫的主场,东宫想要击败李荩忱也只能在这里了,一旦让李荩忱出了建康府,那可就真的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想明白这一点,也知道东宫这一次是真心实意找上门来的,樊毅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杆,他心中对李荩忱可是有很深的怨念,这一次若是能够和东宫联手收拾李荩忱,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东宫太子说到底还是整个南陈的正统,李荩忱在这一点上就已经输给东宫了。

    “那东宫需要末将做什么?”樊毅的声音微微压下来,已经多了几分恭敬。

    江总显然也意识到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很重要,声音低沉:

    “现在李荩忱势大不假,实际上这只是陛下对李荩忱的妥协,以陛下多疑的性格,肯定不能容忍李荩忱这样大权在握,可以想象等到战事开启,一旦战局顺利,那么就是李荩忱失败的时候。但是却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按照李荩忱所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打这一仗、到底是成是败尚且不得而知,更何况陛下龙体欠安,因此一切规划的固然好,可是到时候难免有什么出乎意料的变化,所以趁着李荩忱尚且还在建康府······”

    樊毅眉毛一挑,东宫只是想要提前动手?这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外,并李荩忱现在正是声望如日中天的时候,恐怕就连陈顼都没有办法直接硬生生的将他打压下去,而东宫想要这个时候动手,说好听点儿叫“迎难而上”,说难听点儿“自寻死路”,如果东宫只是单纯这么想的,那樊毅可不想淌这一趟浑水。

    狡兔死,走狗烹,这个道理樊毅可是很清楚的,一旦有用到自己的时候,肯定就是动用刀兵的时候,说句实话这就是赤果果的政变,虽然对象针对的不是陛下,陛下肯定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边发生这样的事。

    东宫这一次有胆量对李荩忱下手,下一次会不会有胆量对自己下手?毕竟早一日让陈叔宝坐在皇位上,东宫的这些臣子就早一日可以彻底掌握天下大权,因此陈顼不可能不会有这样的怀疑。

    而到时候东宫肯定要给陛下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如果挑选替罪羊的话,樊毅如何保证这个替罪羊不是自己? ( 权倾南北 http://www.paoshu888.com/0/600/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