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跳脱衣舞

文 / 凉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29、跳脱衣舞

    钱丽丽在半醉半醒之间,突然的的亲吻和爱抚,让她情欲高涨,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欢好过的身体异常敏感,需求也特别猛烈,她本来就是欲望比较强烈的女人。在廖刚的亲吻和抚摸下,她不断的呻吟起来。这种声音,在廖刚听来,就是吹响了冲锋号,他索性将她的衣服飞快的全部剥光,然后,也将自己全部**,两个**裸的人滚到了一起,钱丽丽再也忍不住,下面早已泛滥,又腿紧紧的夹住了廖刚,嘴里还不断低喊着:“我要,给我!”廖刚不再犹豫,猛烈的冲撞起来,直至两人都精疲力尽,终于平静下来。

    第二天,钱丽丽醒来的时候,已是艳阳高照,第一反应是怎么睡在陌生的环境,酒后,脑袋虽然还有些发晕,但她立马发现,自己是赤身**的。旁边同样还有一个**的身体,男人,钱丽丽猛的坐了起来,看清楚是廖刚。

    钱丽丽不免对着廖刚叫了起来:“混蛋,你怎么能这样?”

    廖刚也醒了过来,受着钱丽丽的捶打,抓住她的手说:“丽丽,别生气,我昨晚喝多了,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钱丽丽呜呜的哭了起来,廖刚有些手足无措,只是一个劲的说:“丽丽,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大家成年人,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情我愿,我看昨天你也需求挺强烈的,是不是也很久没做了?”

    钱丽丽又不好意思告诉他她和张怀远的事,真是哑巴吃黄连。

    “丽丽,开心点,我们出去吃早餐?今天是休息日,我带你上街去转转?”廖刚关切的问着钱丽丽。

    钱丽丽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说什么呢?说自己有男朋友?还不一定靠得住?说自己怀孕了?只怕连廖刚都会被吓跑。再说,这个怀孕已经是保不住的。还不如什么也不说,至少在廖刚心目中,自己还是他喜欢的对象。

    钱丽丽又和廖刚逛了一上午,廖刚还给钱丽丽买了一副耳环,带钻的,一闪一闪,是钱丽丽很喜欢的。两人在外面吃了午饭,钱丽丽觉得十分疲惫,就对廖刚说:“我想回家休息了。”

    “好,我送你回家,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约。要不要我陪你回家?”

    “不用,我家还另外住着小姐妹,你去不方便。”

    “哦,知道了,我送你到楼下,以后我们约会就到我家就是,方便些。”廖刚很理解她的满口答应。

    钱丽丽回到家就睡到了床上,昨晚的高强度运动加上今天上午又逛了半天,她很快就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时节,她准备起床,突然感觉到两腿之间一热,她有些惊慌了,这感觉有点象来了大姨妈,可是她不可能来大姨妈的。她来到卫生间,内/裤是满是血迹,她吓坏了。一直拖着没有去医院,难不成就这样自然流了?虽然她有过几次流产的经历,但都是到医院正常情况下做的手术,这样可还是头一次啊。她吓坏了,张怀远又不在,这种事情又不可能叫廖刚,她有些惊惶失措,不过,毕竟不是第一次,她还是镇定了下来,垫上卫生巾后,去医院。

    她带上了上次到医院检查的病历本,下楼,拦了一辆的士,去就近的医院。一路上,肚子开始有些痛了,到了医院的时候,她基本上是弯着腰进入急诊室的。

    钱丽丽没想到她慌急之下去的医院正好是林晓岚所在的医院。林晓岚自从和张怀远离婚后,基本上双休日是不安排工作的,只是,周六有个紧急手术,本来是王教授值班的,但王教授自己也病倒了,林晓岚只好迅速赶到了医院。

    钱丽丽赶到医院大厅的时候,林晓岚正好下了手术不久,顺便到急诊这边值班的一名好姐妹处来送本参考书,看到一个女人痛得直不起腰,不免引起了她的注意。因为已是傍晚,加上又是双休日,医院大厅的人并不多,这个时候连服务台的接待员也下班了,出于医生的职业敏感,她准备走过去帮一把。走近女病人,她觉得这个女人怎么有些面熟?但又想不起来是谁。认识的?

    林晓岚还是走了过去,“你怎么了?”

    “我肚子痛,可能流产了。”钱丽丽有些痛苦的说了出来。林晓岚扶着她到急诊室,立马叫上协助护理人员,安排钱丽丽看诊。今天在急诊值班的正是林晓岚的同学李纯,看到钱丽丽躺到了诊疗床上,林晓岚才放心的走出急诊室。

    走出急诊室,林晓岚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这个女人好象就是张怀远的小三?尽管林晓岚见过一次张怀远和钱丽丽在一起的样子,但因为是晚上,相隔较远,并没有看得真切,倒是调查公司送过来的照片很清晰,但照片和人总是有出入的,林晓岚不敢肯定,但她知道小三叫钱丽丽。虽然说这些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了,但她还是想弄清楚,这是不是就是钱丽丽?

    如果是钱丽丽,不是说可能流产了,那么张怀远人呢?早两天说在外地出差?不在家?

    林晓岚在走廊上走了几个来回,又折回急诊室。

    钱丽丽已经推去做检查了,医生办公室只留下了李纯一个人。看到林晓岚进来,她笑了笑,“怎么,关心这个患者情况如何吗?”

    “是啊,刚才在大厅看到她一个人。怎样,没什么大问题吧?”

    “流产了。刚才看了一下她在别的医院做的检查,孕囊发育不好,早就建议流产,她没有做。今天可能是因为昨晚性生活激烈加上又逛了大半天的缘故引起的流产。现在做B超检查去了,只能做清宫手术了。”

    “哦,这患者叫什么?怎么我感觉有些面熟。”

    “钱丽丽,28岁,认识吗?”

    林晓岗的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钱丽丽,不过她还是对李纯说:“不认识。”

    原来真的是小三,曾经的。林晓岚还是升腾起一股怒火。尽管她对张怀远并没有很深的爱恋,但他和钱丽丽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身份还是她老公,说起来真是耻辱。

    因为昨晚性生活过度引起的流产,真是笑话,也是活他该,张怀远是禽兽吗?明明知道怀孕了还不知道注意。不对啊,张怀远虽然好色,但当初自己怀孕的时候他还是很注意的,那时候的他也没有在外面有花花草草。如果真是张怀远这么做,为什么他今天不来陪同?现在婚也离了,他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了,大可以大大方方的来啊?

    女人有时候的韧劲和男人是没有可比性的,即便是象林晓岚这种不喜欢多管闲事的性格。林晓岚在办公室收拾完准备下班前,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张怀远的电话。

    张怀远没想到林晓岚会主动给他电话,接起的一瞬间还有些忐忑。

    “晓岚,什么事?”

    “你在哪?”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北方出差,怎么了,有事吗?”

    “没什么,只是告诉你小三进了医院,一个人,你不知道吗?”

    “你说钱丽丽,到医院,生病了?什么情况?我一点不知道。”

    “流产了。具体情况你自己问她,现在可能正在做手术。我只是看到了,告诉你一声。”

    挂了电话,林晓岚居然并没有欣喜,张怀远,你也

    有今天,原来他一直不在家,那么昨晚的激烈运动看来和他没有关系,真是好笑,这世界,太零乱了。林晓岚倒觉得情绪低落了。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就这么淡漠,这么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不知是这世界变了,还是人变了?

    张怀远接到林晓岚的电话后紧张起来,他立马拨打钱丽丽的电话,无人接听。

    张怀远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也不知钱丽丽情况怎么样了。不是说如果再流产就不能再生孩子了吗?张怀远倒不在乎生不生孩子,但人家女人会一辈子痛苦的。再说,突然流产,是什么原因呢?平时不是好好的?

    张怀远身在外地,听到林晓岚讲钱丽丽是一个人到医院去的,也有些担心,可是,这种事,总不能拜托同事,还有,别人根本不知他已经离婚了,也不合适和别人讲。不管怎么样,他还是立马订了第二天早上的票,要回来一趟。

    一小时后,张怀远终于打通了钱丽丽的电话。钱丽丽很虚弱的声音,张怀远问:“丽丽,你怎么了?”

    “怀远哥,孩子没了!”

    “怎么回事?丽丽!”

    “我今天下午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流产了。”钱丽丽带着哭腔,这个理由,还真是她急中生智中想出来的。反正已无法对证,这样讲,是最无奈的结果,天灾人祸,这就是属于天灾,无法抗拒,张怀远也不会怀疑,并且也不会让她做的事穿邦。

    虽然说张怀远一直对钱丽丽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多少欣喜,现在猛的听说孩子没了,他还是有些失落的,毕竟,他一直打定主意让她生下这个孩子。

    “丽丽,别着急,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就赶回来。你今晚是住在医院还是要回家?”

    “医生说打完吊针就可以回家了。”

    “你一个人,怎么办?”张怀远还是有些担心。

    “没关系,我休息一会就好些了。”钱丽丽可不敢让他知道更多,连忙宽他的心。

    第二天上午,张怀远回到家,钱丽丽还在睡觉。看到张怀远回来,扑在他怀里哭了起来,张怀远都被她的哭声所感染,也不免伤感起来。

    “丽丽,你好好休息,你这流产和生产一样,也要坐月子的,你注意一些,我去买点补身体的给你补补身子。”

    张怀远出门了,钱丽丽的手机响起,是廖刚的电话。

    “丽丽,在干嘛?我来接你一起吃中饭?”

    钱丽丽一听,吓坏了,天了,张怀远才回来的,要是知道她和廖刚的事,会是什么后果啊?钱丽丽赶忙对廖刚说:“我一个小姐妹结婚,在外地,我需要去几天,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回来再和你联系。”

    “这样子啊,好,你回来打我电话,我来接你。”廖刚说得很真诚。

    钱丽丽挂了电话,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办?”张怀远也回来了,廖刚也对自己有意。何去何从?原来自己求着和张怀远结婚的,张怀远一直拖着,这现在孩子也没了,他还会和她结婚吗?关键是,廖刚对她的一往情深,倒让她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张怀远结婚。至少,人家没结过婚,又年轻很多,和自己也算是青梅竹马,是不错的结婚对象。只是,如果不和张怀远好了,难不成自己就这样一个人,和他好了几年,打了几次胎,就这样光光的走人?钱丽丽可不想这样被别人白玩了。

    张怀远买了现成的汤水回来给钱丽丽补身子,还有一些补品。钱丽丽还是有些感动,趁着这个时候,钱丽丽对张怀远说:“怀远哥,孩子没了,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现在这个时候,不要胡思乱想。”张怀远只能安慰她。

    “怀远哥,反正孩子也没有了,我也不催你结婚了,你要是真心对我好,就把这房子的房产证上也写上我的名字吧,我们共同拥有,也算是你对我的诚意。”她靠在他身上,撒着娇,脸上由于流血过多而有些苍白,张怀远不忍拒绝,对她说:“好。”

    “那我们星期一就去办手续?”

    “这么急?星期一,你身体也不适合出门啊!”

    “没关系的,反正是坐车嘛,这样我才能感觉到你对我的诚意,要不,我会很失落的,我才失去了孩子,你总不能让我再为这些伤心吧!”钱丽丽一边说,一边抹起了眼泪。

    “好,星期一就去,答应你,好了吧!不要哭,这个时候哭容易落下病的。”张怀远倒是真心为她着想,虽然她年纪也不小了,但相对于他来说,还是小很多,他是有责任在生活上对她多加照顾。

    星期天下午,舒畅和林晓风一起去上海,已经预约了星期一的面签。

    一下飞机,来接机的就是顾大鹏,舒畅免不了问了一句:“怎么又是你!”

    “是我不行吗?这个是我主动要求来的,本来不关我的事,我就是想来接了你们,然后要你们请我吃好吃的。”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空中飞人一般,到处跑?”

    “这就得问你老公了,他为什么总是对我这样苛刻,害我一天到晚不是在天上就是在火车上,还要不要我活啊!”

    “大鹏,今晚这餐你还要不要吃啊!废话这么多。”

    “当然要吃了,对了,舒畅,今晚我们去吃本邦菜?”顾大鹏根本不理会林晓风的威胁,直接和舒畅交流。

    “臭小子,到底有没听到我的话?”林晓风在一边再次发言。

    “不好意思,没听到,你反正吃什么都无所谓,我主要是要照顾女孩子的想法!”顾大鹏笑着回他的话。

    “我会照顾的,好吧?就你话多。”林某人边说边笑了一下。舒畅不禁问了一句:“上海菜应该和杭州菜口味差不多?”

    “是的, 是差不多,不过,还是有它的特色。它是以家常口味发展而来的,以红烧、生煸见长,口味较重,善浓油赤酱,颇有家常风味。很多人说上海菜甜腻,其实,这其中讲究颇多。菜肴风味的基本特点:汤卤醇厚,浓油赤酱,糖重色艳,咸淡适口。选料注重活、生、寸、鲜;调味擅长咸、甜、糟、酸。

    “大鹏,怎么一说到吃的你就如数家珍?”舒畅问顾大鹏。

    “你不知道他从小就是个吃货吗?”林晓风在一旁接过了话。

    “老大,别这样诽谤我,我每次弄到好吃的,都不会忘记你啊!”顾大鹏一副挺委屈的样子,舒畅只想笑。

    三人直奔饭店,顾大鹏自顾自的点起了菜:

    白米虾仁;阿奶红烧肉;浦东蒸三鲜;洋葱炒牛肉;蟹粉豆腐;

    舒畅看到他还在点着,

    不免说了声我们就三个人,差不多了吧?

    他望了望舒畅,“你怕你老公买不起单?不用担心,上海人,算得精,这菜的份量,不可能象北方人一样,整一大盘的。”他又点了一个银鱼金针菇,外加一个汤。

    三人吃罢饭,林晓风说:“这里离外滩很近,畅姐,你累不累,如果不累,我们可以去外滩散下步再回酒店。”

    “不累,刚才吃得很饱,正好散步消化一下,要不然容易长胖。”

    “你又不胖。”

    “老大,你们俩去拍拖,我好象跟着不太合适?”顾大鹏在一旁苦闷的说。

    “看你自个的想法了,你也可以跟着啊,我们不介意。”林晓风对他挑眉笑了笑。“你把行李给我们带过去,待会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就是了。”

    顾大鹏如获大赦般走了。舒畅不得不笑着对林晓风说:“大鹏怎么老是长不大的样子。”

    “找个女人折磨一下就长大了。”他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疯子,你这什么理论?”

    “男人被女人折磨后成长更快的理论啊!”

    “你的意思是你被折磨了?”

    “难道没有过?气得连墙都拆了。”他一边说,一边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大上海,一座风起云涌、芳华绝代的城市,最浪漫、最有故事的大都市。昔日的十里洋场,今日的东方明珠,就在舒畅眼前。其实,所有的城市,都是大同小异的,闪烁的霓虹、人来人往的街道,却是夜上海的风情,有着与众不同的感觉,

    行走不久,就来到了外滩,舒畅的眼晴在瞬间点亮,原来,这里,这么多人,原来,这里,这么热闹、原来这里,这么美。黄埔江上,闪耀的游轮、外滩上夺目的霓虹,还有东方明珠靓丽的身姿,舒畅觉得真是满目繁华、视觉冲击太大,她吼了一句:“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她突如其来的一句,把林晓风笑弯了腰。“畅姐,唱歌前打个招呼好吗?我受惊了。”

    “我一时情难自控。上海滩果然与众不同。”舒畅和林晓风在外滩上走了一阵,还买了个闪亮的头箍带在头上,一闪一闪的,好萌。

    回去的路上,看着夜色中琳琅的店铺、涌动的人流、摇曳的灯箱,舒畅又忍不住哼响一曲“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一个不夜城……”

    “畅姐,这个曲子我建议你明天有空去弄件旗袍,再买把扇子,边唱边跳,才具风情。”

    “要添置这么多行头,又没观众,值吗?”

    “值啊,专门演给我一个人看,边跳边唱,还可以边唱边脱,我愿意投资,你去买吧!”

    “你这个流氓,居然想到要我跳**舞。”

    “我这不是还原旧上海的一些桥段嘛,打扮打扮,你也可以倾城。”

    “我不打扮,城都会倾。”

    “是啊,地会抖几下。”

    两人回到酒店,顾大鹏早已将行李放到了房间。吃饱了喝足了,夜景也看过了,舒畅这才想起此行的重要目的,于是开始担忧了:“疯子,明天的面签我挺紧张的,要是通不过怎么办?”

    “通不过就不去呗,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除非你过于紧张,让面签官觉得你不象我老婆,是冒充的。保持你平时的微笑和自信就行了。”

    “他们说中文还是英文?”

    “这个没有定数,但他们肯定都是中国通,你如果主动说中文,估计他们就会和你说中文。”

    “还可以这样子啊?”

    “是啊,所以不用担心,现在外国人都等着我们去花钱呢,中国人出国,购买力强,老外欢迎着呢。只要提供的资料真实有效,一般问题不大。今晚,好好休息,明天精神抖擞的去就好了。”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不是才来吗?又急着回去?老公都在身边,你回去做什么?”

    “不是,我是问一下行程嘛。对了,林总,我也是有工作的人,我总不能老请假吧?”

    “急什么,我批准了,这几天你的工作就是把林总陪好,陪高兴了。”

    “有什么好处没?”

    “好处?好处就是我也会把你陪好。”

    “你,滑头。”

    “既然来了,我正好在这边子公司处理一些事情,估计,后天晚上回去吧。”

    “你工作的时候,我能独自去偷欢吗?”

    “原则上不行,但可以酌情处理。你想去哪?”

    “我来之前在网上查了一下,我觉得石库门、城隍庙值得一去。”

    “这两个地方,明天一下午就够了,要不,要大鹏陪你去?你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不方便。”

    “没关系,丢不了,我去买张地图,坐地铁,很方便的。”

    “行,明天下午你就单独行动吧,不要随便和帅哥勾搭。”

    “得了吧林晓风,你不乱看美女就不错了。居然管我。”

    “我怎么会?”他居然有些怒意的瞪了她一眼。

    “疯子,有人说,女人在床上留的眼泪o比在任何一个地方多。男人在床上说的谎话o也比任何一个地方多。你觉得这话对不对?”

    “乱说,我发现你在床上,只有极度爽快的时候才哭,我在床上也没说过谎,只谈情说爱。好了,别胡思乱想,快去洗澡睡觉,早点休息。”

    这晚,舒畅其实很晚才睡着,真是心存忐忑,好象如临大敌一般,其实,主要是网上写的,很多人都被拒签了,她可不想被拒,她是多么想和他一起去完成她们俩的蜜月之旅。

    第二天一在早,两人早早起来,带上早已准备好的资料去使馆面签。

    舒畅在此前也专门查了一些资料,知道签证官会根据申请人所提供的材料来向申请人提问,成功与否,面试当场出结果,美国签证面试后,签证官会当场告知结果,一般来讲,签证面试后有三个结果 :一是直接通过,获得签证,;二是接受行政审核,审核通过后才能获取签

    证,如果审核不通过,即被拒签;三则是直接拒签,告知不能授予签证,不能前往美国。签证官会给您一封美国非移民法的说明信,信上涵盖了您被拒签的原因。我们不接受拒签申诉。

    如果申请过了,签证官会把申请人的护照收走,如果没过的话,签证官会把护照还给申请人。

    舒畅虽然一直也在补着英语,但她还是很忐忑,必竟平时生活中对话很少用到,她想到林晓风说的,如果你主动说中文,对方会配合,她打定主意,抢先开口对签证官说中文的你好。

    因为林晓风的签证也已到期需要补签,于是两人站在一起。终于轮到两人,林晓风先进去,不到三分钟,林晓风出来了,顺便叫舒畅一起进去。舒畅被他牵着手进去,虽然很紧张,还是要装作很放松。签证官是白人,金发碧眼的漂亮女官。舒畅冲着她笑了笑,说了句你好,签证官笑了笑,看了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查看着资料。舒畅内心极度忐忑,林晓风握着她的手,并且还稍用力紧了紧,示意她不要紧张。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http://www.paoshu888.com/11/1146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