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努力造人

文 / 凉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57、努力造人

    林晓岚本来极力忍着她的伤感,莫远轻轻的扶着她的肩,让她的情感在这一刻如开闸的大坝,一下子倾泻而出。这些天,不,准确的说,这几年,自己的情感一直都是压抑的,明明知道张怀远在外面有人了,为了孩子,哑忍着,不敢告诉父母,也不敢告诉兄弟,更不想孩子知道,也不能告诉朋友,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

    离婚了,虽然相对而言还是比较顺便的办了手续,但是,终究纸包不住火,她能感受到同事们背后的窃窃私语,漂亮的她,能干的她、家境富裕的她,都是同事们嫉妒的对象,何况自己又不是一个外向的人,很少呼朋引伴,在院里真正走得近的就两个同学,还有科室的几个同事。

    漂亮又如何?业务能力强又如何?家里有钱又如何?老公还不是外面有人了。这种风言风语不绝于耳,尽管,她每天依然挺直腰杆上下班,但她堵不住别人的嘴。那些原来觊觎她美丽的男人,单身或者有家室的,都有意无意的向她靠拢,她只能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还有孩子,孩子深夜的时候想爸爸的时候,她只能安慰她,然后背着她流泪。人前,她也许是有些宠辱不惊,但是,谁能真正理解她。抚慰她伤痕累累的心呢?

    莫远的话,撕开了她长久以来的防卫,她终于忍不住,从肩膀不停耸动的抽泣,变成了尽情的哭泣。

    莫远什么也没说,搂着她坐在沙发上,他能够理解她的苦,他只恨自己当年的一意孤行,而使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不,应该是两人都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他给她擦着眼泪,柔声安慰她:“晓岚,别哭了。有我在,我绝不会再让你和孩子受委屈的。”

    林晓岚在他的怀里渐渐的平复了心情,多久,没有这么坚实的怀抱让她依靠了?也许在外人看来,他只是文弱书生,但他从来都是让人放心的,他一直都是坚定执着的人,他只是文,但并不弱。

    哭过了,人也累了,林晓岚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想从他怀里挣开,他坚定的搂着她:“晓岚,休息一会吧,你原来一直有午休的习惯,要不下午没有精神。”

    “没事的,我要走了。刚才,不好意思。”

    “怎么说不好意思呢,我说过了,我绝不会放开你的,但我不会趁人之危。”他抱起她,往卧室走,“莫远,莫远,你……”

    “去休息一下,晚点我送你回家。”

    林晓岚在他的怀里突然羞红了脸。两人贴得太近了,以至于她不得不将头扭到一边。他将她放到床上,因为有冷气,又给她盖上薄被,“休息一会,呆会我叫你。”他在她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无限疼爱的凝视了她几秒,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

    林晓岚躺在莫远的床上,这个男人的气息是她所熟悉的,联想到这些天他的执意、甚至有些耍赖的表现,她清楚他的真心。她也深知他的决心,熟悉的怀抱,依然让她有些恍惚,虽然他对她什么也没做,但她太了解他了,他决不会免强她,但是,他的眼神告诉她,他是无限渴望与她亲近。她突然暗暗笑了起来,多年以前,她捉弄他的时候,不准他亲近的时候,他就是这种眼神的。她的心情一下子晴朗起来,林晓岚中午一直有午休的习惯,在莫远的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莫远将餐桌及厨房收拾好,坐在沙发上看书。今天,意外的是,他根本没有心思看,想到躺在他床上的林晓岚,他有些意马心猿,其实,抱到进去的时候,他的内心就已经很激动了。他很渴望和她心灵交融,同样,也很渴望和她享受鱼水之欢,他们,曾经是那么美好。三十多岁的女人,离婚了,而他也是一个人,什么叫干柴烈火,形容他们两个一点不过份,只是,她心情不好,还有心结,如果只是两个相爱的人闹了点小别扭,他肯定要强行上的,因为以前就是这样,闹一闹,一场欢爱,两人又如胶似漆。可现在的情况太复杂了,纵然他有千般渴望,万般深情,他还是有所顾忌。他怕他男人的渴望引起她的误会,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而靠近她,他要的不是一场欢好,而是一辈子的长久相守。

    莫远看了一会书,估计林晓岚不久应该会醒来,她一般休息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他去给她榨果汁,她喜欢起来后喝一杯现榨的果汁,特别是加冰的那种。

    莫远刚把果汁榨好,听到门铃声。他从猫眼处看到的是凌慧。

    莫远打开门,凌慧手上提了一袋东西,应该是到超市采购的。

    “莫老师,今天休息,我估计您肯定宅在家里,我想上次买的一些生活用品肯定用完了,我给你买了一些,另外,买了一些菜,晚上给你做饭吃。”

    “凌慧,太谢谢你了。老是要你破费。多少钱?我给你。”

    “莫远,我不是来要你付钱的,我是真的真的想和你在一起。在这一刻,你不是我老师,你只是我喜欢的男人。”凌慧大胆的说出了她内心的真实。

    莫远有些手足无措,“凌慧,你还是小女孩,思想不成熟,不要胡言乱语。如果你一直这样,我只能不礼貌的请你把这些都带走了。”

    “不,我就是喜欢你。我不小了,我都25了,你是不是怕别人说你因为我是你的学生?我马上就要毕业了,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她一边说,一边有些激动的搂住了他,这是她想了千百次的情形,不知道在他的怀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莫远用力推开她,但她死死的搂住了他的腰,就是不松手,甚至仰起头,踮起脚,她想主动吻上,韩剧里,女生向男生表白受到拒绝的时候,大多不就是采用强上这一招?然后,男主角就臣服了吗?莫远应该就是这种内向的人,不善于表白,如果女方主动,应该可以顺势拿下。

    “凌慧,松手,别这样子。”莫远提高了声音。突然,听到里面房门响了一下,林晓岚午睡醒来,听到客厅里好象有声音,于是好奇走了出来,连头发都是披着的。

    凌慧第一时间看到了从卧室里走出来的女人,她惊愕得说不出话,放开了莫远,莫远回头也看到了林晓岚,看来刚才的一幕她是尽收眼底,完蛋了,肯定会误会的。

    “莫老师,她是?……”凌慧虽然心里有猜想,但还是想问个水落石出。

    “这是我爱人,林晓岚。晓岚,这是我学生凌慧,刚才给我送了点生活用品过来,我要给钱,硬是不要,相互推搡着。谢谢你凌慧。”莫远不想把事态弄复杂。

    “不客气。再见莫老师。”凌慧突然明白了什么,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从卧室里出来,还能说明什么呢?她飞快的转身离开。

    她的离开,让莫远长舒一口气,“晓岚,我给你准备了冰镇果汁。”

    “我不喝。”她回答得很冷,坐在沙发上整理着头发。

    “怎么了,突然又心情不好了?”莫远靠近她。

    “艳福不浅啊,漂亮的女学生。”

    “晓岚,你别误会,真的什么事也没有,我发誓。你还不了解我这个人吗?”

    “十年未见,很多人都会变,我不了解现在的你了。”她两手将头发拢到头顶,准备挽一个发髻。听到她这么说,他有些激动,双手拉着她的双手摇晃着:“你怎么这样子看我?你别误会。”他碰撞着她的双手,她的手只好放下,头发从头顶黑瀑似的倾泻下来,非常美。他再也忍

    不住了,搂着她,不顾一切的吻了上去。

    她想奋力推开他,但是没有用,他霸道的,如急风暴雨般,太长久的渴望,以至于他也浑身有些颤抖。她终究是放弃了反抗,这种亲密她并不陌生,她从消极抵抗,到任之,直到他终于变成缠绵悱恻的无限深情。她再也忍不住,开始回应他,虽然事隔多年,但两人的默契度就象一场小别后的重逢。

    “晓岚,我爱你。一直是,永远是。”他在她耳边喃喃自语。

    她完全沉醉在他的无限深情里。他一边亲吻,一边伸手解开了衬衫的扣子,本来就是宽松型的衬衫,很快,她被内衣包裹着的丰满就在他的眼前,美好的胸型让他不忍去做下一步,直接将头埋在了她的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限沉醉。她轻呼着:“莫远,不要。”

    “不,晓岚,我要!”

    他开始去推开她的内衣,她却死死的用双手蒙住,“不,不要。”

    “怎么了?”

    “都不是以前的样子了。”她有些紧张,是的,她生了孩子,喂过奶,胸前的小粉红,早就颜色变深,成了葡萄紫,还有,形状也不似原来挺拔,如果一个男人,和她一起经历这些,肯定能够了解这些,但是,他没有,他对她的印象,肯定还停留在十年前的美好,可是,早就不是那个样子了,她有些紧张,所以,极力逃避,何况大白天的,光线这么好,她怕这一切裸露在他的面前。她有些不堪。

    “傻瓜,我是男人,但你别忘了我是医生。”他的话,只是想打消她的顾虑,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生理现象,无需要紧张。

    他移开她的双手,轻轻推开她的内衣,然后,动情的亲了上去。“岚岚,更饱满、更性感了。”她羞得满脸通红,在他的手和嘴的**下,她长久以来的压抑再也忍不住释放出来,她发出了一声声的低吟。

    他抱起她往卧室走,一边走还不忘记亲她,他想找一个让她全身心都放松的地方,她浑身无力,任他抱着。突然,她的电话响起。“莫远,我电话响了。”

    “等会再接。”

    “我怕是妞妞。”两人折回客厅,林晓岚接起电话,是张怀远,不过,打电话的却是妞妞,“妈妈,我和爸爸准备回家了,你在哪?”

    “我也快到家了,妈妈在家里等你。”林晓岚回答妞妞,然后挂了电话。

    “是妞妞,要回家了,我得回去了。”

    “好,我送你。”他帮她整理衣服,她有些脸红,马上站起来,背着他整理。两人出门,莫远很熟练的牵着她的手,她略作抵抗,然后任他牵着。

    一路上,他的心情特别好,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晓岚,妞妞可能并不知道我和你的过去,也许在她眼中,我现在还只是一个热情的莫叔叔,我不想她误会你,我想,这段时间我会尽量多和她接触,让她接受我,你也得帮帮我啊!”

    “怎么帮?”

    “多帮我说说好话啊。”

    “我只会说实话。”

    “照实说可以啊,多说说我的优点,少说缺点,让我留个好印象。我想争取早日上岗。”

    “上什么岗。”

    “填补空缺啊,你身边少个男人,我家里,少个女人,你和我都一大把年纪了,等不起啊!”

    “这么急?一大把年纪?我看你行情挺好,刚才不是还有女学生投怀送抱?”

    “晓岚,你可别误会,真的什么事没有。”

    “还说什么是要付钱推搡,我实在是懒得当面揭穿你。”

    “看来情形你都知道了,我就是不想让你误会,也不想让她尴尬才这样说的,小女孩子,不要对她有打击,留下创伤,慢慢她自己会明白的。你不相信我?”

    “好好开你的车吧,不要分心,相信你,好了吧!”

    “这就好,我生怕你生气,我才尝到点甜头。”他不无遗憾、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她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没有表情,眼睛直视前方。

    送她到家,他问她:“明天有什么事吗?要不我们带妞妞一起到外面玩玩?”

    “星期天是舒畅规定的家庭活动日,我带妞妞回去。”

    “舒畅?这家伙,招还挺多。我也好想参加你们的活动。”

    “我爸妈肯定还不能接受你。”

    “那你和舒畅多沟通,争取让我早日加入大家庭的温暖啊!她点子多。”

    “美得你,我就知道她两口子和你是一国的。”

    “我好开心,晓岚,今天是我十年来最开心的一天。你知道吗?我觉得我的天空布满绚丽的彩虹。谢谢你晓岚,我先走了,晚上给你电话。”

    妞妞回来,抱着一个大大的洋娃娃,“妈妈,这是爸爸给我买的。”

    “哦,很漂亮。”林晓岚接过妞妞手中的娃娃,给她倒了杯水。

    “妈妈,你和莫叔叔是不是很早以前就认识?”妞妞一边喝水一边问林晓岚。

    林晓岚怔了一下,张怀远和妞妞说什么了吗?

    “是的,很早以前就认识的。”

    “你和爸爸离婚是不是因为莫叔叔?”

    “你爸爸这样和你说的?”

    “没有,我猜的。”

    “别乱猜,大人的事小孩子不懂。妈妈和你爸爸离婚的时候,莫叔叔在哪我都不知道。”

    “莫叔叔是不是喜欢你,在追你?”

    “这……妞妞,你问这些作什么?”

    “我想知道。”

    “是的,你会喜欢他吗?”

    “我不知道。要是莫叔叔喜欢你,你会答应他吗?”

    “你说呢,妞妞,你说答应就答应,你说不行就不行,听你的,好不好?”

    “那我说不要答应。”妞妞说得很干脆,不象个小孩子说出来的话。

    “为什么?”林晓岚有些纳闷,平时她不是和莫远关系挺好的,怎么这么抗拒了?

    “我只要一个爸爸。”

    “那要是你爸爸也找了个阿姨呢?”

    “爸爸现在没有找阿姨,他告诉我的。所以,妈妈你也不要找叔叔,我不喜欢,我只喜欢爸爸妈妈。”妞妞稚嫩的声音,在此刻仿佛给她一瓢冷水,妞妞突然变得这么复杂,是不是张怀远和她说了什么?他应该不会这么坏吧,他出轨的事,她可从没有在孩子面前提过。

    晚上,等妞妞睡了,她打了个电话给张怀远:“张怀远,你今天是不是和妞妞说什么了?”

    “没有啊。”

    “那她怎么知道我和莫远很早就认识的事?她还问我们离婚是不是因为莫远。张怀远,天地良心,你自己知道我们为什么离婚的。你要是以后在孩子面前乱说话,我也会不客气的,你好父亲的形象瞬间坍塌,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对孩子成长有利吗?我劝你清醒点,说话经过大脑,不要误导孩子。”

    张怀远接到林晓岚的电话,也有些莫名其妙,他确实问了孩子那个男人是谁,孩子说是莫叔叔,他毫无心机的说了句:“你妈妈和他很多年前就认识了。”他不知道孩子回家后说了什么,但林晓岚既然这么生气,肯定发生了令她误会的事。大晚上的,电话里又说不清,他能感觉到她的愤怒,到底是她误会了,还是孩子比大人想象的复杂了呢?他一头雾水。但可以肯定的是,林晓岚很在意孩子对莫远的态度,也许,两人真的要再续前缘吧?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都是前妻了。

    星期六舒畅和林晓风一起回娘家,这可是她结婚后第一次回家,结婚了,因为蜜月旅行的事,两人也没有例行家乡的风俗:回门宴。虽然过去一段时间了,但父母还是按照家乡的风俗给了两人高规格的接待。

    中餐后,林晓风到她的房间里休息,舒畅陪妈妈在厨房洗碗,舒妈妈不禁问起了她最关心的问题:“畅,结婚了,是不是准备要孩子了?”

    “妈,还早呢,会准备的。”

    “早什么,你们两年纪都不小了,趁我们还年轻,身体也好,你们赶紧把孩子生了。”

    “您说生就生,这么容易啊?”

    “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有什么问题?”

    “你刚才说没这么容易。”

    “我的意思是要准备准备。”

    “哪有那么多准备的,只要身体健康,不要劳累,平时注意不要多用手机电脑等,就可以生啊。”

    “知道了,您就别操心了,您越是操心,我们压力越大。”舒畅故意急舒妈妈。

    “好了,只要你有准备就行了。女人早点生产,身材恢复也快,孩子也更健康。”舒畅不得不退出厨房,回到自己房间,长嘘一口气。

    “怎么了宝贝,一副被追杀的样子。”他躺在床上,揽她入怀。

    “还不是我妈,追问我生孩子的事。”

    “你看吧,大家都追杀你了,你就快点生一个吧。”

    “嗯,年底好吧,这几个月不是要筹备餐厅的事。开业了,我就准备生孩子,怎么样?”

    “老天,我忘记生孩子这事了,我怎么就会同意你开餐厅的?”他一拍脑门,懊悔不已的样子。

    “年底,好不好?说定了,林总,你养精蓄锐吧。”

    “不要规定这么死嘛,生孩子也不是说有就有的,有的时候,还要靠一点运气。我觉得,现在就可以随意一点,如果有了,我会帮你把你的工作打理好的,好不好?”

    “这……”

    “就这么定了啊,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不准你再继续你什么餐厅了。”

    “林老板准备撤资?”

    “撤人。”

    “霸道鬼。”

    “哈哈,我要努力造人了。”他喜出望外,搂着她不顾一切的亲吻起来,“注意点,疯子,这是在我家,爸妈都在家呢!”她小声警告他。

    “怕什么,合法夫妻的。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最多就是,亲亲,要不,还摸摸?”

    “你这个流……”她的话未说完,就被他的吻堵上了。|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http://www.paoshu888.com/11/1146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