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鷹刀之秘〗 第004章 情挑仙子

文 / 风流韩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我心中突起感应有后袭之后,心内浮现出我头号梦中情人秦梦瑶出剑中的绝世仙容,我知是因我现在吸纳了大量真元后,功力大进且达先天之境,能在危机中生出感应,但现在自身的功力,恐怕仍未及背后来袭的仙子。

    我感到后方有杀招但无杀心,心想仙子算是出家人该不会随便杀人,何不就此试试自己的武功?

    我突然先向后移动,感到后袭一慢,明白当然是因仙子不明我为何向后,且不愿随便杀人而慢下。

    我转身并立即出招,而由我先向后再转身出招,均是用上种魔大法的似慢实快,虽未能如庞斑般的神奇,但也可使背后的仙子有些迷惑。

    我右手伸出食中两指作剑直剌,左手则作手刀横切,当然是试用双手百兵的武功,当双手接近来剑之时,再变为双掌作盾,拍向来剑。

    秦梦瑶因被这似慢实快的速度所惑,又从未在记载看过如此招式,故一时未能变招,被我稳拍剑身。

    剑身传来秦梦瑶攻击的仙气,我当然用捱打功化解,我感到仙子只用了不够五成功力,此强度对现在的我本应不难化解,却发现顶级的剑典仙功,对我的魔种竟有相克之效,若梦瑶是全力出手,恐怕我非受重伤不可。

    而我却同时将三道内劲,由剑上传往仙躯,第一道是螺旋魔劲,第二道则是混合吸自解语的媚功,与种魔对异性的吸引力,合成产生之魔种媚功,第三道则是魔种精神力,但却全部只是我对秦梦瑶的爱慕及思念之情。

    当第一道内劲传进仙躯内,我明显看到秦梦瑶的仙躯一震,当然是由于这度螺旋劲虽不太强,但却怪异非常,对曾阅览天下武学的秦梦瑶,面对于这种从未所闻的怪异螺旋劲,一时间亦显得错愕,但由于仙功克魔功也总算是勉强压下。

    而我第二道的魔种媚功,本身对有仙胎之身己有一定影响力,看来魔与仙之间是如此相克却相吸;且由于仙子被第一道怪异螺旋劲入侵,已造成短暂剑心通明失守,其实此时梦瑶的剑心通明也只属初成阶段,对于魔功绝非全无破绽,否则已在庞斑受伤之时,她便会不惜一切包括自身性命去行刺庞斑。

    当第三道无形的精神爱力传入秦梦瑶脑中,我看到此时的秦梦瑶再非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仙子,而只是个满面通红,眼中像喷火的绝色怀春动情少女,什幺美艳不可方物之类的形容句子,也无法能形容此时秦梦瑶此动情仙子美丽的十份之一。

    看到眼前如此动人的画面,我虽仍要化解克制魔种的入体仙气,但我那能不进一步行动,去好好的亲近如此眼前已动情的绝艳美人?

    当我抱着暂时无法行动的仙躯,问道:“我不知原来是秦……仙子姑娘,多谢妳剑下留情,我有否误伤了妳?”

    她满面通红一刻后,眼前的秦梦瑶竟又已变回昔日那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仙子,推开我并冷冷地开口问:“你鬼鬼祟祟在韩府外干什幺?”

    我此时已将化解完入体的仙气,叹了一口气后回答:“我是韩柏,难道秦仙子的剑心看不出我吗?我来此当然是为了命案的真相,难道是为了要“干”什幺事?不过,我刚来此之前确“干”完了某件事两次,令我功力大增,不知仙子是否要知详情?”

    我在说“干”字之时是特别大声强调,连我自己也不明我自己为何如此对秦梦瑶,心中突起一个想法,便是在各方均要压过此仙子,将她变为臣服于我胯下的平凡女子!

    事实上对她一见倾心的男人可谓数不胜数,但均为她的超凡的美丽所慑,在她脸前愈发规行距步,战战兢兢,以免冒渎了她;唯有我这韩柏,直接了当,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热情,就像小孩子看到了最渴望拥有的东西般;而且又针锋相对,斤斤计较,又有些露骨之言,就如魔种媚功般教她不知如何应付,而此时若非有“命案的真相”恐怕她早已离去。

    眼前仙子先用那像利箭般可穿透任何物质的眼光望我一眼,还剑入鞘,平淡地道:“我非什幺仙子,你可叫我秦姑娘,命案的真相你知多少?”

    她对于我是否韩柏一事没有清楚回答,而对我刚所干之事亦没有追问。

    其实我也不知为何,刚才一瞬间,我便了解了整件事的真相,可能又是那种一想便使我头痛的异能告知我,我道:“我的事相信范良极已告知你,真相关键有三,一是动机,二凶手是谁,三是证据。”

    秦梦瑶见我停口,便追问:“那动机是什幺?”

    我回答:“那天在武库内引起谢青联和马峻声注意的厚背刀,是韩清风老爷在你来武库前大约十天,即是韩清风来访韩府当天傍晚,他独自到武库来,当时我正在那里打扫,他捧着一个长形包里,边走边思索着东西,步履沉重,走上两三步便叹一口气,我躲在一旁连大气也不敢透一口。”

    我装着个大气也不敢透一口的表情,梦瑶眼光移目我脸上,终忍不住“璞哧”一笑道:“后来呢?”

    我看得忘了说话,涎着脸求道:“你笑多一次行吗?”

    梦瑶面色先是一沉,若非我像知道全部真相,她肯定立刻便走,现在有求于我,只好报以一个微笑。

    我看得失魂落魄道:“你笑起来比任何盛放的鲜花更要好看百倍、千倍,还记得吗?那天当你说千万别和赤尊信在黎明时分决斗于武库之内时,抿嘴一笑的样子,我到今天仍没有半点忘记呢。”

    我见她不悦而正想开口时,即道:“韩清风老爷将我召了过去,在台上解开包裹,里面装的就是那把厚背刀。”

    然后我学着韩清风老气横秋的语调道:“小柏,你将这把刀找个地方放好。”

    我再道:“你笑多一次行吗?”

    秦梦瑶低声道:“无赖”不过她听到这老气横秋的语调,亦觉有趣,无奈地又再报以一个微笑。

    我继续道:“看到他严肃的神情,我不敢多问,连忙将那把刀放在近门那位置,回头看他时,他皱起了眉头,我问他是否不满意那位置,他叹了一口气道:‘一切也是缘份,便让它在那里好了。’说完后,头也不回走了出去,接着的十多天,他一直留在韩府,但总没有回武库再看那把刀,唉,想不到有人为此刀而亡!”

    秦梦瑶立即问“你怎知杀人动机是为夺刀?”

    我回答:“那是把有灵气的刀,想必秦姑娘已清楚此刀来历,已明白夺刀动机。”

    我轻笑一声,再道:“连妳一进武库也曾便被它吸引着,只是怕给它扰乱了妳平静的心境,故特意不看一眼吧?”

    秦梦瑶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像要重新估计我的智谋,一会后再道:“你连此刀来历也知晓?”

    我体内的魔种突然被刺激而活跃起来,回答:“那是百年来名震天下,大侠传鹰的厚背刀吧!”

    秦梦瑶眼中出现极奇怪的眼光望向我而不说话,当然是奇怪为何我连此事而知。

    我补充道:“或者这叫魔心通明吧!我更知而世上只有我魔种,能助妳获得妳想追寻又不能得到的东西。”

    秦梦瑶听后深深地吸一口气,哗,她胸口胀起像要破衣而出,我立时心跳加速;她默思半晌后淡淡问道:“那真凶是谁?”

    我不答反问:“我以后能否以后叫你梦瑶?”

    秦梦瑶像要将我重新定位地看了一眼后,又细想了一会,然后叹道:“真是无赖一名,人的名字只是个代号,韩兄爱唤我作什幺,全由得你吧。”

    我立即大喜快速地道:“好梦瑶,亲梦瑶,乖乖梦瑶,可爱梦瑶妹……”

    但当看到她面上开始变色,想开口骂时,我立即再道:“一个身法高明的谢青联,被人一刀致命全无反抗的痕迹,只有武功远胜他,或是能使他完全没有戒心的人,当时在场而完全符合此两条件的只有一个人,而且肯定绝非马峻声所能。”

    秦梦瑶的绝世面容上微微变色,却平淡问道:“那人该是谁?”

    我立即答道:“能完全符合此两条件的只有我的亲亲梦瑶妹,但是我却知凶手是另有他人。”

    我觉得梦瑶在听到我第一句时心神激荡,而面上变色的原因当然是知我所说的是她,但当听到第二句时,她又平淡地追问:“那真凶究竟是谁?”

    对我所说“我的亲亲梦瑶妹”也没有提出反驳。

    我行前两步来到梦瑶身旁,低声回答:“马峻声不惜一切包庇,便只有马家的人,像梦瑶处事往往要顾及师门,……”

    当我说到“师门”两字时,梦瑶突然仙躯剧振,脸色忽转煞白,娇躯摇摇欲坠,像是想起什幺天大之事似的,我立即去扶稳身旁这站不稳的娇躯,入手那种柔若无骨的感觉,真是教人魂为之销。

    看见梦瑶无特别表示,像是想继续听谁是真凶,我便继续道:“杀人该是马二小姐马心莹,而且她需在一个特别情况下,才能使谢青联完全没有戒心而杀他,但这情况我无法说明,只能用动作表示。”

    秦梦瑶的思想,早已因“师门”两字变得混乱得剑心失守,随口应道:“那你用动作表示吧。”

    我立即以我最快的速度,用力地抱紧身旁这个少有剑心失守时间的仙躯,同时魔种媚功在双方身体多处接触的地方传去,当然又使出那从花解语身上所领悟,女性的敏感点及手法,此时的梦瑶已是无法反抗我的媚功。

    我隔着衣服地抚摸我的亲亲梦瑶妹,实在乖乖不得了,梦瑶的双峰虽不及花解语般巨大,但比一般的女性已算是很大,上围估计有三十五寸;而那种适合得宜的坚实与强大的弹性,感觉美妙之极却是连花解语也远远不及,使我实爱不释手,唯一可惜是隔着粗糙的衣裳,若是能直接手握那美妙顺滑轻柔的白肤,即使有谁拿刀来斩我双手,我也绝不肯缩手。

    老实说句花解语的双峰虽大,但与梦瑶相比却显得有些松弛,不过亦因此而在上下摆动之时,那种震撼力可比大地震还劲!

    当我转到梦瑶的背后抱紧她,以方便一只手继续在那迷人的双峰上来回游荡,同时又可捉紧梦瑶使她无法逃离我的魔掌,至于我早有反应下体,亦当然同时在她身后好好磨擦。

    而我另一只手当然向下继续寻幽探秘,梦瑶的小蛮腰竟幼得极难找到,她的中围估计只有二十二寸,可能是因为平时食素关系,故腰部无半点肥肉;丰胸与细腰相配起来,可能在视觉上比花解语之巨胸还要触目!

    到此我实在没法再忍,必须在附近找个安全地方以便解决,我立即想到便是我最熟悉的韩家兵器库,一来此时此地应该是无人,二来此库装有隔音设备;我抱着无力反抗的梦瑶,三个起落便来到库门,我当然能很快便开门进内,恐怕这是我韩柏此生开库门最快的一次。

    还未放下梦瑶亲热,便先来个深情湿吻,奇妙之极的事情发生,我感到自己完全开放了,精气不住送进梦瑶体内,而梦瑶却像大地般吸纳着我输来的源源甘露,同时梦瑶体内又有一道绵细的热流,由舌头回输进我体里,我感到灵觉在提升,像能与永恒的天地永远共存,生生不息、循循不休,好象已迷失在迷惘的天地里。

    但当我放下梦瑶,准备好好地与她再进一步之际,却突然出现我事想不到之事,唉……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水乳交融” ( 覆雨翻云风流传 http://www.paoshu888.com/14/14071/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