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九章 最后的愿望

文 / 夜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按照余飞的判断和计划,自己上了货轮,那就算是安全了,任务也算是结束了。

    毕竟船已经在公海上了,没有任何国家有权利管辖,只要这艘货轮,别倒霉的遇上海中的地震—海啸,一般的小麻烦,对于这艘庞然大物来说,都可以直接忽视,自然可以安心的等待船靠岸回家了。

    吃过饭不久,海中的天就要亮了,海天交汇之处,太阳还未出现,海面已经成了橙红色。

    余飞叼着一根烟,转头看了一眼走来的李能,李能也拿出来一根烟吊在了嘴里。

    “靠岸之后,你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余飞一边看日升,一边对李能说道。

    “找个女人。”

    李能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能不能有点出息?”

    余飞惊讶的收回了眼神看向了李能,出去潜伏这么多年了,回家要做第一件事,就不能是有点出息的事情吗?

    “我没有女朋友,出去在外面为了潜伏,当了个清洁工,母猪都懒得多看我一眼,我已经七年没有碰过女人了!”

    李能立马瞪大了眼睛,对着余飞几乎是崩溃的大喊道。

    余飞对着他眨眨眼,李能缓缓转头,然后发现,船员们刚好集中在了甲板上。

    似乎船长要训话,可惜船长都没有来得及开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的嘶吼声给吸引了过来。

    没有人笑他,全都露出了同情又敬佩的表情,或许这艘船上的人,都大概知道,上船的是什么人,只是他们也有纪律,不能随便询问。

    可是从李能这句话揭开的冰山一角,都让那些人顿时对李能肃然起敬了,他们都能想象,李能这七年,为了防止暴露,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那位船长盯着李能看了几秒,突然看向了余飞,从他的眼神,都能看出来,他似乎在思考,李能都如此的伟大了,那余飞这样的权限,到底是在外面做了多少贡献,才升迁到了这个地步。

    “别看了,这小子虽然没碰过女人,但是他有手啊!”

    余飞感觉气氛有点凝固了,这个时候自己必须得解救李能,将这尴尬的气氛给打破,所以余飞便踮起脚尖,对着那些船员大声喊道。

    哈哈哈……

    好好的气氛,一瞬间就被余飞带回了正轨,那帮人全都大笑了起来,李能也闹了个大红脸,不过他也没否认余飞这句话。

    “你这个愿望,我帮你实现了!”

    余飞伸手拍了拍李能的肩膀,其实这个愿望不大也不贵,只是长久的缺失,让人可望而不可得,所以念念不忘而已。

    等事后他会点起一根烟,然后内心说出一句:也不过如此!

    “好,就凭你这句话,我一定要选全场最贵的一个!”

    李能对着余飞挑挑眉,顿时淫笑了起来,最贵的自然就是最漂亮的了,这漂亮可不关指的是脸和身材,还有气质、学历、阅历等等。

    所以说如今的女孩子,不好好学习,当鸡都当不了头。

    “就这点出息?就不知道选两个吗?”

    余飞翻了个白眼,这货还是不会玩啊!

    “一个就够了,我这人不贪心,真正饿了的人,只需要一份食物管饱就够了,花里胡哨反而不喜欢。”

    李能十分实诚的说道。

    “行吧行吧!你说起吃,我就想,李强想要吃的臊子面,咱什么时候能请他吃到呢!”

    余飞忽然想到了李强,那个待在海边小城,常年潜伏,去而孤独坏了的中年人,一辈子都生活在那个小城,没有朋友也不敢有朋友,仿佛海边的一坐灯塔,却多年都没有等到需要自己指引的海船。

    余飞他们前去,让李强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也终于过了几天开心轻松的生活。

    说实话那是一个将信仰当做毕生追求来做的人,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我的腌韭菜,要提前准备才行,否则腌不出味儿来,就配不上他想吃的那碗臊子面!”

    李能也有些怀念的说道,几天的时间,大家从一开始知道对方的身份,就给足了足够的信任,所以很快就相处的宛如兄弟一般。

    “不要那么伤感了,像个娘们儿一样,找船长借两副鱼竿,咱们比赛钓鱼怎么样?”

    余飞决定结束这话题,搞的仿佛生死离别了一样,既然完成任务了,就开心的想干什么就干点什么。

    “行啊!”

    李能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两个人去等船长训话结束,人群散开的时候,余飞上前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借鱼竿?没问题,跟我来!”

    仿佛是从刚刚李能的那句话,让船长对于两人的印象彻底改变,余飞说完立马带着两人来到自己的舱室,将自己的两副鱼竿借给了两人,甚至全套设施都给他们了。

    余飞和李能来到船舷处,将饵料准备好之后,一甩杆就远远的将鱼饵和鱼钩甩了出去,然后开始等待鱼儿上钩了。

    其实海钓技术是一方面,运气还是一方面,两个人也就是找点事干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钓上来什么。

    在他们钓鱼的时候,正在超市里面卖货的李强,看到几个警察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拿货的手微微一抖,然后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客人要的东西递过去,还给个人找了零,刚好几名警察走过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警察,请跟我们走一趟!”

    一个白人警察走过来亮了一下自己的证件,迅速收起来对李强说道。

    “我正在开店,你不能耽误我挣钱,有事可以在这里聊!”

    李强耸耸肩,将双手放在桌面上,以免引起什么误会。

    “你涉嫌非法走私,涉嫌和偷渡团伙合作,必须配合我们的调查!”

    那名白人警察一直小心的观察着李强的神态,看到李强十分的淡定自然,他也似乎放松了不少。

    “听听!你们说的是涉嫌,你们又没有证据,凭什么说我涉嫌?我只是一个守法的商人而已,我有权拒绝你们这不合理的要求!”

    李强耸耸肩,翻了个白眼拒绝了配合对方离开。

    “你最好配合一点,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白人警官怒视着李强,李强这幅淡定的样子让他十分的难受,因为李强说对了,他们没有证据。

    和李强联系过的渔船老大死了,渔船都沉了,他们之所以可以找到李强,可是渔船老大偶尔给其他的同行提了一嘴,但并不能作为证据。

    所以要是李强不配合,他们也只能先回去想办法随便捏造一个罪名,然后再来抓捕李强。

    “你们是执法者,我没有犯法,你凭什么威胁

    我?”

    李强一如既往的强硬,他知道强盗国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欺软怕硬,你要是过于软弱了,人家就骑到你的脖子上来了,而强硬也要有技巧,李强说话的时候,抬起头看了看监控探头。

    那几个白人警官抬头看了一眼,只好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强离开了。

    那些人刚出门离开,李强迅速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超市进来客人也不管了,哪怕是有人偷东西都不重要了。

    李强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自己的手机,重新按了一个卡,然后手动拨出去了一个号码。

    这是一个国际长途,中间似乎还经过了转接,所以过了几分钟,那边终于才传来了声音。

    “喂!”

    那边传来了一声。

    “我应该是暴露了,我要是回不来了,帮我给我父母上个坟,给我立个衣冠冢在边上,不用给我送花,我想要一碗臊子面,我才送走的兄弟答应了,他请我吃!”

    李强对着电话那边说道。

    “不要放弃,渔船上的人都死了,船炸了,沉入了大海,咱们的人被接走了,他们没有证据,你只要不承认,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营救你!”

    那边听完之后,急忙对李强说道,余飞要是在这里,就听的出来这是陈东的声音了,因为李强就是陈东送出来的人,以前两个人也是好兄弟。

    “强盗国的人,他们的法律只是给穷人制定的法律,他们只需要怀疑,就会当做证据确凿来做,你也知道,哪怕是我们没有留下证据,他们只需要怀疑,就够了!”

    李强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现在允许你撤离,你赶紧走,你这次送走的人,就是你一直想要见的英雄,你潜伏这些年,这一次的任务就不亏了!”

    陈东在电话那边大声说道。

    “什么!竟然是他!哈哈哈,真的不亏,不亏了啊!”

    李强听完,先是震惊了一下,然后开心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快走!”

    陈东着急的喊道。

    “来不及了,我先挂了,记得我的话!”

    李强看了一眼房间内屏幕上的监控画面,几辆警察又调头回来了,这次估计不会给自己狡辩的机会了。

    李强迅速将手机挂掉,抠下来了手机卡,打开了房间角落的一瓶浓硫酸,将手机卡丢了进去,又从一本书的夹层里面,找出来几张内存卡,一起丢进了浓硫酸里面,然后盖上盖子,将浓硫酸放回去了原位。

    然后他看着浓硫酸的瓶子里面,因为剧烈的化学作用,腐蚀内存卡和手机卡的时候,产生出来的大量的泡沫。

    李强走过去桌子前,拿起来了余飞留下的黑兰州香烟,点了一根之后,叼在嘴里走出了卧室。

    刚走出去,就看到七八支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似乎正准备破门而入呢!

    “等一下,我烟瘾大,让我抽完这几口跟你们走!”

    李强淡定的坐在了边上的一个椅子上,对着那些紧张兮兮的警察说道。

    之前见过一次的白人警官,迅速给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个手下直接冲进去了李强的卧室,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了起来。

    等他们发现那瓶浓硫酸的时候,里面的化学反应已经结束了,手机卡和内存卡早就在剧烈的腐蚀之下消失无踪了。 ( 妙手神农 http://www.paoshu888.com/1/1657/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