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不能人道

文 / 凉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舒律师好。:”

    “李总好。”

    “辛苦了,听说今天大华的事有一个大家都满意的结果。”

    “是啊,这与李总的大力配合分不开啊。真正的对簿公堂,是我们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确实。”李婉婷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感觉有一种优越感。

    “对了,舒律师,我们第一次相见,我以为你是晓风的秘书,后来,大鹏告诉我,你是晓风的女朋友?”

    舒畅本来还想说,现在我其实是他的太太,想了想,这个不是没告诉过任何人,不说也罢,于是点了点头。

    “舒律师了解我吗?”李婉婷带着自信的微笑问舒畅,看来,今天她是准备充分。

    “了解一点,比如,你现在的这个办公室明白的告诉了我你在悦诚的地位,另外,晓风告诉我你是他前女友。”

    “他和你说起过我?”李婉婷颇为意外。

    “对,我问的,他就说了。”

    “都说了些什么?”

    “就是说前女友啊,没有更多。我也不想知道更多。谁没一点过去呢?重要的是未来,所以,我们有想过多问他。”

    “我们原来感情特别好。你不觉得你现在是插在我和他之间吗?”李婉婷对这个菜鸟律师没有了耐性,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并且,眼睛直直的盯着舒畅的脸。

    “这也是从前了,毕竟这么多年了,我们,相识在不同的阶段,所以,没有任何交集。如果,他对你还有旧情,我不介意退出,但是,既然他选择了我,我自然会尊重他的选择。现在,插在我们中间的,是你。”

    “舒畅,别给你面子你不要,硬是要逼我是吧?”

    “我没有逼你,我只是说出实情。”

    “舒畅,就凭你,一小小实习律师,我调查过了,你根本没什么收入。完全是靠晓风养着吧,你这要长相没长相,要背景没背景的女人,凭什么在我面前横?”

    “我没有横,我只是回答你的问题。我是没长相没背景,不过,晓风喜欢,喜欢养着我,就算我没有收入,这都与你无关啊。我又没有要你养!”舒畅的怒火也点燃了,你,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你是谁啊!本来如果井子不犯河水,原来也许还敬你两分,现在,已经是这种状况了,我舒畅也不是吓大的。

    “别自我陶醉了,我给你看样东西。”

    说完,李婉婷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相片,舒畅飞快扫了一眼,和林晓风前些天给她看的照片是一样的,只是不同角度的都有。

    “这个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你在趁他睡着之后赖在他怀里?人家可是睡着的,只有你独自兴奋的表情。”

    “你知道什么?这是我和他激情过后的相片,他睡着了,我拍的。”

    “什么时候拍的?”

    “三天前。”

    “你撒谎,三天前林晓风根本做不了这个事!”

    “你为什么这么说?”

    “他星期天和朋友一起玩滑翔伞不小心弄伤了小弟,医生说一个月都不能人道。三天前是星期一,就是受伤的第二天,他不可能做得了这种事的。”

    李婉婷的脸上突然变得红一阵白一阵,“怎么可能?”

    舒畅打开手提包,亮出一张医院的检查单,这确确实实是林晓风的病历单,舒畅特意对折了一下这张检查单给李婉婷看。

    这张检查单,正好是星期天的病历。当天林晓风约朋友一起去玩滑翔伞,落地的时候,位置没有选准,正好腿碰在一颗大石头上,当场就成了一拐一拐的。虽然他口头一直称没问题,舒畅为了保险起见硬是押着他到医院拍了X光。幸好结果是没有伤及骨头,只是撞青了表皮。

    林晓风受伤是事实,只是,不是小弟受伤,而是小腿。

    舒畅借着这张检查单,编了个稍有点出格的故事,病历单只是在李婉婷眼前晃了一下,又收了起来,但名字、时间、日期,倒是都可以让她尽收眼底。

    但是,李婉婷却当真的,她没想到舒畅瞬间会有这样的东东拿出来,今天的相约也是临时作的决定,她不可能去做个这样的假证明。李婉婷顿时感觉自己一下子失算了。不过,她岂是容易认输之人?

    舒畅看出了李婉婷的惊讶和略显尴尬,于是乘胜追击,“李总,你可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林晓风明明不行,却硬说和他发生了某种关系。”

    “就算他不行,这张照片可不是假的。”

    “你这是趁他喝醉沉睡**的,明明就是想栽赃陷害。”

    “我要是说我和他就是发生了关系,这照片就形象得很,看到这样的相片,谁都会相信就是真的。谁能证明这是栽赃陷害?我就栽赃陷害又怎么了?”李婉婷已气得有些盛怒,沉不住气了。

    “如果你觉得这张照片对于你的人生来说,具有重大意义,你就好好珍藏吧,我不会介意。”

    “珍藏?自然值得珍藏。只是,如果公开这张照片,创远总裁抱着一个女人睡觉,这起桃色事件,对于创远来说,应该是不小的轰动吧。”

    “你的意思是,你的名誉也不重要了?”

    “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被他抱着睡吗?我们本来就是旧情人,我不介意。正好趁这机会重修旧好。”

    “我劝你还是不要这样做,其实,林晓风也掌握了你这几年以来的事情,只是,作为男人,他不屑去做这些,但是,我是女人,并且是你眼中所说的靠男人养着的女人,我没有钱,但多的是时间,我可不怕和你慢慢耗。”其实舒畅并不清楚林晓风调查的结果,只是听顾大鹏露说了一句调查李婉婷的事,但现在这种情况,虚虚实实,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好啊,看谁耗得起。”李婉婷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NND,舒畅实在有点难以忍受了,“如果你喜欢被大众浏览,你不妨公开,但公开前请你三思。”

    舒畅亮出手中的录音笔,“你刚才可是亲口承认了你这是栽赃陷害,你如果公开了,确实如你所愿,创远是轰动了,你也出名了,但你就等着吃牢饭吧,刚才的一切,我都录了音的。我也不妨告诉你,林晓风的小弟没有受伤,他只是小腿受伤。谢谢你告诉我原来真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李总,保重”

    说完,舒畅收拾好东西,挺直腰杆的走了出来。下了楼,走在大街上,才觉得全

    身发冷,双腿发软。舒畅有些虚脱的坐在路边的花坛边上。实在不想再动弹了。

    舒畅抬眼望了一下天边,夕阳西下,彩霞满天。今天的这一场口水战,还真是耗费了精力。在时光里,许多人事,就是这样的山水相逢,应该说是穷山恶水的相逢吧。天色已是近黄昏,很快,就是万家灯火。那一扇扇幽窗下,又会有多少新故事在上演?又有多少是尔虞我诈,又有多少是幸福温馨呢?

    “舒畅,在哪呢?”林晓风的电话。

    “在街心花园。”

    “干嘛。”

    “刚才和李婉婷见面了。”

    “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些累,现在坐在马路边歇一会。”

    “你别动,我过来接你。”

    林晓风很快就赶到了。看到舒畅坐在花坛边,他将她抱上车。“怎么了,这个样子,打起来了?”

    “新欢旧爱打起来,你帮谁?”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怎么会和她碰到一起的?”

    “处理她们厂的纠缠后,她约我见面的。回家再说吧,我有点累了,现在就想找个地方躺一下。”

    “好,回家休息。”

    回到家,舒畅把自个狠狠的扔在床上,然后把录音笔给林晓风:“一切过程都在此,你慢慢欣赏。”

    林晓风打开录音笔,听到关于小弟受伤那一段,笑弯了腰。

    “舒畅,够损的啊,居然连我小弟受伤这样的话都编得出来,你脸不脸红啊!”

    “在那种情况下,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辛苦了,舒畅,不,我要向舒大律师致敬,这一出很精彩啊!”

    “林总,我为你排除了内忧外患,怎么谢我?”

    “还能怎么谢啊,以身相许啊。宝贝,来,验一下,我的小弟到底有没有受伤?”

    林晓风一边说话,一边开始对舒畅上下其手,手很快就伸入了她的上衣里,不老实在揉捏着。舒畅不得不投降,可投降没有用,人家说了要好好服侍,很快就将她剥光,并且嘴唇在她的身体上不断游移,“流氓,讨厌。”

    “说,是不是流氓?快说。”“是。”“好。”他的手正好攻陷了她的隐秘处,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在某处揉捏。舒畅哆嗦了一下。“别想让我投降,我坚贞不屈。”

    “是吗?坚贞不屈?”他舔着她的耳珠,掌心揉着她的敏感处,一根手指却偷袭着她的桃花源,那里早已泛滥。

    “疯子,我投降了。”“呵呵,晚了,不接受你的投降。”他不再逗她,他也早就不能自已,冲锋陷阵起来。

    舒畅不记得自己叫了几次,夕阳的余辉透过窗帘,柔柔的洒在房间里,金黄的光晕,让两人的身体都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

    他搂着她,面对面的坐着,他在她的身体里,慢慢的磨研,那种快/感胜过快速的冲锋,持久不散,并且,一浪高过一浪的酥麻颤栗,她的身体变得炙热,感觉有很多汗珠要冲出体外。她搂着他的双肩,而他的双手,依旧在她的身体上游走,从臀尖,到细腰,到丰满的胸部,还有,美丽的蓓蕾上。蓓蕾上的揉捏让她再也忍受不住,不由得尖叫出来,快/感从上面和下面同时袭来,她舒服得哭了起来。没有什么比哭更能表达她此刻的酣畅淋漓。

    “畅宝贝,我爱你。”在她最动情时,他呼唤着她的名字,说着“我爱你,”一遍又一遍。

    她知道他还没有到,但她已因通体的畅快而瘫软下来。他抱着她,平躺着,继续进攻,未停的快/感又一次被点燃,她不禁又轻呼起来。她感受到了他的坚硬和膨胀,她知道他也发射在即,他犹豫了一下,准备全身而退,她对他摇了摇头:“来吧,今天没关系的。”抬起双腿,环住了他的腰。他更加勇猛的冲撞着,她感到了一股热流的冲击,直到他伏在她的身上,轻吻着她的脸,“宝贝,爱死你了。”

    她对他无声的笑了。原来,这么美好。

    “只是因为和你,才这么美好,知道吗?宝贝。”

    她知道。她深深的知道,也只是因为和他,才让她体会了做为一个女人的全部幸福。

    相拥着休息,缠绵不曾离去。她问他:“刚才打我电话,是有事吗?”

    “呵呵,刚才太投入,忘了这事。我订了演唱会的票,叫你去看的。”

    “来得及吗?”

    “来得及,只是,你,还动不动得了?”

    舒畅笑了,“动得了,才加的油,动力足着呢。”

    “原来你是女流氓。”

    他抱着她去浴室,“我们洗完澡就去外面吃饭,速度快点还来得及。”

    两人吃饭的时候,林晓风对舒畅说:“舒畅,我妈说要你有时间过去一趟,和你商量婚礼的事。”

    “啊?真结啊?”

    “不结你还想怎样?”

    “其实我也不懂,老人家应该比较有经验。”

    “她的意思是看你有没有特别的要求,怕不合你的意。”

    “呵,我会有什么要求啊,我只要求林晓风和他的财产都是我的,就行了。”

    “胃口真大!撑死你!”

    “我是大胃王。”

    “嗦,快点吃,要不赶不上了。

    舒畅一边吃饭,一边望着对面的男人,男人总是吃得比较快的,他已经吃完,正微笑着看着自己吃,眼神里满是温暖。

    今天他告诉她家里催着结婚了,舒畅虽然忐忑,但却是满心幸福。好的爱情,透过一个男人看到世界,坏的爱情,为了一个人舍弃世界。她觉得对面的男人,就让她感觉到这个世界,如此美好,如此贪恋人生。一段心心相印的爱情,让双方都无私地交付自己,只想在简约的时光里,拥有一段纯净的爱,如一叶小舟,任流东西。这就是他所追求的简单快乐,而他愿意让舒畅享受的随心所欲。

    星期天舒畅和林晓风一起回林家吃饭,林妈妈自然就会和舒畅说起结婚办婚礼的事情。

    br />

    “阿姨,我在这方面一点都不懂,特别是一些礼数,我们年轻人,又没有经历过,您负责将这些都告诉我们,我们照做就是。”舒畅可是实话实说,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嘛。

    “舒畅,上次袁新结婚,你不还是筹备组的,在人家那混了好几餐饭吃,一点没学到?”林某人在一旁抢白她。

    “谁混饭吃了?我明明是努力工作,吃工作餐。”舒畅才不愿意被他讽刺。

    林妈妈看着俩人斗嘴,只会微笑。

    “阿姨,我小兄弟元旦结的婚,因为双方亲朋都比较少,所以办得很简单。其实,我家在这里也没什么亲戚,即便有亲戚,至亲的也不多,我觉得简单点好,总觉得婚礼象演戏,演给别人看的似的。又累,又花钱。”

    “舒畅,你这样想就不对了。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并且自晓岚结婚后,我们家也没办过什么大的宴会。他爸的朋友什么的也挺多的,家里娶媳妇,再怎么样,还是要办一办的。还有,我们和你父母都没见过面的,你和你父母打个电话,尽快安排两家长辈见过面,既然你说什么也不懂,有些事情我还是要和你妈妈商量一下的,这是礼数。”

    “我们家反正比较简单,听您安排就是。”

    “那你尽快安排我们和你父母见面,好确定结婚的日子。”

    “妈,五一太近了,选六一吧,这个日子有意义。”林晓风对着林妈妈叫了一声。

    听得林妈妈和舒畅都笑了出来。“不能听你的,我得去选个黄道吉日。”

    “对了,你们结婚照准备去拍了吗,这个一般要一个月才出得来。尽快找时间去拍婚纱照吧,现在这个季节,正好鲜花很多,拍外景特别漂亮。”

    “对啊,舒畅,我们怎么把这个大事忘记了呢?明天就去订吧?”林某人在一旁大叫了起来。

    舒畅说,“要做的事可多了呢,不信,我在网上打印了一个流程,八十几项。从决定日期到订婚宴,到什么洞房。”

    “这么复杂?洞房还算一项?这个又不需要别人帮忙了。”林晓风在一旁纳闷的说。

    “是指闹洞房。对了疯子,你原来有没有在别人结婚的时候闹洞房,种下什么苦瓜籽没?”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http://www.paoshu888.com/11/1146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