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画蛇添足?

文 / 小段探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萧华不敢耽搁时间,内署殿殿主齐正也不敢耽搁时间,他正坐在看起来不过十万余丈大小的飞舟上,悠然拿了状若玉圭的书卷探看,忽然间看到身玉案上有淡红色光晕闪动,他眉头一皱,轻吹一口气。

    “刷,”光晕之处,一个个多棱状仙器凭空浮现出来,齐正扫了一眼其上正闪动光晕的一个不规则曲面,笑道,“看起来高陵松又要表功了,这厮资质愚钝,但心思缜密,也有些小运气;前些日子居然去天尊府请用刑天仙器天尊锁,还要了璇膥针,想必是有些把握的。”

    齐正书案之前,恭敬站了数个身着官服的仙人,他们本身微闭息声静立的,此时闻听齐正说话,他们皆是看了一眼玉案上仙器,头前一个方脸的仙人开口道:“卑职觉得未必,毕竟依了常理,他若是建功,肯定要将天尊锁和璇膥针亲拿了送还,怎么可能任两物自行飞回?而且听天尊府传来消息,那天尊锁还有破损。”

    “问题是璇膥针催动了呀!”对面一个瘦长脸颊的仙吏摇头道,“那可是我天尊府一件凶器,即便是殿主大人,也不好应付此物吧?”

    “嗯,”齐正含笑道,“正是因为璇膥针被激发,我才没着急,让齐云过去看看。”

    说着,齐正抬起右手,中指轻弹,“当”的一声轻响,曲面上淡红色光晕急速旋转,最后凝结成一个口型,开口道:“禀大人,有大事发生。”

    “哦?”齐正一愣,扫了一眼玉案之下,同样脸上生出惊讶的仙吏,说道,“怎么了?”

    “高陵松失踪,福佑洞天被席卷一空!”

    “高陵松跑了??”齐正还没说话,先前方脸仙人低呼道,“大人,这厮畏罪脱逃!”

    “不一定,”狭长脸颊仙吏当即否认,“也可能是他被人杀了!”

    “齐云,”齐正说道,“具体什么情形,你详尽的说来。”

    “小的得了大人传讯,”齐云的声音有些飘忽,时不时还被拉长,他说道,“立即前往福佑洞天,高陵松已经离开色界天,前往下界,小的略加探察,没发现什么异样,但离开的时候,高陵松的弟子成虚一句话,吓了小的一跳,小的破除福佑洞天的禁制才发现,福佑洞天是空的……”

    齐云又将自己把成虚带回洞天后,仔细盘查的经过说了,最后道:“大人,成虚那句话极其重要,小的不能传讯,还请大人立即回转!”

    “什么话如此重要?”齐正不悦了,反问道,“你不知道老夫得了天尊之命去公干?”

    “大人放心。”齐云笑道,“这事儿比天尊大人的公干重要的多!”

    “嗯”齐正略加思忖,对方脸仙人道,“方怡,你对此行最是熟悉,你代老夫走一遭!”

    方脸仙人急忙躬身道:“卑职得令!”

    齐正拿起一个令箭给了方怡,对狭长脸颊仙人道:“常斩,传令返回天尊府!”

    常斩得令下去,齐正抬眼看看四周封闭的殿宇轮廓,轻扬衣袖,“刷”殿宇化作光影消散,显露出一团团状若兽头的火焰,火焰悠然在四周飘浮,不时还有一些冲向仙舟。

    齐正目光落到火焰中,心中有些疑惑了:“此次前往翰宠妙成天,是探察那里大范围仙人仙痕破碎的事情,这事儿乃天尊大人亲自下令,齐云也是知道的,他居然说高陵松的那句话,居然比天尊大人的命令还要重要?那……是什么呢?”

    仙舟在火焰中调转,化作数以万计的火丝冲入火焰后,消失不见。

    非止一元日,团团火丝自天尊府巨大虚影一侧涌出,在青光内急速凝结出仙舟之状了,早有齐云迎了过来,看着齐正从仙舟上步出,急道:“大人,快!”

    “快?”齐正真的不解了,不过他大袖一罩,带着齐云化光冲入天尊府。

    当得齐正落在一个大殿内,抖手间齐云飞出,齐云刚刚站定,立即说道:“大人,先不下静音结界,布下反探查的仙禁。”

    “嗯”齐正应了一声,拿出自己的信物,仙力催动,足有十数道青光虚影泛起,将大殿护住了,这才问道,“到底什么话?”

    齐云微微一笑,居然传音道:“李莫伊是烨穹天尊转世!”

    “啊!!”齐正失声惊呼了,叫道,“真……真的?”

    齐云脸上带着笑容,他丝毫不意外齐正的反应,他当元日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大人莫急,”齐云等齐正略微平静,又低声道,“但是,小的觉得此事有些小小的蹊跷,所以不敢擅专,请大人回转,支持此事。”

    齐正眉目间掩饰不住喜色,这事儿比之探察什么仙痕湮灭重要的太多了,他做到玉椅上,笑道:“你且说来。”

    “还是让成虚说吧”齐云笑笑,拿出空间仙器,说道。

    “怎么?”齐正看齐云如此,明白了什么,说道,“成虚投靠你了?他可是高陵松的大弟子啊!”

    “也不算什么投靠,”齐云回答道,“小的知道此事重要,怕拿捏不准,有什么消息搞不清楚,就索性把成虚叫来了。而成虚主动跟小的说起此事,心里想必也有一些计较……”

    说着,齐云将空间仙器激发,成虚从里面飞出,成虚见到齐正,急忙单膝跪倒道:“小的成虚见过大人!”

    “且起来,”齐正点头,说道,“速速把当元日情形一五一十的说来。”

    成虚答应一声,不仅把高陵松激发天尊锁布下小千世界镇压等事情说了,还将先前王浪的事情等等一股脑儿说出来,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能否留在齐云身边,全靠今元日这个机会。

    待得说完,齐正说道:“那句话老夫已经知道,你不必再说,甚至以后也不能再说。老夫且问问你,你是怎么想的?高陵松……到底是死是活?”

    说到此处,齐正有些皱眉了,看看齐云,说道:“你说高陵松就职副殿主后,一直不去仙牒殿报备命痕仙碟,是不是起初就有别的想法?”

    齐云想了一下,摇头道:“高陵松先前愚笨,在大人弟子中不显山不露水,若非王浪,他不可能当上副殿主,所以小的以前没怎么注意过他。”

    “大人,”成虚想了一下,急忙说道,“您可能被我家老爷骗了。”

    “啊?”齐正惊道,“莫非他早有打算?”

    “不,不是的,”成虚慌忙道,“小的意思是,我家大人可能并不是大人眼中的那种愚笨,我记得我家大人有一次返回府内,怒气冲冲,好似被谁辱骂了一样,他毁了几件仙器,说了那么一句话‘待得老子将那物祭炼完了,就会让你们知道,老子才是天才!’。他老人家说这话的时候,他毁掉的仙器恰好把大殿的仙禁毁了一个破绽,所以小的才听得到。”

    “什么仙器?”齐云追问道。

    “这个就不是小的能知道了,”成虚摇头道,“小的只是感觉,我家老爷一半儿的时间都用来祭炼那仙器了,所以才有这么一说。”

    “行了,”齐正不在乎高陵松的仙器,他摆手道,“话归正传,成虚,你觉得你家老爷是死是活?”

    “小的感觉我家老爷已经被人袭杀了,”成虚陪着笑道,“就在天尊锁的镇压空间之内,天尊锁飞走之后出现的仙人,是我家老爷的敌手,他伪装成我家老爷的样子。”

    “有什么证据?”齐正反问道。

    “首先,”成虚说道,“从大殿到得埋伏的所在,是我家老爷带着我们过去的,而返回时,则是那人让小的带着去的大殿,先前小的还以为是我家老爷伤重,如今想来,必是那人不知道大殿在何处。”

    “嗯,”齐正点头。

    “其次,”成虚拿出玉如意,说道,“此物是福佑洞天的控制仙器,此物先前是有我家老爷神魂印记的,您也知道,我家老爷甚是小心谨慎,他在这仙器不起眼儿的地方动了点儿小手脚,怕的就是小的妄自祭炼此物,而小的从那人手里再次拿到此物时,那个小地方已经不见,先前小的还以为是我家老爷信任我,后来一想可能不是,必是那人祭炼此物时,一不小心将那地方毁了。”

    “还有呢?”齐云追问道。

    “自然是那句话了!”成虚陪笑道,“我家老爷做事儿极其谨慎,这等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跟小的说?上次他老人家下界,只说寻王浪,去哪里,根本就没提。即便是祭出天尊锁布局,他老人家也没说是谁,为什么布局啊!”

    “但是,”齐正微笑道,“若是那人袭杀了高陵松,想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他为何走前偏偏要留这么一句话呢?这不是典型的画蛇添足?”

    :。: ( 修神外传仙界篇 http://www.paoshu888.com/3/324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