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认“贼”为父(19)初露端倪

文 / 欲战欲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8)认“贼”为父

    “是啊,有儿子还要你啊”abigale酸溜溜的说。

    我没有理她,而是陷入了沉思。

    上班的时候白满天又把我单独叫到办公室,这一次他没有吞吞吐吐拐弯抹角而是直接问我愿不愿意。想起他的亿万家产及其蜚声中外的名声,我想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对他的要求应该是趋之若鹜的,即便有个别如我一样的不识时务者,白满天也应该大声训斥着说你他妈的什么东西,我当你的干老是抬举你…….可是如果白满天真的这样我反而会好受一些,难受的是白满天只是看着我,默默的、毫无强迫的意思也毫无祈求的姿态,只是眼中满含着一种真情,这种感情我很熟悉,但很难接受,很难接受一个不是我父亲的人把这种感情馈赠到我的身上。

    “对不起,白总”我终究还是要开口说话的,但是白满天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看得我说不出下面想说的话。

    “对不起,白总”我只是重复着这句毫无意义的话,但是这句话给一个人带来的伤害是我无法承受的,这种感觉如同我在街上碰到一位乞讨多日一无所获而最终把希望寄托到我身上的婆婆,如果我真的狠下心说下去就断绝了他唯一的希望。

    “对不起,白总,我想,我不配”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感觉,父亲给我的影响太大,在内心里,我无法接受把另外一个人当作自己的爸爸。

    “如果你不配,我想那是你拒绝了我”,我看到白满天的脸上第一次露出失望的表情,“我第一次向别人提要求就遭到拒绝了,不过,没关系,如果不是很难的事我会要求别人吗,我直接命令就是了,可是这种事,是权利、命令无法达到的。”白满天似乎在自言自语的劝自己,又像是讲给自己听。

    我说“白总,您不要这样,何必呢?你那么多手下,那么富有,何必这样呢”

    白满天抬起头,脸上已经有了泪痕。

    “你真的不能答应我?”白满天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问我。

    “好的,我答应您,不过,请您答应我的条件“我实在无力再去拒绝一个人的要求,无论这个人是谁。

    “什么条件?“白满天的眼中又有了光芒。

    “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而且我最多只能叫您一声伯父“我说。

    白满天沉思了一下说:“好的,我答应你”

    白满天刚刚说完,他就伸开双臂,移动着肥胖的身子向我扑过来,我只能拥抱他,尽管心理上很难接受。

    那一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有人问我经历的最尴尬的事是什么,我一定会说,最尴尬的莫过于和一个不是自己父亲的肥胖男人拥抱在一起,把他坚硬的下体紧紧的抵在我的身上。

    我有些“温柔“的推开白满天说:”我该走了,白总“

    “应该叫伯父!”白满天如同一个孩子般撒娇的说。

    我有些拗口的说道:“伯父,我要走了”

    白满天到底没有应出声来,只是满意的点点头。

    此后,白满天对我表现出了令我难以接受的热情,我也利用这层关系了解到白满天一些鲜为人知的。在担任保镖的同时白满天已任命我为保卫部部长,张天佑降为副职不过待遇没变,其实我掌管的远不止这些,包括白满天自己的私人武装队,也就是一个由十二个顶尖高手组成的神秘组织,这十二个人中除了往届的散打王就是从特种部队出来的退伍军人,他们的身份是双重的,有的是如罗宝一样作司机,有的作后勤,还有一个给白满天的家里作看门人,白满天初次把我介绍给他们时都很随和,谦恭的甚至有些过头,他们的表现很难让人把他们和散打王或特种兵联系起来,但是我知道,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我都没有把握对付得了,尽管他们平时谦恭的像孙子,但动起手来,比老子打儿子都狠的多。

    (19)初露端倪

    在白氏集团工作的日子单调而枯燥,白满天显然看出我已经厌烦了这种周而复始毫无新意的生活,在国庆节时准备组织公司部长以上的人员到香港旅游,白满天、罗宝、张天佑、还有人力部部长等5人一组;财务部长、营销部长、生产部长等6人一组。本来不打算让张天佑去的,因为他现在已是副职,考虑到是自己取代了他的职位感觉不好意思,所以我向白满天建议让张天佑也去,这小子现在在我面前比孙子还孙子,俨然以我的心腹自居。罗宝话很少,偶尔说一句也引不起众人的注意,白满天到是很有兴致,一路上滔滔不绝的给我们了介绍几个香港的好去处。

    到香港的时候已经时晚上,我们在位于九龙尖沙咀金马伦道月华宾馆下榻。白满天和我们一样住每晚300港元的单人房。其他人住这样的房间感觉很随意甚或不舒适,但这样的房间对我来说已于天堂差不多,我以前只住过一夜三五十或者百八十的客房,住在这样豪华的客房里我喜悦的有点举止无措。

    财务部、生产部那帮人住在三楼,我们住二楼,白满天住在201,200是罗宝,我住202,用白满天的话说,睡觉和两个武林高手相邻感觉特别踏实。晚上的时候白满天到了我的房间和我聊天,问我第一次来香港习不习惯,如果需要钱可以直接打电话找财务部长或直接向他说,我说需要到没有什么需要,我第一次住这样豪华的客房感觉有点奢侈,白满天笑了笑说他年轻的时候和我一样,对生活的要求不高。

    我不由自主地问:“白总,您怎么能和我一样呢?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对这样的生活想都不敢想,现在我的父母还住在90年代盖的瓦屋里呢,我感觉自己住这样的客房简直就是罪过”

    白满天很认真地说:“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你要称我伯父!”

    我爽快地叫了声伯父,就如同叫我父亲的朋友一样,但是,我父亲没有这样富贵的朋友,他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可是这声伯父我还是叫了出来。

    白满天接着说:“其实我小时候家里也是很困难的,我有一个哥哥,3岁时自小就得了小儿麻痹症,5岁时经过多方求医终于治好了,哥哥的病实在是因祸得福,因为这场病,父母总是偏爱哥哥,有什么好吃的先给哥哥吃,什么好玩的也要先让给哥哥。小时候哥哥经常把我打哭,但是我不敢向父母说,因为说了以后挨批的只能是自己”说到这里,已经花白头发的白满天像孩子一样流下泪来,我拿出纸巾,递给他。

    白满天擦了擦眼中苍老的泪水,继续说:“我从小没有吃过娘奶,因为哥哥长病的时候我正出生,母亲因为着急就没有了奶水,那时候家里有点钱就给哥哥治病了,我是靠喝稀粥长大的,

    小时候瘦的像一把柴,母亲说要保住一个,因为我仅仅一岁,活下来的希望不大,这些话是上学后母亲告诉我的,并且经常的在别人面前说起这件事以表明她生活的不易。有时候我真的想毁灭这个世界,因为我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依恋,家里人对我不闻不问,全部的精力都花在了哥哥的身上,我的心很冷,那时候我就体会到了万箭穿心的感觉。“

    我默默的望着白满天,这个事业腾达让人敬畏在当今社会叱诧风云威风八面的老人,在这样的一个晚上,在他的一个年轻的下属或者说朋友面前泪流满面,他是如此的可怜,如非亲眼所见,任何人都难以相信他现在可怜的样子。

    “我并没有毁灭世界”白满天的声音逐渐硬朗,情绪也趋于缓和,“而是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世界,现在,所有的亲属都附属在我这棵大树上在蚕食鲸吞着我的残羹冷炙,我有了事业,有了名望,有了权力,可是,老天对我实在吝啬,我却偏偏没有儿子,我的老婆、情人共给我生了12个女儿。我现在五十多岁了,快入土的人了,即便还有生育的能力也已经失望了,我只想找能当我儿子的人聊以慰藉自己的心愿”。

    我低下头,不敢正视白满天的目光,我很后悔遇见abigale,如果不是他,我就不会和白满天扯上瓜葛,如果不是她,白满天也不会找上我这么一个最不适合的人当干儿子。我对自己的父亲有着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不能容忍我的心里有另外一个人和父亲并驾齐驱,我很佩服白满天,他的事业、他的修养、他所拥有的一切都远远超越了我的父亲,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他。

    夜已深了了,我关严了窗户,拉上窗帘,隔绝了香港夜晚的纷繁华奢,让自己尽量能暂时适应这个与我不相干的世界明珠之城。

    白满天还没有走的意思,他已经沉默了好长时间,我努力的睁大自己的眼睛,抵御着一阵阵攻向我的睡浪。

    “该洗洗睡了”白满天终于说出我期待已久的话,但是下面的话令我睡意全无。

    “你可以替伯父洗洗澡吗?”白满天一边随意的脱着衣物,一边走向我房间的洗涮间。

    <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qidian.com</a>

    <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qidian.com</a>

    起点中文网<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qidian.com</a>

    <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www.qidian.com</a>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 欲念纵生 http://www.paoshu888.com/14/14078/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