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电梯里的激缠

文 / 凉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星期一下午,师傅孟和平派舒畅到市政府某处送份材料,这是舒畅第一次有机会踏入这这栋大力气派的本市最高权力机构。

    舒畅办完事出来,在大楼一楼的大厅里,正好与付杰学长相遇。

    “舒畅?这么巧,来这办事吗?”

    “是啊,来送份文件。学长外出了?”

    “是的,今天下企业了,刚回来。”

    “工作挺忙吧?”

    “这段是挺忙的,要迎检,基本上星期六星期天都没休息。你呢,近来还好吗?”

    “挺好的。”

    “忙不忙?如果不忙,眼看就到下班时间了,咱们一起吃个饭,叙下旧,上次遇到太匆忙,都没什么时间说话。”

    “好。”舒畅想到以后要从事的工作,少不了要方方面面的关系,这学长多少还是个副处长,能走近一些只有好处没坏处。何况当年每每遇到他都会脸红,现在虽然不会了,但,还是颇有好感的。

    “我上楼收拾一下,你在大厅等我,一起去吃饭,这边有几家土菜馆不错,我带你去尝尝。”付杰说完上楼去了,舒畅坐在大厅等他,顺便给林晓风打个电话。

    “林总,下班时间到了,还不回家吗?”

    “别提了畅姐,走不开,今晚要回去晚点,不能和你一起晚餐。”

    “正好,我就是向你汇报我有约了,不能陪你晚餐。咱们各自解决。”

    “你约了谁?”

    “刚才到市政府送文件,碰到了学长,顺便一起吃个饭。”

    “是不是上次到你们所参加活动的那一位?”

    “是啊,你还记得?”

    “我怎么不记得,差点将他当情敌打了。”

    “神经病,怎么会?”

    “一男一女,单独约会,还是要注意点啊!”

    “少想歪了,纯洁的革命友谊。”

    “好,早点回家。”

    “知道了,你也是,别太累了,也别太累了下属们,小心他们对你扔鸡蛋。”

    付杰下楼,开车带舒畅往市府旁的马路驶去,并且大有远离城市的意思。车子开出了近二十里,居然有一家别致的农家小院,付杰将车停了进去。

    老板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看来,是熟客。

    付杰没有看菜单,很熟练的点了几个菜,还要了一壶壶子酒。

    “学长,喝酒?你不是开了车吗?”

    “这种酒就是店里自己做的甜洒,很好喝,浓度低,喝一点点没关系,你试试。”

    舒畅望着眼前的付杰,社会的历练,已经让当年那个略显内敛的俊逸青年,变成了举止从容、成熟倜傥的政客。

    “学长,现在还写字吗?”

    “还是会经常写写的,一直是书法家学会的会员,加上平时偶尔也有人会来求张字什么的,所以,没事的时候还是会写字,心平静气,陶冶情操。你呢?”

    “呵呵,我可就写得少了,一般都是用电脑嘛,动笔的时候都不多,何况是书法。最近的一次动笔还是我一小兄弟结婚,就是当年在学校跟着我的跟屁虫啊,结婚的时候我大笔挥毫,写了对联和喜字。”

    “哈哈,女孩子嘛,更多的时候喜欢逛街、打扮、看韩剧,忙得很,哪还有时间写字。对了,舒畅,你结婚了吗?”

    “法律上算是结了,打了结婚证,没办婚礼。因为在大众眼中,办了婚礼才算真正结婚。”

    “哈哈,那你算是隐婚了。”

    “天,还隐婚,你以为我是明星啊!学长,你呢,结婚了吗?”

    “还没有。”

    “你还没有?不过男人一般都不急于结婚。还是和我们的学姐在一起吧?”

    “没有,我们,毕业不久就分手了。”

    “分手了?好可惜啊,你知道吗?当年看着你们俩行走在校园,是那么的卓尔不群,一直幻想着,这样的爱情,才是真正的人生啊!”

    “是吗?”

    “是的,真的,羡慕死了。当年我都做过好多次这样的梦。”

    “梦,是啊,现在看来仿佛是梦一场。”

    “没结婚现在应该女朋友还是有吧?”

    “呵呵,还没有找到适合结婚的对象。”

    “意思是不缺女人,只是缺结婚对象?”舒畅不免大胆和他开了个玩笑。

    “舒畅,你比原来在学校的时候显得外向开朗很多了。原来说话少,还经常脸红,总是喜欢呆在图书馆。”

    “这些,你怎么都知道?”

    “呵呵,想知道就会知道。毕业后我还专程到学校想看看你,不过你和同学去张家界采风了。”

    “真的吗?这倒是我不知道的,估计是看别人,顺便看看我在不在吗?呵呵。”

    “说了你还不信。你老公做什么工作的?”

    “在企业做管理工作,年纪应该和你差不多,比我大两岁。”

    “那应该还不错。结婚的时候记得告诉我,我一定要去喝喜酒。”

    “呵呵,行,到时候送张罚款单给你。”

    “行啊,我直接打一白条,欠着。”

    “原来政府部门喜欢打白条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啊!”舒畅免不了取笑他,付杰笑趴了。“舒畅,你真的比原来更有光彩。现在给我的感觉是成熟、自信,又不失幽默,原来只觉得你是个内秀的女孩子,现在,有些光芒外露了,看来,社会还是很锻炼人的。是金子果然就会发光的。”

    />

    “学长,你说得我都不好意思,是不是男人出了社会,也就变得油腔滑调,学会了各种讨女人喜欢的招?”舒畅回了他一句。

    菜已上齐,两人端起一杯壶子酒,碰了一下,味道果然不错,有淡淡的酒香,甜甜的,舒畅喝上一口还舔了舔嘴,说了声:“好喝。”

    “看样子酒量见长啊!记得我毕业的时候,和书画社的同学一起吃散伙饭,你一杯啤酒就脸红得什么样的。”

    “还是不能喝呢,不过,比原来好象有点进步了。不敢喝,喝醉了危险。”

    “是啊,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

    “学长,原来你也说流氓话。”

    “什么我也说流氓话,社会上现在就是这样子的顺口溜嘛。你现在做律师?”

    “实习期的,小菜鸟,所以,一半的时间在一家软件公司做行政工作,一半的时间跟着师傅学着跑案子,今天就是来替我师父送个文件的。”

    “律师?律师做得好的都是男人。女律师,要想出名,难。现在这个社会,你多少也应该懂一点。你这种性格,放不放得开还是个问题,出名不容易,但养家糊口应该还是没问题,比如就接点什么婚姻家庭方面的案子什么的,就看你怎么想了。”

    “听你这么一说,好打击人啊。我就是随兴致吧,暂时觉得还挺新鲜的,觉得用法律武器,能为别人解决一些困难,挺有意思的。养家糊口什么的,我没想那么远。”

    “女人嘛,有份自食其力的工作就好了,赚钱的事,交给你老公好了。业余做些什么?打麻将?一般十个人有九个是这样的。”

    “哈哈,我同事都骂我二百五,我真的不会打麻将。”

    “那你做什么?”

    “听听歌,追追剧,对了,还码点字,写点小文章,还有,照顾老公算不算业余生活?”

    “哈哈,当然算,把老公照顾好了,就是把婚姻经营好了。不错啊,很充实,也很健康的生活状态。”舒畅一边吃着饭,觉得这甜甜的淡酒还挺好喝的,基本上当饮料喝着。

    两人又天南地北的扯了不少,吃罢饭,付杰送舒畅回家。舒畅这才发现,刚才当饮料喝的小甜酒可是后劲足得很,刚才太大意了。坐在车上,舒畅就感觉有些晕乎,幸好还没有达到醉酒的程度。

    因为付杰原来送过一次舒畅,自然知道地点,不久,舒畅眯了一会,醒来的时候,就已快到小区了。

    舒畅醒来,对付杰抱歉的笑了笑:“这酒一样的饮料原来也醉人的啊,我刚才晕乎乎的,眯了一会,好些了。”

    “是啊,看到你睡着了,本来准备将你卖了的,想想你都结婚了,也卖不出好价钱,还是作罢,老实送你回来了。”

    “呵呵,学长也喜欢说笑话了。”

    付杰笑了笑,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住了。舒畅和付杰道别后下了车,住小区里走。后面响起了喇叭声,舒畅一回头,看到是林晓风的车,在她面前停下,她拉开车门又坐了上去。

    一上车,林晓风就皱起了眉头,“你喝酒了?”

    “一点点,就是类似饮料一般的甜酒。不碣事。”

    “一男一女,喝成这样子回来,畅姐,你让我很不放心啊!”

    “你都说了,一个包子,被你咬了一口,还会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不一定,人心险恶,好包子咬了一口还是有人吃。”

    “你,流氓。”

    两人从地下车库上了电梯,舒畅靠着他,顺势就搂着了他的腰,贴在他身上,“疯子,有点晕。”

    “酒鬼。”

    “我要你再叫我酒鬼,我这个酒鬼对你不客气。”舒畅突然恶作剧般搂着他脖子,借着酒意,亲了上去,其实真的就是想惩戒他一下,公共场合,虽然已是晚上,要是在平日里,打死她也做不出这种举动。

    但是,她错了。她突如其来的亲吻,并没有吓着他,他,居然回应了她,顺势搂着她的腰,不顾一切的和她缠绵热吻起来。两人在电梯里纠缠在了一起,电梯“叮”的一声停住了,俩人以为到了二十楼,才发现还只到15楼,正好有人要进电梯,看到场面火爆的两个人,面露尴尬,没有进来,还闪到了另一边。

    电梯门关上,两人放开各自笑岔了,“舒畅,你这个女色鬼,不知道的,以为我们俩在电梯里偷情呢!”

    “谁叫你骂我,我就要惩罚你。”

    “行啊,等会看谁惩罚谁。”

    两人进了门,林某人开始对舒畅进行审问了。

    “舒畅,今天和你们什么学长单独约会,约得可高兴?”

    “嗯,挺好的,此人比在学校更善谈了。你知道吗?当年在学校,他就是属于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梦中情人那一款的,不过,当时他身边有女朋友,是我们的学姐,两人走在一起,简直是配极了,看到他们,就会憧憬爱情。”

    “别说得一副流口水的样子好吧?我会吃醋的。”

    “你吃什么醋啊,我又没对人家怎么样,再说,我憧憬的爱情,是因为和你在一起而实现了,你得自豪,是你,终结了我的梦,不,不是终结,是你,让我的梦得到了更好的延续,真的,我憧憬的爱情,就是和你在一起,这样子,我每天都觉得很开心。”

    “越来越会说话,并且连肉麻都不懂了。”林某人内心无比高兴,却装出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

    “疯子,你要继续努力,不要让我梦醒啊。我就喜欢活在这种美梦里。你不要某天给我一个桃色新闻,某天又给我一个意外和某个女人暧昧不清,或者小三直接逼宫找上门。亲爱的,作为老公,你知道你的责任有多重大吗?家庭的和美,你重任在肩啊。”

    “舒畅,我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法律规定:男人23岁才能结婚,可是18岁就能当兵。这说明了3个问题:一是杀人比做丈夫容易;二是过日子比打仗难;三是女人比敌人更难对付。这明明是你刚从外面和别的男人约会回来,你却在这里和我谈我要如何保持家庭的稳定。”

    “不是,这不是因为你比较招蜂引蝶嘛,时刻警惕。”

    “你错了,你这种好酒,也有不怕巷子深的酒鬼寻过来的。我不会和别人暧昧不清,倒是你啊,这种什么文艺青年,最容易玩这种小浪漫吧?”

    “去你的,我才不会。懒得和你说了,洗澡睡觉。”舒畅心里想,我才不会和别人闹什么暧昧呢。

    &nbsp

    如果一个人真正的爱你,没必要暧昧,大胆表白,即算不用言语,也可以用行动;如果你也爱一个人,也不会和别人暧昧,因为你需要实实在在的感受到对方对你的回应。暧昧,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掩饰,玩暧昧,只有两种结果,要么,结束,要么,玩火,最终的结果,伤人伤己。

    “畅姐,你现在游击队精神啊,说不过就跑。”林晓风追着她走。

    “谁跑了,先休战,我洗澡。”

    “对了,本周末我们有收购春光的庆祝酒会,强烈邀请畅姐出席啊!”林晓风倚在浴室门口对舒畅说。

    “酒会?这种场合我还真不太喜欢,再说,我又不是春光的员工,八杆子也打不到我,我可以不出席吧?”

    “可你是林晓风太太啊,你希望我手上挽着别的女人吗?你不能做这种占着位了不作为的事。”

    “哦,明白了,去啊去啊,怎么能让别人给抢了位子呢!几点?”

    “晚上六点半。畅姐留出时间,不要会闺蜜、也不要会学长、不要接案子,准时出席,OK?”

    “林总,你说得我比你还忙,我都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洗澡要我帮忙吗?”

    “你越帮越忙,请撤退吧。”他笑了笑,转身离开。

    下午的时候,张怀远给林晓岚打了个电话。

    “晓岚,我今天想看看孩子,可以吗?”

    林晓岚正好刚下了手术台,今天可以按时下班,于是答应了张怀远。“你下午到学校门口吧,我要阿姨不去接妞妞就是。”

    “那好,我们接了妞妞一起吃个晚餐。我们的事,你和妞妞说了没有?”

    “说了,她虽然还不太能理解,但已基本上懂事。不过,这几天非常沉默,等会你见到她要多开导她,要不,会影响她成长的。”

    “我知道了。”

    放学的时候,林晓岚早早的在候着妞妞,妞妞扑进她怀里,“妈妈,今天怎么是你接我,不是阿姨呢?”

    “今天妈妈下班早,就过来接妞妞啊。今天在学校乖不乖?”

    “可乖了,老师还奖励了我一朵小红花。”

    “真棒。等会你爸爸也会来,想和我们一起吃晚餐。”

    “太好了,这么久没见到爸爸了。”

    说话间,张怀远已经到了,远远的在叫着妞妞,妞妞跑着过去,叫了声“爸爸。”

    “妞妞,想爸爸了吗?”

    “想,好想。爸爸你去哪了?”

    “爸爸到外地工作了。今天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吃大餐。”

    “我想吃牛排。”

    “好,我们去吃牛排。晓岚,妞妞想吃牛排,那我们就去家附近的西餐厅吧。你开车了吗?”

    “开车了。”

    “那我就坐你的车,一起过去。”

    林晓岚开着车,张怀远带着妞妞坐在后座,妞妞因为很久没有见到爸爸,滔滔不绝的和张怀远说着学校的趣闻、学习上的事,张怀远搂着孩子,一边和她交流着,一边却是五味杂陈。

    西餐厅,张怀远照顾着妞妞,帮她切着牛排,林晓岚在一旁没有过多的言语。妞妞吃完后,看到西餐厅的书吧,对林晓岚说:“妈妈,我可以去看书吗?”

    林晓岚笑了笑,“去看一会吧,不能太久,还要早点回家写作业。”

    “知道了。”妞妞去了书吧,张怀远和林晓岚四目相对,这可是张怀远离开家后两人的第一次单独相处。

    “晓岚,你还好吗?”

    “挺好的。”

    “看上去是气色不错。”

    “嗯,这段时间业余和院里的同事们打打球跳跳舞,感觉状态是还不错。你呢?”

    “我,过得不好。深刻的想了很多问题。”

    “想很多问题?”

    “是啊,觉得自己错得离谱。晓岚,我知道我错了,你说我们还可能在一起吗?”

    “怎么可能?张怀远,我们虽然不吵不闹的离了婚,并不代表我们的感情还在。你知道吗,这近十年的婚姻,也许对我来说,非常平淡,我原以为婚姻就是这样平淡过一生,也未尝不好,总好过大风大浪。可你是犯了原则错误。如果没有这个,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婚姻缺少激情,但很多夫妻也许就是这样平淡的过的。你不但出轨,还有孩子,你觉得有可能吗?我觉得我现在过得挺放松的,不想再为某个男人而忧伤了。我会带好孩子的,现在我在工作上尽量减少了安排,多留时间陪孩子,你大可放心。”

    张怀远沉默了良久,对林晓岚说:“我知道我的错误不可原谅,但我发自内心的告诉你:你真的是我爱的女人,多年前,我是为你疯狂的,这些年,也许平淡了,但我也没有真的爱上别人。即便是有了小三,出了轨,也是肉体上的结合。你永远在我心里,晓岚。”

    “你的这种爱,有点可笑,爱一个人,却和另外的女人上床,我倒不知这种爱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爱一个人,就是全身心的。结了婚的人,就应该终于婚姻。至于你说的,你还爱着我,这是你的自由,我管不着,你的生活,我也不想干涉,大家各自安好吧。小三不是还怀了孩子的,也许还能给你生个儿子,不正合你心意?”

    “别讽刺我了,你明明知道我根本就没想过再要孩子的,自从你说不生了以后。”张怀远无力的说出了他的无奈。“要不是她说再流产就再也不能生孩子了,我也不会弄成这样子。”

    “你的事我才没有兴趣听。我走了,妞妞还要早点回家做作业。”

    林晓岚到书吧牵回了妞妞,准备离开。

    “爸爸,和我们一起回家吧!”妞妞扭头对张怀远说。

    林晓岚牵着妞妞,径直往外面走,没有回头。张怀远看着她们母女俩远去,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动。正所谓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爱情不可能是完美的,重要的是学会珍惜。而婚姻,更象两只孤独的鸟,建一个巢,为的是躲避风雨。如果一方不经心,风雨就会来得格外的猛。婚姻生活,无论快乐还是痛苦,都是男女双方所带来的,成熟、责任、背叛,婚

    姻包含的内容实在太多,爱情,终究抗不住岁月,而不努力维系的婚姻,如果只想活得有滋味,耐不住平淡和寂寞,最终,走火入魔。张怀远已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肉体的刺激,是有短暂的兴奋,留下的,却是长久的空虚和懊恼。

    婚姻生活,长久的岁月,当最初的激情回归平淡,最稳妥的感情不是海誓山盟,不是千回百转,而是彼此间相濡以沫,结伴,直至终老。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http://www.paoshu888.com/11/1146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