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风流韵事

文 / 凉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天中午,在海天大酒店的电梯间,顾大鹏与李婉婷不期而遇。:

    “大鹏,你怎么在这?”

    “今天陪老大在这边应酬,老大一高兴,喝多了点,我去药店给他买点醒酒药,他下午晚些时候还要在这参加一个会呢。”

    “晓风喝醉了?人呢?”

    “在楼上的房间里,公司在这里有个长包房。”

    “我今天正好也在这边请客户吃饭,我包里一般都备了醒酒药的,我去给他就是。”李婉婷连忙说。

    “那好吧,这是备用房卡,你去给他。我正好要赶回公司拿一份资料。下午要用的。”

    李婉婷高兴的接过了房卡。

    上了车,开了一段路,顾大鹏突然觉得有点不妥,林晓风不止一次的和他说过了不想和李婉婷扯不清关系,这下自个这么大方将房卡给了她,不会出什么问题吧?要不干脆给舒畅打个电话?别,还是不要打了,本来没事也可能搞出事来,老大不是说她是醋坛子吗?自己快点到公司取了资料就赶过来,大白天的,也出不了什么问题。

    李婉婷用房卡开了门,叫了声“晓风”,并没有人答应。她进门,将门反锁,看到林晓风在床上躺着,应该是熟睡状态了。他还是老样子,醉了不吵也不闹,只会睡得死死的。

    李婉婷倒了杯水,将林晓风扶起来,要他将醒酒药吃下。迷朦中,林晓风就着白开水,吞下了醒酒的小药丸。

    林晓风醉了,头有些昏,迷朦中只知道有人喊他喝水吃药,然后,他又云里雾里的睡了过去。

    李婉婷看到沉睡着的林晓风,心潮起伏。好多年不曾看他熟睡的模样,英俊的面容、比原来更多一份成熟男人的魅力。

    她坐在床边,忍不住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望着曾经与她无比亲密的男人,现在却与她形同陌路,而她,兜兜转转,才发现,只有当年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幸福和爱情。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当年自己狠心抛下的男生,现在的他,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钻石男。这些年,钱,有了,爱却没了。李婉婷一边伤感,一边计上心来。她想再一次被他拥在怀里,她想再一次在他的身下承欢,她想再一次和他甜蜜亲吻,可刚才顾大鹏说了,他下午还要开会,那么,即算是醉酒,晚一点,顾大鹏就会来准时叫醒他。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她能做点什么呢?

    爱情的抉择有时候跟赌博没有两样,你可能赢,也可能输得一败涂地。你决定去还是不去的时候,要考虑的不是你将来会不会后悔,也不是他会不会永远爱你。因为你根本无法知道答案。最重要的,你是否愿意豪赌这一局。李婉婷不想错过任何的机会。即使是输,也要努力试一试。已经错过一次了,只能将错再错。

    大学的时候,他曾那么霸道的对她说“我爱你”,如青梅竹马般的情投意合,缠缠绵绵,分手时却是悲伤与忧郁;走出校园,迈进社会,她知道从她毅然的转身开始,爱情,不再是享受,也不再是必需品,而成为功利。这些年,她也向几个男人说过“我爱你”,但没有一次,象当年对他般,发自肺腑、情不自禁,只不过是游戏时的催情剂罢了。男人们当真也好,一笑而过也好,她也不在乎。痛过了,哭过了,悔过了,懦弱过了,坚强过了,才会更加渴望真正的爱情,才会更加的珍惜和他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熟睡中的他,是时常出现在她午夜的梦中的。很多的时候,梦里,他依然和她深情相拥,甚至激情欢好,只是,梦醒后,只有满床的冰冷。

    李婉婷激动得有些发抖,她居然可以这样近距离的和他相对,如果是在清醒状态下,他是绝不可能给她这种机会的。她起身,一不做二不休将沉睡中的林晓风的衬衫脱下来,自顾自的将自己衣服也**,然后,钻进了被子里。**着的她,枕着林晓风的手臂,然后半遮半掩的盖上被子,李婉婷用手机,不停地从不同角度拍着两人**相拥的照片。

    她自己都觉得仿佛是着了魔。

    拍完后,李婉婷将照片一一查看,甚是满意。李婉婷将这一切办妥,再次审视熟睡中的男人,**的上半身,体现着男性的阳刚美,李婉婷不禁荡漾了。她再次俯身,不过,这次,她是吻上了他的唇。多年前的唇齿纠缠曾那么令她心醉,她主动的进攻,从轻吻,到用舌尖去抵他唇齿,她整个身体,****的趴在了他的身上。

    “晓风。”她轻喃着,一如从前。她越来越动情,他终于因为某种清凉的感觉而有所反应,对于迷朦中的亲吻,他开始回应,并且轻轻的叫了一声:“畅宝贝。”这一句让李婉婷瞬间征了一下,不过,此时,情欲已冲昏了一切,她才不管他呼唤着谁的名字,她只想得到他,既成事实。她总觉得他不可能这么彻底的拒绝他。只是因为爱太深而恨之切,只要得到他,慢慢软化他的心,她永远记得两个人从医院出来时,他对他的怜惜和关爱,还有绝不辜负她的誓言。这些,他肯定不会忘记,他一定会念旧情,再次接纳她。

    不到最后一刻,她不会放弃。最后得到的东西,不是幸运,有时候,必须有前面的苦心经营,才有后面的胜利果实。商场如此,情感,她认为亦如此。

    迷朦中的林晓风好象梦到舒畅主动亲吻他,于是他也回应她,接下来,他摸到的是****的身体,他不禁喊着她的名字,不停的回应她的吻,他的手,习惯性的抚上她的丰满,这是他最喜欢也是每次都必做的事情。所以舒畅有时候总会笑他:一辈子不断奶。他承认,他好象有些恋奶癖。这是在与她结合之前他从没发现的癖好。有这个爱好,也只不过是因为遇上她而产生的?或者是骨子里就有,只是原来没发现?这个不得而知。只是他确实很贪恋她的那种美好,这也是他每每搂着她睡觉的时候,总是要抚摸着入眠的原因。

    当他抚上这个**的身体,他寻找着他喜欢的美好,当他的手抚上前胸,他顿时觉得不对。“你不是舒畅!走开。我要找舒畅。”他喃喃着,收回手,不再动作,侧身继续睡了过去。

    这种状况,可是李婉婷没有想到的,他刚才还如此热烈的回吻她,不停的抚摸,但刚刚抚上她的胸,他就反应如此之大?其实,作为美女的李婉婷,平坦的胸部一直是她的痛处。平时穿衣服,可以穿较厚海绵垫的内衣,外人并不能看出她是否丰满,但是,真正脱了衣服,过于平坦的胸部总是让她少一些自信。她甚至多次想过去整容丰胸,但是一些不成功的案例又让她望而却步,必竟,身体的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原来和林晓风恋爱的时候,少年的男生,根本不在意这些,再后来,跟过的成熟男人,对于她的这种情况,不得不承认第一次的时候,他们均有些小小失望。这些人,都是风月场上的老手,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喜好?幸而,李婉婷高超的床技,弥补了这一不足,让这些第一反应有些失望的男人,最后总能满意而归。

    李婉婷尴尬万分,**也熄灭了不少。她知道顾大鹏不久就会来了,于是起床开始穿戴整齐,将房卡留在桌子上,关门离去。

    顾大鹏从公司取了文件,再次来到酒店,在大堂取了房间的副卡。进了房间。

    “老大,准备起床了,时间快到了。”

    林晓风在迷茫中睁开眼睛。“老大,你什么时候起来还脱了衣服?我可没帮你**服。”林晓风看了一下自己,上身**,下面倒还是穿着整齐。

    顾大鹏笑话了他一句:“老大,你不会失身了吧!”

    林晓风回想着刚才好象做了一个春梦,到底是真是假?有人给自己**服,然后,还

    有**的身子。

    “有谁来过?”

    顾大鹏突然发现自个失言,一下变沉默了。

    “说,怎么回事?”林晓风大声质问。

    “我下楼去买醒酒药的时候,碰到了李婉婷,她说她包里有备用的,于是我就把房卡给了她,我先回公司取文件了。”

    “你是榆木脑袋吧!说了不要给我惹麻烦。”

    “老大,你应该没事,你看,下面整整齐齐,应该没失身,不要反应这么大。”

    “你脑袋短路啊,失身是没有,我感觉肯定会有事发生。我告诉你吧,李婉婷已不是过去的李婉婷了,复杂得很。”

    “那会有什么事?你不好好的在这,她又没强了你!”

    “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我糊里糊涂的。没事最好,有什么事,大鹏,我拧掉你脑袋,做事这么不经脑子,想当然。工作上你挺老道,生活上,总是孩子气,难怪现在还光棍。”

    “老大,你幸福着,有必要这样打击我吗?”

    “幸福,幸福个屁,一不小心,我的幸福全被你毁了。现在只能静等下文了。我估计没什么好事发生,到时候,你不给我到畅姐那里洗脱罪名,你也别想过好日子。”

    下午,林晓风和顾大鹏一起出席和市政府共同打造的惠民工程的签约仪式。

    五点,林晓风的手机收到来自李婉婷的信息:晓风,再次躺在你怀里的感觉真好!接下来,还发过来一条彩信,就是她躺在他怀里的照片,角度看上去两人都是**。

    林晓风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预想着应该会有事情要发生的,没想到果然这么劲爆。坐在台下的顾大鹏看到台上的林晓风看了一下手机后脸色发黑,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散会了,顾大鹏问林晓风:“老大,刚才看到你脸色不好,出什么事了吗?”

    “上车再说。”

    上了车,林晓风开始咆哮了,“大鹏,你这个没脑子的,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顾大鹏接过手机,看到短信和照片,惊呆了。

    “老大,会不会发给畅姐?”

    “我怎么知道?随时都有可能啊!还有,李婉婷是生意人,即便是舒畅不理会,她还可以将这个做文章,在生意场上要挟的。虽然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短期内会受影响,终究不是什么好事,这种**韵事,影响公司形象。上上下下的员工怎么看我?我一向和她保持距离,你倒好,生怕别人抓不到辫子。”

    “老大,那我们怎么办?首先得想办法不让畅姐知道。要不,约李婉婷谈一下?”

    “笨啊,人家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就是要你主动去找她。”

    “那怎么办?”

    林晓风沉思了一会,笨女人的性格虽说是直来直往来,但在感情问题上,却喜欢深藏心底,与其遮掩,不如和她明说,免得造成不必要的误会。直接和她说,第一时间她可能会难于接受,但她是通情达理的女人,不会无理取闹的。

    “先安内,再一致对外。”林晓风拨打了舒畅的电话:“畅姐,在哪?医院?怎么回事?哦,这样子,我直接到医院来接你,一起吃饭。”

    “老大,我要不要去?”

    “你去做什么?还觉得坏事不够?我一直想着保护舒畅,没想到,我一大男人也被算计了。大鹏,我真得谢谢你,给我弄出这一出莫须有的**韵事。”

    “我怕你一个人讲不清,去给你做个证啊。”

    “用不着。上次你委托的调查公司,继续跟进,我们,也需要手上掌握多点对方的资料。”

    “好,知道了。”

    当林晓风打电话给舒畅的时候,舒畅正在医院里,正做着好人好事呢。

    这天下午,舒畅在事务所接待了上次咨询离婚的女人尚静美,这次,她没有犹豫,坚决要离婚。

    因为前两天,老公在小三的问题上,再一次说了她是如何如何的没用,还动手打了她。她的手臂上,还留有淤青,她下决心离婚。今天是来签委托合同的,因为师傅孟和平外出还没有回来,舒畅只好先接待了她,作为实习律师,她还没有单独接案子、签合同的资格。

    尚静美说:“我孩子已经高三了,马上就要高考。我现在来委托你们,只是想早一点做准备。希望能收集到更多有利的证据。等我孩子高考以后,我才会将他告到法院的。孩子不容易,不能对她有任何影响。虽然现在我老公在外面这些事,我都尽量瞒着她的。女孩子,敏感,如果一不小心,因为家庭不和而跑到外面去和别人学坏了,那会让我内疚一辈子。她们班上就有这样的情况。也是女孩子,原来成绩挺好的,结果,父母闹离婚,孩子没人管,到网吧上网、打电游啊,认识了社会上的男男女女,根本再无心学习,暑假还去做了人流,谁的孩子都搞不清。”

    “现在社会这么乱啊!”舒畅附和了一句。

    “就是啊,家庭不和的小孩子最容易出事,缺少家庭关爱和温暖,这也是很多家长虽然两人感情出了问题,但还是坚持不离婚的原因。孩子读大学了,心智和思想都成熟一些了,能够理解父母,也不会轻易学坏了。”

    这是一个好母亲,应该还是一位好妻子,为什么,别人眼中的贤妻良母总是容易在婚姻生活中受伤害?

    女人的名字是弱者,那是在从前。现在,男女半边天,舒畅觉得,家务可以共同分担,可以一起赚钱养家。男人不是都喜欢新鲜的,如何让婚姻生活保鲜可能是最重要的。

    还没入步婚姻,舒畅觉得有必要未雨绸缪,自个手上攥住的可是钻石男,不光要抓住他,还得为他挡扑过来的蜂蝶。

    舒畅陪尚静美唠着嗑等孟和平回来,尚静美的手机响起:“什么?头痛不舒服?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尚静美对舒畅说:“舒律师,我婆婆刚才打电话给我说不舒服,我得赶回去,她有高血压,估计会要上医院。这个事我另外和你们约时间。”

    “你一个人行不行啊?下午我反正也没别的事了,我陪你回家看看吧。如果没事我就下班回家,如果要去医院,我陪你一起。”

    舒畅上了尚静美的车,路上,尚静美打了老公的电话,老公在外地出差,说是还要两小时才能到。

    等两人到家,她婆婆一脸惨白,差不多就晕迷状态,两人半扶半台的将老人抬上车就往最近的医院赶。

    虽然很快到了医院,才发现照片等一系列

    事情,还真不是一个陪人就能搞得定的。舒畅不得不想幸好来帮她一下,要不然,她一个怎么忙得开。看着尚静美忙碌的身影,舒畅在心里暗骂尚静美的老公:“坏蛋,你在外面**快活的时候,知道你老婆是怎样招呼一家老小的艰辛吗?”

    等一切手续办妥,检查也做定,病人终于进了病房,尚静美的老公出现了。

    同样是四十多岁的年纪,男人,好象岁月总是放过男人,这个男人比老婆显得年轻,皮肤细腻,虽然也有细纹,但一看就是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两人站在一起,确实象姐弟。

    其实舒畅打心里不喜欢这个男人,但出于礼貌,还是对他点头微笑了一下。尚静美正准备给她做个介绍,舒畅抢着说:“我是你太太在美容院才认识不久的朋友。”

    尚静美的老公很绅士的向舒畅打招呼并表达谢意,看得出,这个男人应该还算是孝子的。

    舒畅接到林晓风电话的时候,正陪上次见过的委托人尚静美在医院里。当林晓风听说她在医院吓了一跳,听说是陪别人才将心放下。

    林晓风直接到医院来接了舒畅去吃饭。

    一路上,林晓风眉头紧锁,舒畅说了句:“疯子,看,路边有个女孩子穿得好性/感!”要是在平日,他早就和她策开了,今天的他,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又是沉默。

    “疯子,今天心情不好?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怎么了?”

    “这么明显?”

    “嗯,说来听听?”

    “畅姐,我还真有个事要向你倾诉。”

    “倾诉?说你爱我有多深?”

    “现在先不说,到了饭店坐下慢慢说。”

    舒畅看了他一眼,感觉,他今天是和往日有所不同,不开玩笑,流氓话也没有,还一脸的忧伤状。他怎么了?

    两人到饭店坐定,“疯子,有什么事,告诉我。”

    “舒畅,你相不相信我?”

    “相信啊,原来你觉得你流氓花心,我现在觉得你很专一,并且很有自制力。”

    “那好。今天发生了件事,我想向你通报一下。”

    “什么事?”

    林晓风将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舒畅问:“你,确定没有失身?”

    “天地良心,绝对没有。”她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焦虑和坦然,她相信他。

    “林晓风,我就说过你是属于招蜂引蝶型的,网上不是有一种什么男/性贞/操锁出售的,看来,我得给你配一把了。”

    “舒畅,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开玩笑?”

    “把她传过来的照片给我看下?”

    “看了不许生气啊?”

    “知道了,看下。”

    舒畅打开图片,虽然说了不生气,但还是心里条件反射般不舒服。她仔细的看着照片,让一旁的林晓风不知所措。

    “疯子,这照片一看就是**的。你看,你睡得云里雾里的样子。不过,李婉婷躺你怀里显得好兴奋啊!”

    “舒畅,可以不看了吗?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她有可能将这些发给你看,甚至杜撰一下,她要是一口咬定和我发生了什么关系,还以这样的图片作证,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她一个女人怎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事?”

    “她就是想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她一直想和我重归旧好的,但我不想让你有负担,没有告诉你,只是自己绝不和她靠近,没想到大鹏这个短路的,给了这么个机会。”

    “假如我不相信她说的,不理会她的这些东西,她不就自讨没趣了?”舒畅自言自语。

    “她是生意人,还可以制造点舆论,比如,威胁公开资料,弄个我和他的**韵事出来,她肯定知道我不想出这样的绯闻,借此作为筹码用在商业谈判上。”

    “哦,玩一箭双雕。我这里不重要,你放心吧,倒是制造舆论对你个人和公司都不是什么好事吧。你想到办法没?”

    “正在想,舒畅,只要你这里没事,其他的,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

    “你是怕与其她来找我,不如早点坦白吧!”

    “是啊,有些事,藏着掖着,可能越闹越大,本来没事都会闹出误会出来,还不如开诚布公,大家一致对外。”

    “林总,你越来越厉害了。”

    “都是老婆逼出来的。”

    “好了,不谈这些了,高兴点,吃玩饭我们做什么?”

    “回家吧。”

    “回家?不去散散步什么的?”

    “散散步可以,早点回家,我们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明白了,犯了错的人,又想将功补过。”

    “我这不算犯了错吧,我只是心甘情愿的为您舒服,畅姐。”

    “讨厌。”舒畅不得不承认,这进门前和现在,林某人的脸色如同过山车,大不相同。他现在可是如释重负的样子。

    心心相印的爱情有时候可以克服一切,但她有时毫无力量。甚至制造很多麻烦和遗憾。阴晴圆缺,在一段爱情中不断重演。任何一个人的爱情,都不会天色常蓝。舒畅觉得,做他的爱人,就应该实时的替他分担。这种旧爱纠缠的故事并不新鲜,重要的是他没有任何动摇,男人的坚持,有的时候,并非他一人之努力,而是,背后的女人,有太多值得他坚守的理由,或者给他坚守的勇气,甚至,和他并肩的坚定。他既然如此坦诚,就应该给他足够信任和勇气,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舒畅知道这个事还只是开始,漫漫长路,她要勇于面对。每一个人的人生,都会有几次劫数,生命是一场无法预知的旅行,无论走到什么境地,淡定从容吧。勇敢面对,风随云转,柳暗花明。

    星期天舒畅带了妞妞到张小梅家,和张小梅家的小芳一起玩,到底是孩子,很快就玩到了一起。妞妞本来就是外

    向型的,主动和小芳说话。小芳也从最初的怯怯表情,变成了开怀的笑。

    坐在公园的长凳上,看着两个小女生手牵着手去玩,小女生就是这样,手牵手,男生之间喜欢勾肩搭背。

    “舒畅,结婚了,有何感想?”

    “现在虽然法律上是结婚了,但还不算正真意义上的结婚,现在还是过着两人世界,真正结婚,肯定还有很多的磕磕碰碰需要面对。

    “小梅,你现在结婚也这么久了,觉得结婚好还是不结婚好?”

    “各有各的好啊,再说,结婚是一种必然。”

    “我发现我有就小恐惧的。”

    “你不会也做个逃跑新娘吧!”

    “那倒不会,但真的有些紧张,也许是单身生活过得太久了。”

    “小梅,你老公,和前妻还有来往吗?”

    “除了孩子的事,应该没有。他们当初就是因为两个人思想上差距太大才分开的。现在,前妻依然在老家的小镇上,是一名小学老师。也已经新组了家庭。”

    “这样当然最好,好多再婚家庭,总是因为前妻或者前夫搅局,过得很不顺畅。”

    “前妻不可怕,外面的小三才要多加防范。男人,说是说难免逢场作戏,有时候,戏做着做着,就当真了。现在的女孩子手段高明得很。你们家的高富帅,结婚了以后更要当心啊。现在的已婚男人,比未婚男人还有市场。”

    “不会吧,已婚男人市场更好?为什么?”

    “已婚男人,和老婆在一起,学会了体贴、照顾,再加上思想上也比较成熟,如果又有钱、还长得帅,非常令女孩子动心的。”

    “我才懒得多想。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女人,坐在一起,不是谈孩子,就是谈男人。真不知男人们,坐在一起,是谈什么?”舒畅笑着问张小梅。

    “哈哈,恐怕他们只谈哪里有漂亮妞,如何搞定!”

    “这样啊,我下辈子也要做男人。**倜傥,游戏花从!”舒畅不禁恨恨的说。

    男女在一起可以生出三样东西,第一是爱情;第二是孩子;第三是烦恼。爱情只有一个,孩子可以生几个,烦恼则可能有无数个。未知的日子,何必现在就开始自寻烦恼呢?

    星期一舒畅接到袁新的电话:“畅姐,店里又出了几道新菜,明晚有空一起来试吃?”

    舒畅立马答应,正好也好久没碰到他们了。

    第二天下了班,舒畅直接往袁新店里去,这次,她开了公司的车。这段时间,她发誓一定要把车开好,免得总是遭林某人笑话。不就是开个车吗?象咱这种眼明手快的,有什么难的?熟能生巧嘛。

    还在路上,舒畅就接到李恒宇的电话:“畅姐,你今天会到袁新那吃饭吗?”

    “当然去啊,有新菜,我都在路上了呢!”

    “其实我刚才算是打听出来,这小子,当爸爸了,所以,高兴,叫咱们聚一聚。”

    “是吗?这小子步子迈得有点大啊,都把我们甩出几条街了。”舒畅嘴上这么说,内心还真是替他高兴。

    大伙又聚在了一起。李恒宇正好和舒畅在饭店门口碰到:“畅姐,一个人?林大哥不来蹭个饭?”

    “他没空。”

    “呵呵,我就知道他没空,他要是有空真来了,我会不自在了。”

    “你不自在什么?”

    “原来不知道没什么,现在知道他是我老板了,再坐在一起把他呼来喊去的,不好意思啊!”

    “这有什么,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你怕什么!”

    “我还仗着畅姐为我撑腰呢!老板娘。”

    “恒宇你小子也学得油腔滑调了啊!”

    进了饭店,看到袁新的老婆小雨正在收银台忙碌着,舒畅和李恒宇和她打招呼,她立马说:“4号包厢,畅姐你们先进去吧,袁立已经在里面了。”

    推开包厢门,袁立已在里面,只是,他旁边还坐着一位长发女孩,正和他交谈甚欢。看到舒畅和李恒宇进来,袁立立马起身打招呼,旁边的女孩子也跟着站起来,只是脸一下子就红了。

    “袁立,这谁啊,不介绍一下?”舒畅开起了玩笑。

    “畅姐,这是我同学,刘佳。”

    “袁立,你小子,我看不是同学这么简单吧!”

    袁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旁边的女孩子微笑着,脸却更红了。披肩的长发,皮肤挺白的,但白里透红,很健康的样子,也挺纯朴的。

    大家坐定,桌上只有舒畅和刘佳两个女生。舒畅于是和刘佳攀谈起来。

    “刘佳是哪里人?”

    “湘西人。”

    “湘西?好地方。山美水美人更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

    “是啊,我们那里确实很美,只是交通不发达,比较贫困。”

    “交通发达了,人去的多了,自然美就容易被破坏。”

    “是的。”

    “对了,湘西很多少数民族的,你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

    “我是苗族。”

    “呵呵,苗族姑娘可是能歌善舞的。你也是吧?最具代表的就是大明星***啊,人靓歌甜。”

    “反正我们都能唱两嗓子吧!”

    “畅姐,刘佳唱得很好的。我就是因为她在学校小树林里吼了两嗓子迷住的。”袁立在一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哈哈,下次我们一起去唱歌,一睹风采。”舒畅想到自己也好久没K歌了,居然还有点小小的想去。她突然看到墙角有个纸箱,上面还贴上了“募捐箱”几个字。不禁好奇的指着箱子问:“那是做什么用的?”

    “畅姐,我们班有个同学,得了尿毒症,需要很多钱,他家里又比较困难,今天到我哥这弄了个箱子

    ,做成募捐箱,准备星期六和星期天带领几个同学一起到街上去募捐,能募一点是一点。”

    “尿毒症?这可是个比较麻烦的病,是需要不少钱。不过,你们能有这份心,也是难得可贵。”

    “这是刘佳想到的。”

    “不错,小佳真是心地善良。”

    “畅姐,其实,我也是贫困山区长大的,从小就没有了父亲,我妈身体又不好,都差点辍学了。幸亏有好心人资助我,才考上大学。我希望尽我的能力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真不错。我想我要是在你们这个年纪,肯定也会加入到你们的队伍的。到时候,我要是有空,去给你们摇旗呐喊!”

    “畅姐真是女汉子性格。”李恒宇在一旁夸奖,“恒宇,你也去帮忙?顺便看看他们同学中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子?哈哈。都落在袁立这小子后面了,你要加油啊!”舒畅不忘记开玩笑。

    袁新两口子亲自端了几个新菜进来,大家欢声笑语齐聚一堂。饭桌上,舒畅还透露:“你们的肖童姐姐,自从出国后,在外面一直不舒心,说不定下半年也会回国,到时候我们又可以齐聚一起了。”

    “畅姐,你和她一直有联系?”

    “有啊,虽然联系不多,但还是没有断。”

    吃完饭,舒畅顺便捎李恒宇回家。

    “恒宇,在单位工作还好吗?”

    “畅姐,挺好的。公司下个月要派我到外地学习。回来以后,我可以当上小组长了。象我这种毕业不久的,这么快能当上组长,不容易!”

    “你好好干。咱们的关系就象兄弟姐妹一般。能力出色,自然会得到升迁的。”

    “放心,老板娘,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坏小子。”

    “对了,畅姐,这段时间,我看到公司从悦诚国际进的原材料不少,其实,我有个同学,在春光公司,他们的产品品质更好,技术也很成熟,就是因为设备比较陈旧,产能太小,没法给我们公司供货。我觉得,如果我们公司能够投点资金,让他们更换设备,应该很快可以见到成效。”

    “工作上的事,我不懂啊。你直接和林大哥说啊!”

    “我和他之间,差了很多级别,我哪敢啊,也就是和你唠一唠。再说,我也不知我分析的对不对,不敢随便说出来。”

    “这有什么,有点子就说,不管好坏。至少说明你用了心思。不要怕,你的建议说出来,是否被采纳,肯定要经过多方论证。很多事情,不都是集体讨论的结果嘛。”

    “这个事,我反正也不懂,我会向你林大哥说说,假如他找你谈,你就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他吧。男孩子,工作大胆点。”

    “知道了,畅姐。”

    晚上舒畅前脚回到家刚刚洗完澡,林晓风也回来了。

    “林总,今晚又在啥地方花天酒地?”

    “办公室。没花也没酒。头痛的事一大推。”林晓风一边说,一边进了浴室。

    看到他洗完澡后出来,舒畅对林晓风说:“来,****。别把头想坏了。”

    舒畅坐在沙发上,林晓风顺势倒下,将头放在舒畅的腿上。舒畅照着书上写的手法,试着给他**。“林总,压力很大吗?”

    “是啊!”

    “我给你读一段优美的文字,好吗?”

    “好。女主播。”

    “这是关于九寨沟的一段文字:火花海在阳光下闪烁,浪花舞动,五彩枫叶飘落在湖面,点燃了季节的灯火。风中摇曳的芦苇,像是历经风霜的老者,令弯曲透明的河水,也流淌出几许深沉的世味。算了,你可能不喜欢这样的东东,我还是给你读一段《金刚金》吧,可以让你有所感悟。”

    “好,不要太长啊,太长我怕我会听着睡着。”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就四句话。”

    “畅姐,麻烦你还要将经文解一下。”

    “佛家认为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一切都是由我们的内心物化而出的,并不是真实的世界,而真正真实的世界在另一个空间中,着就是经常我们所说的现实世界是另一个世界的投射。我们看到的人看到的事都不过虚幻而已,因此我们不能太过于与“现实”较劲。要活得洒脱。也就是说别把自己当超人。工作是做不完的。要不哪天你象个逃学少年一样,躲起来玩几天,放松放松。平时不妨放下手中的工作,留些时间,看窗外微风细雨,云来云往。”

    “亲爱的,你果然文艺,还很洒脱。”

    “是啊,你不用怕丢了工作,大不了,我开个小饭馆,也能养活你。”

    “舒畅,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就是感觉轻松,没有压力。越是这样,越有一种动力,想做一个有成就的好男人,让你骄傲。”

    他只不过是淡淡的说着这样的话,随心随意的说出来,而在舒畅听来,却是非常感动,眼眶一下子发热,甚至比我爱你之类的更感动。爱一个人,你就会自爱。原来,她可以成为他的动力,原来,她于他是如此重要。

    舒畅想到,冬天里,他温暖的双手,握住就不想放开;雨夜时,他宽厚的肩膀,有着可以依靠一辈子的安全感。他不着痕迹的呵护、激情时的深深爱恋,都使她欲罢不能。这辈子,绝不放开他的手。她知道,也许,在工作上她不能为他排忧解难,但她一定不会成为他前行的负担。即算没有一句誓言,也要携手走到两鬓斑白,步履蹒跚。

    她又何尝不想什么事都做得漂亮些,为此,去学穿衣打扮、去学营养搭配,工作上想尽快独立,做出起色;生活中,一定要做一个好妻子、好媳妇、好母亲,即算不能为他增光,至少也不能让他丢脸。

    原来,真正的爱情,就是这样相互鼓励和促进,于无形中,都想成为对方心目中最完美、最不可或缺的人。

    “舒畅,怎么不说话了?”他依然躺在她的腿上,打破了舒畅的沉思。

    舒畅怕到看到他的失态,立马换了轻松的口吻,“疯子,你刚才说的话都让我感动了。对了,今天和恒宇他们聚会,回来的时候,恒宇说他知道一家公司产品技术都很优秀,就是设备落后制约了发展,还问你有没意向投资更新设备呢!”

    “什么公司?”

    “春光。”

    “哦,这个公司,我知道。只是没有

    过多的关注过。我叫人去调查了解看看。舒畅,你也开始关注公司业务了?”

    “我才不管呢,我最多吹吹枕边风。工作上的事,我不懂,我还真不能为你分担什么,只能说抱歉了。”

    “你就是我的心灵鸡汤,只要我每天看到你笑,我就认为一切都很好了。好了,我头不痛了,但是,我饿了。”某人居然象个孩子般的撒娇。

    “饿了?我给你下面条。”

    “不,我不要你下面条,我只要你下面。”

    “嗯?下面?下面不就是下面条吗?”突然舒畅意识到他的流氓话,对着他的肩膀一顿捶打。他一边挨着打,一边哈哈大笑着,起身,抱着舒畅就往卧室走。

    舒畅一边骂他流氓,一边想起前些时候读到的一个顺口溜:婚姻中,经济是基础,爱情是房屋,**是食物,孩子是财富,尊重是护符,糊涂是幸福,甜言蜜语是油盐酱醋,相互猜忌只能走向坟墓。林某人倒是个将食物和油盐酱醋调和得很恰当的人。

    黄大伟和大华厂的劳务纠纷终于以双方和平协商的方式结束。大华厂继续聘请黄大伟等人工作,补发了扣发的工资,并且从年初的时候开始为他们补交社会保险。虽然和黄大伟等人当时提的从进厂开始就补交差了几个月,但黄大伟等人对这个结果表示可以接受,也就差几个月,并且已经过去了,厂里面跨年度补交也比较麻烦,这样,双方都给了一个台阶,纠纷圆满结束。

    大伙在大华厂的会议室签定了处理意见,双方签字。梁琛也来了,虽然对上次的醉酒事件,梁琛和舒畅一样感到蹊跷,因为作为一名市场销售人员,不可能被这三五杯小酒放倒,但李婉婷的助理王军以可能在酒店喝到了假酒不由,很轻松的掩盖过去了,为此,梁琛还特意打电话告诉舒畅不好意思,喝到假酒。

    事情终于完结,舒畅觉得一身轻松。并不是这个案子有多难,相反的,这个案子真的并没有投入过多的精力就解决了,但是,也许是因了大华厂与李婉婷有关联,舒畅总是觉得累。不想面对,偏要面对。原来,只是觉得是前女友,有些心理上的膈应,自从看到她刻意拍了和林晓风在一起的照片以后,舒畅觉得对这个女人的戒备变成了仇恨。

    事情完结后黄大伟等人一定要请舒畅和孟和平吃饭,两人婉言谢绝,农民工本来就不容易,何况自有纠纷以来,大家都没有上班,能省则省吧。

    孟和平说:“大家的心意我们知道,饭就不用吃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来找就是了。能帮得上的我们一定会帮的。”

    舒畅本是准备和孟和平一起回单位,但梁琛说他们李总想见一下舒畅,舒畅想,李婉婷的邀请,绝对和上次林晓风的**事件有关。该来的总会来,于是和梁琛一起往李婉婷的办公室。

    只是,舒畅自从做了实习律师以后,为了工作方便,随身带了一支录音笔,她感觉今天也许会有用,因此,在进办公室之前,她悄悄的将笔别在外套的内袋里,并且打开了录音笔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http://www.paoshu888.com/11/1146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