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幕 兵分三路

文 / 绯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布雷森生生坐下,瞥了布兰多一眼,心里认定这家伙是在扯谎。他和布兰多在安克泽时是同一期的民兵,在布拉格斯期间虽然没有见过,但也大约清楚互相的经历。

    一个磨坊主的儿子,哪怕祖父是十一月战争的骑士,母亲有一点儿贵族的血统,但又能有什么出奇的经历。随后他调入警备队,而这小子据说要子承父业,只是不知怎么竟然跑到布契来呆了一年。

    这一年显然也不大可能让他长那些见识的,不过这小子想要扯谎的话,还真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骗得过马登。布雷森侧过头去看了自己的队长一眼,他们的这位老队长虽然性子极不好、又固执,但却精明得很,一般的谎话到他这儿三言两语就能戳穿。

    毕竟能从头到尾经历十一月战争并活下来的士兵,都不是简单人。

    布雷森坐下后,另一个警备队的年轻人大约是看出气氛有些尴尬,才开口顺着布雷森之前说的补充下去。他说的是从白天开始到下午遭遇战的一些细节,周围的人偶尔赞同的点头或是插口补充一句,一群人中只有布雷森与老队长一言不发。

    布兰多认识的马登脾气极坏,几乎开口就要骂人。不过在关键时刻却沉得下心来,这就是老兵的品质,只是他银灰色的眉毛偶尔微微动一下,显示出内心的焦躁。

    至于布雷森,打定主意冷眼旁观就是了。

    布兰多听他们一描述,就知道他们遇到的是谁了。从布契开始一路尾随而至的军队应当是‘尸巫’罗斯科。游戏中的罗斯科是一个天赋极高的亡灵巫师,这个外号也是玩家给他起的。他的天赋就是尸巫——受召魂的亡灵更容易转化成尸巫——因此他的军队有一个特点补充兵源极快,虽然攻坚不强,但隐忍、狡诈、善于利用炮灰来消耗敌人,打磨敌人的士气。

    这个时节的罗斯科应该还只是一个亡灵法师学徒,布兰多猜他在塔古斯攻击序列中的地位不会超过一个中队队长的身份。其实他猜得相差不离,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和对方已经遥遥见过一面——就在从布契逃脱的那一晚。

    而另一只部队他就不用猜了,历史上夷平青村的是卡拜斯。这个骨头架子在历史上的玛达拉并不出名,不过资历老,这个时候应当已经是塔古斯的一员主将了。

    那么说罗斯科的中队规模应该超过两百,尸巫至少有二十个。卡拜斯那边作为一支主力至少也应当集中了塔古斯的左翼五分之一的兵力,这么大规模的部队肯定不可能只有骷髅士兵而已,说不定会有黑武士和苍白骑士。

    不过好在亡灵大军要封锁森林中几条要道,兵力不可能集中在一处,今天难民们遇到的应当是罗斯科的半个中队和卡拜斯的一个中队,否则不可能那么容易的全身而退。

    当然布兰多不可能说得那么详细,否则消息的来源就大有问题了。之前那些还能说推到什么传说、逸闻或者故事头上,而连敌人的兵力布置都一清二楚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当先知也是有技巧的。

    他决定还是从之前的话题说起,他顿了顿,开口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听说过安瑟这个地方,那是亡灵巫师的大本营。其实玛达拉内分分成三派,一派是吸血鬼,一派是亡灵巫师,这两派我就不作解释了,你们应当都听过关于他们的传说。而剩下那一派也是掌握相当实力的实权派,我们管他们叫黑暗领主,生前是强盗、土匪、犯了罪的圣堂骑士、被人类世界驱逐的贵族或是亡灵流浪者,他们信奉黑法典,是玛达拉传统意义的统治者。”

    “很新奇,但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一个警备队成员答道。

    “不,你们设想当有一个人把这三派统一起来的时候,玛达拉就会从黑暗中复生。巧合的是,它们有一个预言就是关于此。”

    “可你之前还说这个国度从未真正统一过。”

    “过去是,可这个机会已经近在眼前了。”

    “可这有何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你们听说过水银手杖的传说吗?”布兰多忽然换了一话题。

    “就是那个预言中,传说有人拿到就会统一黑暗世界的水银手杖?”警备队员中有人问道。

    布兰多点点头:“它的全称是‘洛基的水银手杖’,我来告诉你们洛基是谁。他是一个天才的亡灵巫师,在他活着的年代里几乎完成了那个伟业——统一玛达拉。不过功亏一篑,随后那柄手杖的下落也成为一个谜团,只留下一个传说号称当有人得到它,就会重新成为黑暗世界的王。”

    “不过今年春天以来,有人曾目睹水银杖在安瑟这个地方出现过。”

    “等等,”布雷森面色一变:“几个月前那个传闻是真的?”

    “几个月前?”

    “啊,我记起来了,好像是有商人带来那边的消息,说有人带着一柄奇怪的手杖打开了一座什么大门。”

    “叹息之门。”布兰多补充道:“那是洛基的宝库,也是他王座所在的地方——”

    老迈的警备队长的眉头深深地皱起来:“小子,虽然我不太懂那些大人物之间的勾心斗角,但你的意思是说玛达拉国内有大变?那可真太妙了,这至少意味着这一次玛达拉一定是有备而来。虽然不清楚它们的目的是什么,但至少不会是小打小闹的掠夺,入侵吗?这听起来有点荒谬,不过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他满是老茧的手放在膝盖上,那里离他的佩剑很近了:“布雷森,你认识这个年轻人吗?”

    布雷森一愣,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要自己一开口怀疑,虽然队长不至于立刻把这小子一剑刺个对穿,但至少也会把他抓起来让他有口莫辩。

    他忍不住阴沉地看了布兰多一眼,毫不掩饰眼中的讥讽。不过他想了想,却并没有这么选择:“我认识他,而且我也认为他是在说谎。可我的理智又告诉我,这个人没有理由欺骗我们——”

    “如果他已经被玛达拉收买了呢。”马登又问。

    “我不是没这么考虑过,不过考虑到他和芙雷娅他们的经历,如果玛达拉的指挥官能安排得如此深远,那我认为我输得并不冤枉。”

    “很好,布雷森小子。”马登拍了拍自己副手的肩膀。

    咦?

    不仅仅是马登,连布兰多也忍不住看了这个年轻的警备副队长一眼,看起来这家伙也不是一无可取之处嘛。当然面目可憎这个印象是改变不了了,而且心胸过于狭隘,成不了大器。他开着上帝视角对对方品头论足了一番,当然要布雷森知道布兰多此刻心中的想法一定后悔之前说了公允的话。

    不过其实布雷森即使是否认,或者污蔑也没有关系。布兰多自有办法说服马登,作为一个对于未来先知先觉的人,他毕竟已经站在了更高的层次上。

    只是那样难免要多费口舌而已,而且说不定会落下什么把柄。

    “好了,我们回到正题上,”马登开口道:“小子,所以你认为玛达拉的目标是里登堡?”

    “在戈兰—埃尔森地区,埃鲁因可以依靠的防线只有梵米尔要塞。而里登堡保护着这条防线的侧翼,所以玛达拉的目标只能是里登堡。”布兰多点点头。

    马登忍不住揉揉鼻头,骂了一句:“那既然玛达拉决心已下,想必之前咬住我们的不会是什么小角色罢?活见鬼,为什么我们就要担上着一摞子晦气的事儿!”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布兰多心说不清楚才怪:“不过从你们的描述来看,之前尾随而至的应当是一只由亡灵巫师率领的亡灵军队。而随后那一支就可能是黑暗领主的军队了——”

    “亡灵巫师的军队编制以尸巫为基础单位,非常好分辨,听你们的描述应该有半个中队的规模。而黑暗领主就比较混乱了,但从青村预留的兵力来看,至少也在两个中队以上。”

    “差不多。”马登点点头。

    但他并不知道布兰多已经将数量少说了一半,可即使少说一半还是让所有人忍不住有些忧心匆匆。这个规模的亡灵大军,他们三十多个警备队成员带着一群老弱妇孺怎么可能突围成功?

    老队长也叹了口气:“好吧,布兰多。既然你来告诉我们这些,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心中已经有了想法?我不妨给你明说,如果战局真如你所说,我是没有把握可以带着这些人杀出去。”

    这话让芙雷娅低低地啊了一声。

    但布兰多却点点头:“我有办法。”

    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全集中在了他身上,甚至是布雷森那虽然有些不信任,但还是难免震惊的目光。

    这让布兰多有些紧张地吸了一口气,说到底他也不过是才刚刚有了一些底气而已,而这样被关注还是让年轻人有些感到压力骤生。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关系到许多人的生死,自己是不是应当更谨慎一些。

    他忍不住在心中提醒自己冷静,千万不要记丢了什么。

    “大家可以向北走,渡过匕首河滩。”他答道。

    “匕首河滩?”

    “那个地方,为什么?”

    布兰多犹豫了一下,他要怎么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历史上‘白骑士’埃伯顿和‘尸鬼’韦顿会迟了接近两天才抵达这个地方合围呢?

    ……

    (ps.抱歉,更晚了.下一章可能也会晚点.) ( 琥珀之剑 http://www.paoshu888.com/14/1406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