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饱汉不知饿汉饥

文 / 凉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47、饱汉不知饿汉饥

    舒畅和小伙伴们聚会后刚回到家,林晓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畅姐,在干嘛?”

    “刚和小伙伴们聚餐回来,我同学肖童从美国回来了,到袁新那小聚了一下。”

    “马上就要到那边去生活了,你现在还可以尽情的happy。”

    “你的意思是,以后住一起,我就失去自由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以为你这么想的呢。”

    “没有了。对了,疯子,今天我又见到了刘佳,叫你林爸爸的美女。”

    “呵呵,别提这事好吧,一提我就觉得我老了。”

    “这就是你不愿意和她见面,说清事实的原因吗?”

    “也不全是,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无意中做的事,别太在意。”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明天什么时候回?我明天开始不上班了,我可以睡得日高起啊!”

    “你好好休息,多睡美容觉,做个漂亮的新娘子。”

    “漂不漂亮,反正你都不能退货了。拆了包就不能退货了。”舒畅和他开着玩笑。

    “质量问题还是可以退的吧?”

    “那也要在一定期限内,好象是7天吧,过了7天,就只能换了。问题是你早就过了质保期。”

    “可以换?好啊,我最喜欢换了,换一个新的。可惜你又没有妹妹什么的。”

    “林晓风,你是不要命了吧,居然会想到换,你想怎样?三妻四妾,要我最好带着嫁妆还要带着妹妹来吗?”

    “那样当然是最好了,好了,我拆了包,不退不换。今晚没人陪你,寂寞吗?畅姐。”

    “今夜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并不需要人打扰我的悲喜 。”舒畅对他唱了两句歌词,然后话锋一转,“林总,你寂寞吗?要特别服务吗?”

    “坏蛋。上次在成都就是这样骗我的,幸好咱坚贞不屈。”

    “哈哈。疯子,来,亲一个。”舒畅贴在手机上“啪”的亲出一声声响,林晓风“呵呵”的傻笑一声,“晚安,宝贝。明天见。”

    星期四的晚上,舒畅和林晓风回林家吃晚饭,包括林晓岚和妞妞,还有顾大鹏,可以说是满满当当,热热闹闹一大桌。这应该也算是婚礼前的扩大会议了。只是令舒畅没有想到的是,比如林家一些外的地亲戚,都陆续过来了,不过,林董的秘书把订酒店、吃住一条龙服务这些都已做到位。说到这几位姨妈、姑姑,还有林家老家的亲戚,都是舒畅从没见过的。

    顾大鹏对谁做伴娘最感兴趣,舒畅特意卖了个关子,只是告诉他:“值得期待。”

    “舒畅,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顾大鹏有些小兴奋。

    “不信你问你林老大!”

    “老大,真的假的?”

    “舒畅说了值得期待,自然值得期待,你好好表现不就得了。现在干着什么急啊,淡定,保持风度好吧,又不是没见过女孩子。”林晓风抢白了他。

    顾大鹏很委屈的回了他一句:“你饱汉不知饿汉饥。”

    林妈妈和林晓岚看着他们三人斗嘴,也跟着微笑。妞妞则在一旁看着她的动画片。

    林守业依然是一副严肃的样子,大家可能都习惯他如此了,平常他不太喜欢笑,反正在家里他轻易不发表意见,发表意见基本上就必须得采纳,一家之长啊。 除了妞妞任何时候都可以扑到他怀里撒娇,他也是乐呵呵的抱着小外孙女,林晓岚应该算是和他最亲近的人。

    有时候林守业和大家意见不统一的时候,林晓岚都是她叫着“爸——,”有些撒娇的拖着长长的尾音,甚至还会摇摇他的肩膀,林守业就一笑了之,这是很难得的笑。但是,别看他挺严肃,可是和林妈妈说话,声音却很是柔和,林妈妈叫方佩君,林守业总是柔声叫着:“佩君。”舒畅想了想,林爸爸也就对自己和林晓风比较严肃,当然还有顾大鹏,但顾大鹏到底不算是天天要住家里的家人,所以,舒畅觉得压力很大。

    婚礼的程序基本上都定了下来,只是对于迎亲的时间还在做最后的商定。因为到舒畅家要近两小时的车程,一来一回就要四个小时,路要还要给点富余的时间,所以,最后决定早上7点出发,起来太早大家也辛苦,迟了又怕误了时间。舒畅星期六下午回娘家,带一名化妆师回去,这样,舒畅就不用起得太早了。

    如果说人生没有彩排,舒畅觉得结婚这种事就真的象是一场盛大的演出,有很多人在为此做着台前幕后的工作,而主角就是她和林晓风,倒是他俩没多少工作,只要求盛装出席,一切行动要听指挥。

    星期六各路人马都到齐了,顾大鹏同志任总指挥,白珊珊和向海波各带了一队人马来帮忙。舒畅和林晓风看着他们都觉得晕菜了,因为,一开始大家就在争谁才是老大的嫡系。最后,白珊珊对向海波说:“你们和把老大灌醉过吗?”“没有!”

    “你们和老大打过电子游戏吗?敢直接向他喊打死你吗?”“不敢!”

    向海波这边自然落败,什么时候和林大总裁做过这种事啊,能够偶尔开几句玩笑就不错了,所以,白珊珊完胜。

    顾大鹏第一次见到白珊珊,虽然她其实算是接替他位子的人,他算是前任。当舒畅告诉他这就是你明天的搭档时,他有片刻的失神。这妞开朗大方,还不错啊。他暗自欣喜。顾大鹏要向海波和白珊珊两队人马一队负责酒店,一队负责家里,这下总算是公平了,大伙也不吵了。

    舒畅和林晓风则在清点从美林运回来的一些衣服、书籍等私人物品,要正式在这个家里生活了,就象林晓风说的,只是留了很少的衣服在美林,偶尔去住一下。

    “疯子,这风铃挂哪合适?”舒畅举着当时林晓风在泰国送给她的风铃问林晓风。

    “畅姐,这个宝贝还被你运过来了?”

    “当然了,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

    “呵呵,当时倒没想当礼物送你的,只是觉得和你抬抬杠挺有意思,顺便就给你了,我转身的一瞬,看到你正用脚踢我的姿势,当时恨我吧?”

    “是啊,当时我都把你当瘟神,根本不想和你在一批,结果你有事还是和我调到了一批。”

    “幸好有事啊,要不然,哪有那么好的缘分,让我们在一起。让我第一次发现你挺有童趣,第一次发现每天保守的着装下,藏着那么凹凸有致的身材。”

    “可以不说了不,说这些

    都不脸红啊!”

    “脸红什么,这是我的大实话。再说,现在,还脸红什么呢?哪里没见过?我在回忆当时的美好。”

    “我只希望十年后,二十年后,你还可以这样对我说相同的话。”

    “美好的记忆是不会磨灭的,以后即便是生活遇到各种坎坷,这些都将成为动力,让我们努力克服,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晚一步,或者早一步,也许都不会在一起。”他搂着她,亲了一下,“来,我找到最合适的位置了,这个窗台上,怎么样?外面是湖面,波光荡漾,微风徐来,风铃叮咚,正好适合你这种小文艺小清新。”

    “呵呵,这个位置是不错。”

    “疯子,下午我就回老家了,等着你明天来娶我。”

    “我送你回家。”

    “不用啊,安排了司机的,你应该呆在家里看看有什么还没有准备周到的事。”

    “我没什么事,结婚嘛,我是新郎,我的唯一任务就是把新娘子招呼好。所以,我下午送你回老家。”

    “跑来跑去的,不累啊,今天去了还得回来,明早又过去。”

    “不累。不是有司机嘛,我不开车,就陪你坐车回去。”

    下午,大伙拉着舒畅和林晓风检验他们布置的效果,舒畅是相当满意,不但布置得精美,并且还很有创意。看过之后,舒畅和林妈妈林爸爸打过招呼,带着一些要用的衣物回老家,林晓风真的就陪她上车,“疯子,你真去?”

    “当然了。我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我和我妈打过招呼了。”

    “家里不是还有一些客人来了,你不帮着接待一下吗?”

    “有我妈和我爸就可以了。我负责招呼新娘子。你的安全才是我最关心的。你不想要我陪?”

    “当然不是了。”

    两人坐在后座,因为中午没有休息,上车不久,舒畅靠在他身上睡着了。再次醒来,已快到家了。窗外,夕阳西下,一轮红红在太阳正慢慢的消失在远山山头。此情此景,正是:飞鸿影下, 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的景象。

    “你醒来了?快到了。”他问她,不知何时,她的身上盖上了薄毯,这是他为她准备的,自从有一次看到她好朋友来的时候,穿着裙子不能忍受冷气双脚发凉,他就在车上给她准备了这条小毯子。

    “你没有睡觉吗?”

    “睡了一会,比你醒得早一点而已。”

    “结婚是件很累人的事啊!其实我还没做多少,就感觉到挺折腾了。”

    “一辈子,就一次,不折腾,怎么会记忆深刻呢?我觉得很抱歉,真的没做什么贡献。”林晓风笑了笑。

    “我们俩都没做什么,你妈妈辛苦了。”

    “畅姐,你要是嫁过去,估计我妈就会退休了,从管家的位子退下来了,因为新的舒管家要上任。”

    “呵呵,我才不想上任呢,我管着公司的事就够了。家里,人情冷暖,复杂着呢!”

    “迟早要上任的,你跑不掉的。”

    两人回到舒畅家,家里非常热闹,看到舒畅两人回来了,父母特别高兴,特别是舅妈还笑话林晓风说:“你看我们小林,一刻也舍不得老婆,明天一大早就要来接的,今天下午还要陪着过来。”

    林晓风只能傻笑着任大家取笑。因为家里客人多,晚餐就是到家附近的饭店吃的。吃完晚饭,林晓风和司机要返回了,舒畅不免叮嘱他路上小心,慢点开,到了记得打电话。自己觉得还没结婚,就比原来嗦多了,是因为真的要做人家老婆了吗?结婚以后真的会变得婆婆妈妈?舒畅有些担心,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一家人都到马路上送他,看着他走了,舒畅觉得空落落的。这就是还在眼前,就已想念吧,文艺青年本来就有些多愁善感的,此时,仿佛变得更甚了。

    晚上,舒畅告诉了亲戚们第二天迎亲车到的时间,约定亲戚们9点在家里集合。其实舒畅家的亲戚可以算是比较简单的,决定一起到省城的就只有舅妈一家、叔叔一家,还有几家远房亲戚就是每家派一到两名代表参加她的婚礼。因为路途远,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亲戚们逐渐离开,家里只剩下父母和舒畅三人。本来热闹的气氛一下子显得安静,舒妈妈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忙乎了一天,也是累了。舒爸爸也泡了一杯茶,坐了过来。

    “畅啊,明天就要结婚了,这结了婚,就再也不象小女孩子,动不动就生气啊、任性,可不行啊,人要成熟了。到了他们家,一定要尊敬长辈。不是说婆媳关系是最难处理的,你一定要注意你的脾气,和长辈说话不要象和小林说话一样,懵懵懂懂。大家都是有知识有素养的人,有话好好说。妈也是当过媳妇的,你奶奶在的时候,我和她关系是很好的。”

    “知道了,妈。至少现在我和她相处还很愉快,她人也挺好的,把我当女儿一样。”

    “这样是最好了。亲家我们都没见过,明天见了才知道,以后天天在一起生活,难免会有磕磕碰碰,你可不要象有时候和我说话一样,当妈的不会计较自己的女儿,婆婆就不一定了,凡事考虑周全些。”

    “知道了,对了,妈。上次林晓风说要你们住到省城去,你们怎么想的?我也希望你们住过去呢,我就可以经常看到你们,甚至偶尔和你们住一起啊!”

    “我们不会去呢,到了那边,人生地不熟的,还是老家舒服,这小院子,出入都很方便。真的需要你们照顾了再说吧。”舒妈妈一边说,一边仿佛想起了什么事,起身到房间里,不久出来,手上持着两张银行卡。

    “畅,这是上次小林放在这里的卡,你不是说什么给我们买补品的吗?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头,我去银行查过了,这里面的钱买栋房子都够了,什么买补品啊。我懂你们的意思,但我们真的不需要,我和你爸没什么用钱的地方,退休工资足够了,你爸不是还有一份兼职工作?这个钱,你拿回去,你们年轻人,正是创业的时候,用得着的时候就用吧。你要出嫁了,妈什么也没准备,这卡里有十万元,本来是你买房子的时候准备给你的,你不要,现在就给你当作嫁妆吧。”

    “妈,我不要,我又不缺钱花。这钱你一定要留着,年纪大了,攒点钱不容易,留着吧,我真的不缺钱。我虽然不善理财,但林晓风的私人财物都是交给我打理的。”

    “现在即便是经济条件好,也要想到居安思危,还是要学会勤俭持家。”舒妈妈叮嘱舒畅。

    “知道了,妈,你把这钱收起来吧。林晓风的心意您也接受吧。”

    “这样吧,这十万你硬是不要,妈替你管着,我和你爸商量好了,反正是要给你的。小林上次给的,你千万带回去,你自己怎样处理是你的事,反正我和你爸是不会要的。”林妈妈退了一步,舒畅只好将卡收下。

    &nbs

    p; “舒畅,他们家情况肯定比我们家复杂,但只要你是诚心过日子,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舒爸爸在看到两娘女推来推去之后,终于开口了。女儿出嫁,当妈的心慌,其实,当爸的心里又何尝好受。原来虽然女儿也不常回来,但至少每次回来都象宝贝一样宠着,尽管有时候当父亲的总是表现严肃些。现在,每次回来,都带着个男人,这个男人会一直对她好吗?会一直给她幸福吗?会象他一样担心着她的冷暖吗?他的心里也不好受,不过,男人,终究是男人,不可能象母亲一样婆婆妈妈,千叮万嘱。

    晚上,林晓风给舒畅打来电话,其实,他到家的时候已经打过了报平安的电话,但深夜又打来了。

    “畅姐,睡了吗?”

    “睡了,但睡不着。”

    “原来你和我一样。不知怎么的,感觉今晚好不自在啊,你不在,我一个人睡在我们的新房里,居然睡不着。”

    “你也会失眠吗?”

    “我不知道,怎么感觉很兴奋的样子。”

    “有什么兴奋的呢?别人洞房花烛夜,你,早就该得手都得手了。对了,你睡不着是因为以前别人可能还不知道你结婚了,总有些莺莺燕燕们对你心存幻想,是不是这婚礼,成了她们幻想的终结者,你为此伤心呢?”

    “乱说什么。我是觉得我身上的担子更重,我真的成为了一个家里的顶梁柱,必须得为老婆孩子遮风挡雨。这是不是就是一夜成长?”

    “哪有这么严重?只是,我也睡不着,脑袋里想很多。”

    “既然睡不着,我们说说话好吗?”

    “说什么呢?”

    “说情话。”他坏坏的笑。

    “我不会。”

    “哪有不会的。我也不会,但对着你,我就说得出来,一点也不怕肉麻。”

    “真的假的?”

    “真的。其实,在别的女人面前,我是属于不善言辞的,可是,一到你面前,我发现我就特别有话说了。”

    “是啊,还特别流氓。”

    “我只对你一个人流氓好吧。从来没有别的女人说我流氓的。”

    “疯子,你会一直爱我吗?”舒畅突然问他。

    “我爱你,宝贝,你对我来说,是最特别的。所以,我才绝不放过你,娶你做老婆啊。”

    “疯子,我也爱你。我想你了,今晚我特别特别想你。”舒畅突然觉得眼眶发热,有雾上升,说话也带着哭腔了,幸好是躲在被子里。

    “呵呵,明天我早早的来接我的新娘子。傻瓜,不要哭,眼睛肿了明天不好看。”他在电话那头逗她,“才说不会说情话,还没说几句,就这么动情,不是情话是什么?小傻瓜。”

    “坏蛋,都是你惹我的。”

    “好了,睡吧,宝贝,很晚了。”

    “嗯。”

    “乖。亲一下。”

    她破涕为笑。

    如果说相爱的人,只是追求过程,那么,如果有个好的结果,应该才是最完美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有点害怕,怕得到他,怕失掉他。舒畅回想她和他的爱情之路,可以说,有惊无险,总的来说还算是比较顺畅的,至少,没有来自双方父母的压力,虽然李婉婷的出现,让她差点和他分了手,但他的坚定给了她十足的信心。只是,这还只是漫漫人生路上的一小步。如果支付了一生的时光,那么,是否就可以拥有,她想要的地久天长呢?

    从社会上的各种婚姻现状来说,夫妻之间,很多都能够共苦,却不能同甘。大多的婚姻出现问题,终究是因为平淡,或者各自矛盾,因为人是社会的人,生活在社会大集体当中,又生活在家庭这样一个小集体当中,大大小小的因素,都考验着夫妻感情。

    世事总是擦肩而过,日子总在平淡中轮回。以后的每一天,可能都充满着危机和变数,虽然,一纸婚书,将男女拴在了一起,并不是能够说走就走,说分就分,但是,婚外情却是层出不穷。舒畅只想在安稳的现世里,循规蹈矩的过日子,尽量不追求虚浮的奢华,也不奢求天天都有热烈的爱情。热烈过后终归是趋于平淡的。只愿过好春华秋实,只愿在简约的四季里,粗茶淡饭,上有老,下有小,和和睦睦,平平安安的,相守白头。

    原来和他虽然领了结婚证,在法律上,是夫妻,但两人更象是在享受恋爱状态,现在真正结婚了,真正走进婚姻生活,还会天天如此吗?她有些担心。生活忌平淡,怎样将平淡的生活过得新鲜有声有色,这将是主妇舒畅将要研究的重大课题吧,想到这些,还真是睡不着啊。

    尽快入眠,明天,还要做一个光鲜靓丽的新娘子呢。舒畅想着他的情话,渐渐进入梦乡。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http://www.paoshu888.com/11/1146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