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花将谢

文 / 乌普萨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走在去探望慕容夫人的路上,王夫人摇着头说:“姑苏一带所有的大夫都说,是忧思过虑之下受了重大打击,急火攻心伤了经脉,已经伤了根本。去w-w-w.7-k-ankan.c-o-m。现今滋补的汤药流水一般地进,也是一点吃不进去,说要治本,要解开心结。”

    “姑妈还是不肯说?”王语嫣皱着眉问。

    “别扭了一世,还差这一时?自然是不肯,天天劝我也烦了,只能等她儿子回来。”王夫人摆摆手,“她这个人一向爱钻牛角尖,不好开解。”

    卧床月余,慕容夫人形容分外憔悴,见她俩进来,只是无力地笑笑。才坐下没多久,便听得外面一阵兵荒马乱的急行脚步声,房门被一把推开,慕容复也顾不得和房中的人打招呼,几乎是架着一位大夫进来,直到慕容夫人床前才放开,一揖到地:“请薛神医救我母亲!”

    王夫人与王语嫣赶紧让出地方,站在一旁看着。

    王语嫣见慕容复消瘦了好多,不忍地拉住他手摇了摇,他对她苦笑一下,轻轻回握,把她的小手包在了掌心。虽没有一句交谈,两人心中均已经明白对方的意思。慕容复连日奔波,再加上担心焦虑,此时方才觉得心中稍得一点轻松与希望。

    “慕容公子,请借一步说话。”薛神医很快诊脉完毕,沉吟片刻后,拱手对慕容复说。

    慕容复刚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慕容夫人便虚弱地开口:“不用避着我。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大夫,你不用顾忌,我还有多久时间?”

    “在下不才,若是半月前,尚且可以一试。只是如今,夫人内里亏空……”薛神医拈着自己的胡须,颇为烦恼。

    “但说无妨。”

    “少则几日,多则一旬,夫人便……在下惭愧。”薛神医向慕容夫人歉意道,又转向慕容复,“慕容公子,此后慕容家再有需要,必当竭尽全力。只是夫人这次,实在恕我无能为力了,心病难医……”

    慕容复脸色铁青,仍然是客客气气地送了他出去,又详谈了一会儿。转回来后,他也不进屋,沉默地坐在慕容夫人门前台阶上。王语嫣瞧着他的背影半晌,上前推他:“姑妈叫你呢。”

    慕容复揉揉眉心,见王语嫣一脸担忧地望着他,抚了抚她的鬓发,拉起她手一起进了屋子。

    “复儿,有些事,趁我还有力气的时候,我得告诉你。”慕容夫人招手,让慕容复坐到床前。

    王夫人与王语嫣对视一眼,都欲起身避让,却被慕容夫人叫住:“弟妹,我眼看时日无多,复儿这孩子还没成年,只能托付给你了,虽然这些事并不光彩……还是望你也在这儿听着,你也是应当知晓的。”

    王夫人还未开口,慕容复斩钉截铁道:“母亲,不准说这样丧气话,往后日子还长得很。”

    慕容夫人淡淡一笑,黯然摇头:“这话你连自己都不信,又何必来安慰我。让我全说出来,去的时候也没什么牵挂。”

    慕容复哽了哽,把嘴唇抿成一条细线,再也不说话。

    “复儿,我要告诉你的事,可能有些离奇,但是句句是实。”慕容夫人脸色似乎红润了一些,目光炯炯地盯着慕容复的脸,“你父亲并没有死。”

    慕容复瞪大了眼睛,王夫人也是一声惊呼。王语嫣并没有作声,心想,终于……

    “我爹他……在哪里?”慕容复嘶声问,“究竟怎么回事?”

    慕容夫人便将雁门关一事娓娓道来,虽然她语声微弱,说两句要喘一句,但其中之惨烈曲折,还是听得王夫人和慕容复目瞪口呆。王夫人悄悄向王语嫣吐吐舌头:“平日都说我心狠手辣,你姑夫可比我厉害多了。”

    慕容复定了定神,替母亲掖掖被角:“父亲诈亡这件事,虽说我……并不赞成,但毕竟他也是为了复国大业。可这,和娘的病又有什么关系?”

    慕容夫人凄然一笑,续道:“他假称病故之后,就躲在少林寺附近,白天与各类人士结交,以招揽兵马、聚集钱财,晚上去少林的藏经阁偷阅秘笈。我们之间定期会用信鸽传递消息,但前段时间,他告诉我认识了一个富可敌国的女人,若能得她助力,在有生之年便能举事……”

    王夫人对这种事情分外敏感,急问:“姐夫他和那女人……”

    “那倒没有。”慕容夫人无力地摆摆手,握拳在嘴边又咳了两声,“只是,和有也差不多了。自那次消息之后,他突然音信全无,我发了好几次信,都没有回讯。正当我担心之时,信鸽带来了一封匿名信,信上向我警示,若是在万贯家财与原配妻子中择其一,他必然会弃我而去。”

    “我先是不信,没有理会。后来又过了一个月,你父亲仍是没有回信,我心里如油煎一般着急。倒是那位匿名人士再次来信,再次警告我,并且向我建议,若是我对自己的夫君有足够信心,大可以设局一试……我年轻时也是个调皮的,被这样一激,便想试试也无妨,我倒不信他会如此无情无义。”

    慕容夫人悄无声息地来到慕容博隐居地,盯梢了好几天,发现那二人往来虽密,但仍是属于普通的江湖交往,心里先暗自得意。为了让匿名人彻底放弃挑拨他们夫妻的关系,也为了查清慕容博切断联系的原由,她决定还是按原计划考验慕容博。

    慕容夫人本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其中又以书为最,擅长模仿他人笔迹。她重金贿赂了那女人的一个小厮,照着她的手书,模仿她的语气与笔迹写了一封信。信中说,虽然平日以礼相待,但她实对慕容博芳心暗许,也有意资助他做大事,只是必须结为连理之后方可放心。又补充道,不在乎慕容博之前的妻房,只要答应让她做正妻,她也有容人之量。

    写完之后,便命那小厮给慕容博送去,吩咐他当场便要回话。

    “父亲他的回话是……”联想到慕容夫人吐血之前,正好听见他们在谈论阴丽华那段故事,慕容复已经猜到了大半,脸慢慢地白了。

    “岂、敢、拂、君、美、意!”慕容夫人一字一句地恨道,又捂嘴咳了起来,帕上鲜血斑斑,甚是触目惊心。

    王语嫣默默递上一盏清茶,慕容夫人漱了口后,复又扶着她的手半躺了下来。

    “弟妹,我这辈子为慕容家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到头来只能换来这样的结果。如今,我在这里劝你一句,不要把一颗心全系在某个男人身上。”她抓着王夫人的手,声声泣血,“他对你来说是无价珍宝,你对他来说,说不定只是陈衣旧履。我……就是榜样。你要切记啊!”

    王夫人红了红眼圈,小声答应:“我以后,不会再偏执于他了。”

    一边是名亡实生的父亲,一边是奄奄一息的母亲,慕容复按捺住躁动的心绪,道:“娘,那父亲那边,你打算如何?还有那个匿名的送信人,他是何居心?”

    慕容夫人疲惫地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他自去娶他的富可敌国,自去恢复他的大燕荣光,我此生,再也与他无关。那个匿名的人虽然鬼鬼祟祟,但我并不恨他,反要感谢他,感谢他让我认清了我的夫君!”

    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睁眼艰难地坐起,哀哀地望着慕容复:“复儿,我也没有其他可留恋的,只是放心不下你。以往逼你承继父志,如今想来竟是大错特错。我只望你此生能平安喜乐,便足矣。千万不要像你爹一样……答应我,不然我死也不会瞑目!”

    慕容复眼里泛出水光,哽道:“我,答应娘。”

    激烈的情绪几乎耗干了慕容夫人所有的体力,她缓缓躺下,声若悬丝:“弟妹,劳烦你带着复儿去……去为我准备一下。留嫣儿在这里陪我就够了。”

    慕容复全身一凛,知道她是指的准备后事,脱口喊出:“不!我不去!娘,你不会死的!”

    “乖,复儿听话……去吧。”

    她看向慕容复的目光里全是祈求与慈爱,王夫人再也不忍心,抹一把脸上的泪,揪起慕容复风风火火便往外走:“听她的话,别让她不安心!”

    王语嫣看着躺在床上、了无生气的慕容夫人,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轻轻地问:“姑妈,你要喝水么?对了,厨房里炖着枸杞人参鸡汤,我这就给你端去。”

    慕容夫人干瘦的手指陡然伸出,捏住了她的衣袖。“不急。嫣儿,陪我说会儿话吧。”

    王语嫣依言坐下,柔声问:“那姑妈聊些什么?”

    “随便什么。”慕容夫人仍然闭着双眼,“比如,我还没有正式对你说一声谢谢。再比如,你可以告诉我,你怎么知道你姑父他……会如此对我?” ( 天龙之挽救失足的慕容少年 http://www.paoshu888.com/14/14080/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