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梦中人

文 / 夜尘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少年男子见麦苗儿不说话,也不是很反对,伸手想要将她扶起来。

    麦苗儿虽然只有十岁,却也略微知道一点男女授受不亲,本能的将手往后藏了藏。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少年的手洁白修长,骨质均匀,她的手骨节粗壮红肿,像两只胡萝卜。

    可是面对浑身散发着好闻香味的少年,不用看也能感受到的高贵,她只是藏起了双手,微微低下了头,并没有十分抗拒,看起来既自卑又渴望。

    少年似乎一点都没注意麦苗儿的神态,还有她油腻腻的头发,脏兮兮的衣服,露出脚趾头的鞋子,变形的手。他弯下身子将弱小的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麦苗儿轻轻抱起来,像抱起一只小猫,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驴背上。

    然后带着灿烂的笑容,洁白的牙齿发出玉一般的润泽,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转向麦穗儿指着小毛驴说:“好了,小姑娘,你可以牵着它走了,你刚才说的话很有道理,也很有意思。”,

    少年说完转身离去,天籁般的声音久久萦绕。麦穗儿半张着刚刚掉了门牙的嘴巴,口水很难看的流了出来。

    刚才她的小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现在却又跳动的几乎要迸出胸腔。

    直到白衣少年走到红衣少年身边,接过他手里的马缰绳飞身上马,奔驰而去。

    她才流着口水含糊不清的喊了声:盛夏!

    还没上马的红衣少年听到麦穗儿的喊声,吃了一惊。本来就精锐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眼睛直直的看了过来。

    刚才他只是听这个小女孩说话有意思,并没有注意她的样子。

    他的眼睛盯着麦穗儿,一只大手摸向怀里。

    却见那个小姑娘一脸痴迷的看着公子远去的地方,瘦弱的身体,破烂的衣服,蓬乱的头发,一张小脸黑里透着紫紫里带着青,鼻子下面挂着两行鼻涕虫,缺了两颗门牙,一双小手脏的看不出颜色。只有一双眼睛闪着和年纪很不相符的光芒。

    他犹豫了,实在看不出来这个小女孩对自家公子有什么伤害。可是她怎么能知道公子的名字?虽然喊的并不十分清晰嘴里像是漏着气,却绝对喊的是盛夏没错。盛夏这个名字除了公子的亲爹娘也就只有他知道。

    犹豫再三,见她依然痴痴傻傻的盯着公子远去的方向,想来是这个乡下小姑娘没见过世面,长这么大第一看见公子这样的人物痴了。至于叫出盛夏这个鲜为人知的名字,也许是偶然。

    这里虽是乡村,却离都城燕京不远,也算得上天子脚下,虽然只能算小母脚趾处,还是不要惹出事端的好。他收回手翻身上马追随公子而去。

    麦苗儿骑在驴背上,少年清雅的味道似乎还在身边,她慢慢地抬起一双怯懦的眼睛,只看见远处两乘飞骑绝尘而去。

    听着渐渐远去的马蹄声,她失望的收回目光,虽然还是个十岁的女童,没到情窦初开的年纪,她却对刚才那个没看到脸庞只看到袍摆和鞋子就认定是谪仙般的少年本能的产生了一种好感,希望他不要这么快离去。

    她为自己的这个念头感到羞愧,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妹妹。只见她混合色的小脸泛起了红晕,眼睛闪着别样的光彩,直勾勾的盯着马蹄声远去的地方,半张着的缺了门牙的嘴边留下口水,一副花痴样子。

    她不由得哑然失笑,这个妹妹太没见过世面了。

    她抿着嘴唇带着些许的揶揄说:“穗儿,别看了,都走远了。以后有时间带你去燕京看看,那里有很多这样的公子,他们穿的都是绫罗绸缎,鹿皮靴子。”

    这些话都是娘活着的时候对她说的,现在她很自然说给妹妹听。

    麦穗儿这才回过神,看着远处的牛和另一头驴已经快到河边,牵着毛驴走出玉米地,穿过宽宽的河**来到河边,扶着麦苗儿下了驴,小毛驴看见河水甩着尾巴跑了过去。

    她一个人默默地走去河边鞠了一捧河水猛喝,不顾牛驴在她上游用舌头也卷起水又喷了出来。

    喝了几口凉水,感觉心里的狂热稍微减少一点。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返身坐在一块石头上。

    刚才看到白衣少年的脸庞,差一点惊得她魂飞魄散。这也太巧合了吧!这张脸在前一段时间曾经伴着她没日没夜的做梦,他就是那个她自己为女主的各种穿越重生梦想里的各种男主不变的脸。也就是不管她将那些男主幻想为什么人物,一定是顶着这张脸,男主千变万化,脸庞不变。

    她之所以很自然的认定这张脸,是有原型的。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秋天的一个上午,她好不容易有机会从知青点回城探亲。路过就读过的小学校园,里面传来悠扬欢快的口琴声,见大门开着,便走了进去。

    以前的操场已经变成了玉米地,玉米刚刚收完玉米杆被砍倒拉走,只留下一片玉米杆的秃茬。

    一位身穿白衬衣的少年正聚精会神的吹着口琴。

    天高云谈,太阳暖暖的照着,天地间一片祥和。

    少年吹完一曲,回头看见她,粲然一笑,太阳下一双明亮的眼睛闪闪发光,洁白的牙齿闪烁着晶莹的光泽。虽然已是秋天,她却感到一股灼热,少年的笑容让让她想起很久以前小学课本的一个词:盛夏。

    接下来的几天,她便每天去已经停课的学校,听少年吹口琴。两人谁也不说话,一个吹一个听。

    探亲时间快到了,她本想问问少年叫什么名字,怎么联系。那天却没看见他,一直到她走也没看见。

    回到知青点,她再也没心思好好地改造地球。

    母亲看她实在没有心思再继续留在知青点,便狠心给她定了亲,是自己厂子里腿脚不灵便的残疾小伙子,为了能早日回城见到那个她称之为盛夏的吹口琴的少年,她违心的默认了。

    可是她再也没有见到她的盛夏,慢慢的她以为她已经将他忘记。却没想到三十多年后闲了下来,他便越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刀刻般的!

    而且不管她迷恋网文后,怎样幻想搭配男猪脚,男主再也不会变成别的样子,只能是那张脸,而且都叫盛夏!他每天都活生生的走来,走进她的夜里,走进她的白日梦。

    来到这里又看到这张脸,她的盛夏,真的是太让人热血了!

    虽然此盛夏绝非彼盛夏,她也认定他就是她的梦中人。

    要不然怎么会穿了这么远古变得如此稚嫩还能看到这张脸呢?

    她很想安静的坐着,好好沉淀一下,可是心情实在是太澎湃汹涌了。内心燥热难当,她转身又捧起起一掬水准备压压火,却看见清澈的水里自己的脸庞:头发蓬乱,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紫一块青一块,看不出到底是什么颜色,鼻子到嘴的空隙有两道白色的鼻涕印,缺了两颗门牙,脖子乌黑,简直是太倒霉太潦倒了太肮脏了!

    怎么能让她的盛夏看到那样的自己呢?她瞬间抓狂。 ( 闺园甜居 http://www.paoshu888.com/14/14072/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