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祝你幸福

文 / 凉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36、祝你幸福

    “怎么会呢,你不用担心,真的,一开始不熟悉可能不太好相处,但他其实很正直,只是经常扑克脸,让你心情一下子坏掉了。”林晓风安慰她。

    “哪有这样子说你爸的。”

    “没关系,他不会介意的。”

    “我觉得结婚以后我最怕的就是处理公婆关系,住在一起,好多不和的例子啊。”

    “不用瞎想,凭我们畅姐这玲珑心,肯定能搞得妥妥的。话说畅姐可不只有玲珑心,还有这玲珑有料的好身段。畅姐,今天你晚归了,你应该宠幸我吧。”

    “好吧,小林子,再不答应,你就得到处留情了。我们,一起洗澡去?”

    “不,畅姐,我不和你一起洗,我害羞。”林某人拿腔捏调的。舒畅一把拎着他的耳朵,“敢抗旨?大刑侍候。”

    “啊?舒畅,你太野蛮了,痛死我了。”

    “呵呵。”

    “我让你没心没肺的笑。”他把她按在沙发上,直接将衣服剥了个干净,舒畅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死疯子,臭疯子,流氓……”他扛着**裸的她住浴室走。可怜的畅姐,等待她的才是一场酷刑啊。

    激情过后,舒畅无力的躺在他的怀里,对他说:“疯子,妈今天打电话说要我们明天晚上回家吃晚饭,说是有一些事要商量。”

    “好,明天正好周末,我们晚上就住家里吧?下班后我来接你。”

    第二天张怀远上班去了。钱丽丽起来后就到银行将卡里的钱转到自己的帐号里。然后给廖刚打了个电话:“刚子,我的小姐妹找男朋友了,这房子她不准备租了,我一个人租着也不花算,你说怎么办?”

    “我早就说了要你搬到我家来,你又不同意。”

    “我这不是怕你认为我是赖上你嘛。”

    “傻啊,怎么叫赖上,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我就搬到你那吧。”

    “什么时候搬?”

    “今天吧,我姐妹已经在收拾东西了,我也不想一个人住。”

    “好,我帮你来搬。不过现在我上班,中午或者下班以后?”

    “不用,我没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我就不放到你的新房子里了,我只有点衣服。我中午自己打车过去就是,12点半,我到小区等你,好吗?”

    “那好,我直接回家就是。”

    钱丽丽将一些要的衣服打了两个包,简简单单就可以出门了。在这也住了近两年,可是怎么就没觉得住出点感情?也许,因为不是自己的房子吧。

    张怀远,88了。不对,还不能8,不是还打了十万元的欠条吗?钱丽丽知道不可能一下子逼得太急,逼急了也要不到。她想缓一段时间再来找他,有了证据还怕他赖帐?

    中午,钱丽丽顺利的搬进了廖刚的房子,廖刚给了她一把门钥匙,她开始正儿八经的当起了新宅的女主人。

    张怀远下班回到家,发现衣柜里钱丽丽的大部份衣服都已清走,只留下一些零碎的东西,估计是不要了,她就这样搬走了,一声招呼都没有。张怀远想到自己从家里搬出来的那晚,当时林晓岚该有多恨他,还为他整理了衣服。他突然觉得人和人之间,是如此的不同。真情假意,不只是一个笑脸或者几句花言巧语就可以认定的。想到这些,作为一个男人的他,也忍不住脸部抽搐了。

    舒畅今天一天都在大川,因为下午要迎接一家新客户的考察。忙完了她告诉林晓风在办公室等他。

    她原本以为他到了会在楼下打她的电话,没想到这次他直接上楼到了公司,因为还没到下班时间,应该是很久没来顺便来看看的。他刚一到,大厅里的同事们就围了上去,“老大,来接老婆下班的吗?”

    “主要是来看望大家的,顺便接老婆回家。”林某人和他们回应着。

    “老大,听说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洞房的时候我们可得好好闹一闹啊!”宋明辉总是最来劲的。

    “小宋同学,我看你还是少种点苦瓜子吧,一报还一报。”林某人居然还威胁他。

    舒畅听着他在外面和他们闹着,没有出去,让他们好好聊聊吧。

    终于外面平静了,林某人出现在了舒畅面前,“林总,今天亲自视察公司?”

    “是啊。看看大家有没有偷懒。”

    “还满意不?”

    “挺好的。对了,舒畅,我的办公室还在吗?”

    “当然,没动你的,你要不要去坐一坐,感觉一下?每天都有人打扫的。”

    “呵呵,不必了,我以为象你这种经常讲究空间利用的人,早把我办公室腾出来给别人用了。”

    “你放心,在公司,你永远有个位子,在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的位子。”舒畅一边说一边朝他挤眉弄眼的笑。

    “不愧是大川的好管家,年底奖金要多发点。走吧,回家了,老婆。”

    “是,资本家。只会得了便宜还卖乖。”

    晚上回到林家,林妈妈说主要是请柬要开始发了,舒畅方面要请的人要舒畅列出名单。舒畅想了想,把同学写上了,事务所就请孟和平一个人算了。其他人平时交往也不多。至于大川的同事,她忍不住问林晓风,“大川的同事怎么办?”“请啊,不过没必要一一发请柬,在Q群里发个通知就行了,我和他们还是比较打成一片的,而且他们都和你比较亲近。”“你那边单位怎么弄的?”

    “不能告诉啊,你想想得多少人啊?会爆掉。”

    “老林,公司这边的人怎么请啊,犯难了。就是光请高层也人不少。”

    “要林晓风自己定吧。”

    “我就请几个平时和我私交不错的吧。其他人都不请,要不然,人太多了。”

    “你这种做法就不对,要么全部不请,要么全部请。”

    “真的,我不会发请柬的,就给他们发条消息就行了。这样,就不会有什么影响。”

    “随便你吧。”

    “老林,你的名单呢?”

    “在这。”

    “这随便算下来,也超了我们原订的人数。”舒畅看了一下名单。

    “还有些朋友,请吧,人数太多,不请吧,人家会说你儿子结婚都不告诉。”林妈妈也有些头痛。

    “所以我当时说不办婚礼,我和舒畅两人去外面转一圈,玩乐一下就好了。”林晓风在一般幸灾乐祸当事后诸葛亮,当然,立马受到了林爸爸一瞪眼。林爸爸还挺担忧的,“我还真的怕有些没有请的人也会来,因为一知道了,肯定会来的。到时候爆了,大家连坐的位子都没有,就太失礼了。”

    “这个可以要婚庆公司做个预备案,妥善安排一下。”

    晚上睡觉的时候。舒畅悄悄的问林晓风,“要不要请莫远?”

    林晓风回了她一句:“你疯了,他是谁啊,一不是同事二不是亲朋,当然不请了。”

    “我,,,我不是想制造点机会嘛。”

    “制造机会也不是这个时候。再说吧。不是说我姐也没意思、人家也有新欢吗?你就少折腾吧,都要结婚了,要不你多想想怎样生baby吧。”

    “切,我随口说的。”

    第二天舒畅和林晓风一起去影楼取婚纱照,可是到了影响附近,就是找不到停车位。路边没有画停车位的地方停满了车,林晓风懒得再兜圈,直接就停在了别人的后面。下车的时候,舒畅才发现前面几台车的车窗上都有一张单子在风中飞扬。

    舒畅不禁拉着林晓风的手说:“疯子,你看,都被抄牌了,你还是不要停了吧。”

    “算了,就停这吧,停太远等会还要搬相片,不方便。我们应该要不了多久,没事。”他一边走,突然一转身,从旁边车上小心翼翼的撕下一张处罚单,然后贴在自己车上。

    舒畅诧异的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呆会警察一来,看到我车上已贴了条子就不会再抄了,一事不能二罚嘛。警察值勤都是换岗的,一会就换人,不会搞得很清的。”

    舒畅笑弯了腰。“疯子,原来你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这怎么叫幼稚?这是一种成熟的战术,叫迷惑敌人。”

    “你这明明叫掩耳盗铃。”

    “管他的,先进去再说吧。”

    两人在婚纱店拿了照片,又办了相关手续,林晓风抱着大相框、舒畅则提着相册从婚纱店出来。快到车旁,林晓风对舒畅说了声,“畅姐,你的警察叔叔。”

    “什么意思?”

    “你看啊!”

    舒畅顺着他的指引,看到了他所谓的警察叔叔原来是曾经的相亲男何勇。

    何勇看到俩人站在车旁,还拿着照片,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舒畅。”

    “你好,何勇,今天你值勤啊!”

    “是啊,这照片,你们俩的还是……”

    “我们俩的。”林晓风对何勇笑了笑,回答了一句,然后他负责去车上放照片,舒畅和何勇继续聊着天。

    “速度挺快啊!”

    “不算快了,你呢,你怎么样了?”

    “我还单着呢。”

    “没办法,你介意我结过婚,他不介意,所以,就和他就近解决了。”

    “我当时就觉得这家伙对你没安好心,果然还是被他挖到手了。其实,当时,你各方面我都很中意,就是那个事我总是觉得有些过不了心里的坎,可能这就是缘分吧。这小子开这么好的车,不光是你邻居这么简单,小K吧?”

    “当时真的就是邻居,我对他一无所知。”

    “这小子滑头,违章停车,居然还将别人车上的处罚单贴自己车上。”

    “你看出来了?”

    “我能不看出来?我自己抄的我会没数?何况你这车摆这太醒目,我抄没抄过肯定清楚得很。”舒畅想想原来和他相亲的时候,他都没放过自己逆行,这次肯定不会放过,于是对他说:“不好意思,他好玩的。你开单子吧。”

    “不开了,这次教育为主。以后不能乱停乱放,方便了自己,阻挡了交通。祝你幸福,舒畅。”

    “真的?谢谢啊!不好意思,以后改。对了何勇,你也加油啊!”舒畅看到林晓风已坐上车,在等着她上车了,于是匆匆和何勇说了再见上车。

    何勇笑了笑,还特地走到车前,将车上粘的单子扯了下来。

    车子开动,林晓风对舒畅说:“畅姐,和他聊什么?他知道我贴的假单子了?”

    “当然知道了,不过,他今天额外开恩,说教育为主,不处罚。”

    “看畅姐的面子?”

    “鬼知道。他和我约会的时候都处罚了我。今天不开单子,太意外了。”

    “对了,当时你和他开始处得还挺愉快的,怎么后来就断了?有次你好象还喝了酒。”

    “因为我告诉他我办过假结婚,他当场就变了脸色,不能接受这一事实,所以,就没有继续了。我们,就是两餐饭的缘分。”

    “幸好这家伙计较,才让我有机会。要不然,我得当第三者了。”

    “为什么是第三者?”

    “因为当时你和他相亲了,已作为对象相处着,要是你们一直处着,而我当时又没来得及表白,我肯定会心有不甘,只能和他争夺,肯定就是第三者啊。”

    “真是便宜你了。”

    “便宜什么?为了让你上勾,我想了多少办法,就你一笨女人。”

    舒畅和林晓风回到家,林晓岚带着妞妞也来了。

    林晓岚看了他们俩人的婚纱照,赞不绝口。于是三人开始挂婚照片。别以为挂个照片在墙上是件很容易的事,原来,要挂

    好挂平还要位置恰好,还是门技术活。

    林晓风负责钉钉子,舒畅扶照片,林晓岚负责看高度,歪了,左边一点,右边一点。林晓岚指挥着,林晓风抱怨着:“姐,你可以报精确一点吗?累人啊!”

    好不容易挂好,林晓风急忙下楼说是要休整去了,房间里只留下舒畅和林晓岚。舒畅对林晓岚说:“姐,听林晓风同学说张怀远和小三分手了。”

    “分手了?我只是上次小三流产的时候正好在医院看到了。”

    “流产?”

    “是啊,当时正好是我的一个同学接的诊,流产原因是因为那个事过激,不过,当时张怀远出差了。小三明显外面另外有人。”

    “啊?张怀远也有今天啊!”舒畅不免感叹。

    “这种女人,可以随便和有妇之夫上床,自然也很容易喜新厌旧,正好和张怀远一样的人生观,这不,挺配。”

    “姐,张怀远和小三分了手,要是痛定思痛,想找你复婚,有没可能?”

    “不会的。如果我要和他复婚,我当时忍一忍不离不更好?我要是不离婚,张怀远肯定不会主动提出离的,这一点我知道。舒畅,你也是结婚了,如果你们林晓风同志在外面有了小三还有了孩子,你会怎样?”

    “我会杀了他。”舒畅半开玩笑半当真。林晓岚笑了笑,“杀了他不可能,但是,以你的性格,估计是不但要离婚还会要狠狠揍他的,所以啊,即便是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你可能会妥协一时,但有一世的阴影。这种阴影,让你可以在半夜突然醒来心如刀绞,一晚上再也无法入睡。你没有体会过,是不会懂的。”

    “姐,我懂的。如果心爱的人背叛了你,那种痛比他打你更为厉害。”

    “所以,我们不可能复合。张怀远是出轨了,只是他人本质并不坏,所以,我也不会对他象仇人一般,毕竟他还是妞妞的爸爸,就当熟悉的陌生人吧。经过这次婚姻,也让我懂得了婚姻不是感情的避难所,想进去避难的话,是会被赶出来的。”

    “姐,张怀远是过去式了,莫学长呢?他可还是一个人啊。你说他要是知道你离婚的事,会不会主动找你?”

    “千万不要告诉他我离婚的事,他要是知道我结了婚孩子这么大了又离婚了,指不定要取笑我呢!他一直是一个人应该和我没什么关系,他本来就是工作狂,也许根本没时间考虑个人问题,另外,也有可能并不是没有女人,只是没有结婚对象。国外这个年纪没结婚的男人多着呢。有固定床伴或者女友,但就是不结婚。”

    “啊?还有这样的事啊!”

    “是啊,国内现在很多人也一样,只是你比较单纯,和外面形形色色的人接触不多,生活圈子比较窄,所以,少见多怪。爱到极爱,往往变成无情。恨到极恨,往往不再有恨。我对他就是这种感觉。平平淡淡,和我没什么关系的人。

    舒畅你啊,好好把我们林晓风同志抓牢就可以了,他本来就是专情的人,又对你情有独钟,两人好好过吧,会幸福的。”

    舒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啊,疯子是让她安心的,他在她失意时,伸出温暖的怀抱承受她的眼泪,在她快乐时,给她可以咬一口的坚实肩膊,厚重的温暖,深深的爱恋,她会珍惜她所拥有的。

    星期天的下午,舒畅接到李恒宇的电话:“畅姐,我妈心脏病发了,住在附属医院。我记得林大哥的姐姐好象是医生,是这个医院的吗?我想找找熟人,早点给我妈动手术。”

    “不是,他姐姐在人民医院。你说医大附院?倒是有个熟人,你把你妈妈的名字还有病情简单发我手机上,我帮你问问。”

    挂了电话,舒畅对林晓风说,“疯子,有医生朋友果然不错啊,恒宇他妈妈就住进了附属医院,正好要找熟人呢,我找找莫远先生。”

    “畅姐,你是天生的热心人。”

    “是啊,幸好上次洗衣服的时候,我从你口袋里掏出他的名片时,记了下来。这下,用得着了。”

    李恒宇不久就发来了短信,舒畅拨打了莫远的电话。

    “莫医生你好,我是舒畅,有件事情想找你帮下忙。我一朋友的妈妈住进了你们心外科,你能帮忙早点安排手术吗?”

    “患者叫什么名字?我先问下病情。”

    “我转发短信给你,麻烦你看一下。”

    舒畅将短信转发,莫远回了短信:“收到,会处理。”

    舒畅觉得他还真是爽快人,没有一般人的推三推四耍打牌,或者讲这讲那的原因。

    星期一下午,李恒宇打来电话:“畅姐,谢谢你啊,今天医院通知我妈明天上午动手术,主刀的是这里最好的莫教授。”

    “啊?是吗?我的朋友就是他,他确实是很厉害。明天上午动手术是吧?我明天中午来看望一下阿姨。”

    第二天中午,舒畅到达医院的时候,李恒宇告诉她还在手术室外候着,人还没出来。

    舒畅在手术室外看到了守在外面的李恒宇和他爸。两人十分紧张。也是,这是大手术,进去前都签了字的,谁不担心呢,李恒宇说:“这个手术一般是三到四个小时,因人而定,我妈进去快四个小时了,真是急人。”

    “不用急,恒宇,相信莫医生,也相信你妈妈。”舒畅陪着他坐在外面。不久,手术室的灯熄灭,舒畅说:“好了,应该是做完手术了。”

    不一会,就有医护人员将李妈妈推了出来,李妈妈麻药还没醒,依旧昏迷,后面,舒畅见到了莫远从里面跟着出来,虽然戴着口罩,舒畅还是一眼就从身形上认出了他。他走近舒畅,摘了口罩,“手术很成功,没什么大问题的。”他开口说的话令人很安心,舒畅连忙说:“真的很谢谢你,莫医生。”

    他笑了笑,“怎么这么客气。”舒畅觉得他的笑容很温暖,但脸上还是有些许疲惫,站了四个小时,紧张的手术,劳动强大是很大的。舒畅觉得他的笑容,就象一个亲人一般的亲切随和,对,就象姐夫,她有一种莫明其妙的感动。

    “一起吃饭吗?正好我还没吃饭。我没想到手术这个时候才做完。我要表达一下我的谢意。”舒畅心怀感激的发出邀请。

    “一起吃饭可以,表达谢意就不用了。”

    “呵呵,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你等我一会,我去换件衣服。”

    “好,我在医院大厅等你。”舒畅到病房和李恒宇打过招呼后就在医院大厅等莫远。

    不久莫远来到了医院大厅,淡蓝色的衬衫配着深蓝色的裤子,显得十分干净清爽。两人出门的时候,正好又碰到了上次超市陪同他的学生凌慧。

    &n

    bsp; “莫老师,您吃饭了吗?”

    “正准备出去吃。”莫远回答她,她深深的瞥了一旁的舒畅好几眼,然后上楼去了。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http://www.paoshu888.com/11/1146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