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永恒摇篮

文 / 远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高文一时间不知道应该作何表情。

    他静静地站在孵化装置前,看着透明囊舱里的幼龙,看着这个在他眼中其貌不扬,甚至有些丑陋的幼崽,看着这个刚刚造访这个世界的小家伙开始拍打它稚嫩的翅膀,开始尝试观察周围的环境——龙真的是一种体魄强大的生物,以至于他们的幼崽刚刚孵化便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行走,便可以睁开眼睛观察世界,甚至……可能已经具备了某种魔法方面的力量。

    高文看到那幼龙的翅膀边缘有仿佛符文一样的光流在隐隐浮现出来。

    但这些卓越的天赋在塔尔隆德并没有多大意义。

    “他是在观察我们吗?”一旁的琥珀好奇问道,“哎,这小家伙该不会把我们当成父母吧,我听说……”

    “不会的,”诺蕾塔摇了摇头,“孵化囊由特殊材质制成,从里面看外面的景象是被过滤、处理过的,可以确保幼龙不会将这里活动的机器装置或别的东西当成自己的父母。”

    “我们该离开了,”梅丽塔则往后退了半步,“这个小家伙的父母可能已经在降落平台上,很快就会来认领他的,这是很重要的场合,我们不要在此打扰。”

    一行人很快便离开了这处“孵化回廊”,他们走入了一个灯光柔和的通道,而这极为宽广的通道中仍然看不到人或者龙,只有偶尔沿着墙上或地面上的滑轨飞快奔走的机械装置打破周围的寂静。一切诚如梅丽塔所说:这是一座高度自动化的工厂,这里的一切几乎都已经交给了欧米伽控制下的机器们,而这些机器……就是塔尔隆德的巨龙们的“起点”。

    在安静地走了几分钟之后,琥珀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刚才那些机器划开了幼龙脖子后面的皮肤,好像往里面塞了个什么东西……那是什么?”

    “是可以缓慢影响并重塑大脑神经系统的增效-植入复合装置,新生幼龙在塔尔隆德社会生存的基础,是一切的起点,也是为他们龙生中第一个正式植入体打下的基础,”梅丽塔慢慢说道,“复合装置会一点点引导并强化幼龙的神经系统,直到后者可以承受植入体以及‘视差信号交互’所带来的压力,这大概需要十年左右,而等到那东西在幼龙的颅底生长成为一个‘插槽’,幼龙就可以接受他们生命中的第一个正式植入体了。”

    琥珀颇为艰难地复述着这些在她听来陌生又艰涩的直译词组:“第一个……正式植入体?”

    “共鸣芯核,一个颅内插件,伴随龙族一生,”梅丽塔说道,“只有通过它,我们才能直接与欧米伽建立连接,同时它也有身份识别、位置定位、个体财产保全等各种功能。可以这么说,只有植入共鸣芯核之后,一个幼龙才算真正成为了塔尔隆德的一员,才能够在这个繁华而又庞大到可怕的国度生存下来。”

    “所有龙都要植入那东西么?”琥珀略微睁大了眼睛,“你也有么?”

    “当然,我也有……”梅丽塔立刻笑了起来,伸手指指自己的脑袋,但紧接着便放下手,“啊,好吧,并不在这个脑袋里,但我确实也有共鸣芯核。”

    “欧米伽控制着这座大陆的一切,而共鸣芯核是欧米伽的末端延伸,它是龙族在塔尔隆德生存下去的基础,”一旁的诺蕾塔接着说道,“甚至在远离塔尔隆德的情况下,欧米伽也可以通过共鸣芯核确定龙族的位置和健康状态,维持远行者和本土之间的联络,你便可以想象这东西对我们而言有多重要了。”

    “有没有——我是说假如,一个龙族的共鸣芯核损坏了或者因为别的原因和欧米伽的联系中断了会怎么样?”高文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么?塔尔隆德有哪个龙族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脱离欧米伽么?”

    “……我们根本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情景,”梅丽塔想了想,表情怪异地摇了摇头,“据我所知从未有龙族脱离欧米伽。当然,你所说的‘损坏’倒确实有可能发生,但欧米伽都会在第一时间进行示警并派出紧急抢救的小组,去修复‘意外脱离者’的连接,让他回到欧米伽的网络中。在塔尔隆德境内的话,这个过程最长不会超过十二小时。”

    说到这,梅丽塔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又笑着补充了几句:“不过我倒是看过一些比较老旧的惊悚小说和剧目,里面有提到倒霉的主角因为意外而损坏了自己的共鸣芯核,又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导致欧米伽没有发现他这个‘意外脱离者’,于是当事龙便成为了塔尔隆德社会的‘透明之龙’,不再有身份,财产清零,无法离开,甚至无法打开家里的大门,走在街上甚至连清洁机器都不会给他让路……嘶,真的很可怕,现在想想都是我的心理阴影……”

    “你小时候看太多稀奇古怪的老故事了,”一旁的诺蕾塔忍不住念叨起来,“所以你现在才老气横秋的。”

    “那跟这没关系!”梅丽塔立刻瞪起眼睛,“你就是羡慕我的古典气质!”

    高文:“……”

    他其实并没在听梅丽塔与好友间的拌嘴互动,因为在这里的所见所闻已经让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这就是龙神恩雅执意让自己先参观参观塔尔隆德的用意?这就是那位神明想让自己看见的东西?

    在思索中,高文轻轻呼了口气,随后他摇摇头,看到这条灯光柔和而且异常宽阔的通道似乎已经到了尽头,前方有一扇梯形的大门正伫立在走廊末端。

    这场孵化工厂参观之旅似乎就要结束了,但在离开之前,他忍不住问了梅丽塔一句:“对了,你也是在这里……孵出来的么?”

    “我不是,我是在附近另一座城市的孵化工厂中孵出来的,”梅丽塔摇了摇头,又指向诺蕾塔,“不过她是在这里孵出来的。”

    “你孵出来就是‘上层塔尔隆德’的一员?”高文又问道,“你的父母也是评议团或者秘银宝库的成员么?”

    梅丽塔却耸耸肩,说出了高文意料之外的答案:“我没有父母,像我和诺蕾塔这样的评议团雇员都没有父母——上层塔尔隆德也分许多不同的部分,其中评议团、长老院和神殿群的成员都比较特殊。我和诺蕾塔不是由父母‘认领’的普通龙蛋,而是评议团直接从工厂‘订制’的,遗传因子来自某些大型生命集团的实验室。这类大公司专门为上层塔尔隆德服务。

    随后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不过我和诺蕾塔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来自哪个实验室——这部分资料是保密的,只有议长和欧米伽有存取和阅读权限。当然,我们也不在意这个。”

    琥珀眼睛瞪得很大,不可思议地上下打量着梅丽塔和诺蕾塔,良久她才冒出一句:“这……有点超出我的想象力了……”

    高文看了琥珀一眼,其实他想说这个半精灵也没资格说别人,她自己的诞生方式甚至比这些“塔尔隆德之龙”还要离奇得多,然而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口。

    他在这里看到听到的东西实在是太过超乎预料,值得思考的东西太多,以至于骚话都变得索然无味了。

    几分钟后,他们离开孵化工厂,来到了工厂外部的起降平台区。

    诺蕾塔带着琥珀和维罗妮卡前往了临近的平台,梅丽塔则在高文面前重新化为巨龙,站到了起降平台的中心。看着平台外面苍茫的夜色以及山脚下如光铸河流般密集的城市灯火,高文忍不住抬头问了一句:“接下来咱们去什么地方?”

    “我带你们去下城区吧——有一条街区我经常去,那边环境还不错,”梅丽塔一边说着一边垂下翅膀,“上来吧,夜已经有点深了,我们在孵化工厂耽搁的时间有点长。”

    高文走向梅丽塔,但在踏上龙翼之前,他先取出贴身的机械表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随后又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群星满布的夜空。

    这个小小的动作让梅丽塔好奇起来:“怎么?你还有别的安排么?”

    “不,没什么,只是看一眼时间,”高文收起机械表,笑着摇了摇头,“在这里不光是琥珀,连我的时间都有些混乱了。”

    梅丽塔没有产生怀疑,而是等到高文安安稳稳地走到自己背上,才慢慢朝平台外走了两步,随后借着魔力的起伏飞向天空——而在她旁边不远处的另一个平台上,优雅的白龙诺蕾塔同样飞入了夜空。

    塔尔隆德的城市灯火在高文视野中向后掠过。

    这是一场短暂的飞行,从高耸的孵化工厂塔楼到梅丽塔所说的街区只需要一个俯冲和滑翔减速的距离,高文很快便看到一片街区在自己的视野中迅速放大,许多高耸且风格和人类世界截然不同的建筑物扑面而来。

    那些都是极为坚固、精美的建筑,若放在洛伦大陆,或许国王和公爵们都住不上这样的房屋。精致的居所在这条街区鳞次栉比地排列着,街巷间灯光闪烁,全息投影呈现出的广告和艺术短片充盈眼帘,看上去仿佛繁华到了极致,先进到了极致。

    然而高文已经知道,这其实就是“下层塔尔隆德”。

    对人而言宽敞气派,对龙而言狭窄逼仄。

    街区内没有专门的起降平台,梅丽塔和诺蕾塔在一处仿佛小广场的空地上直接降落下来,而在这处空地附近的街道上,有许多行“人”往来穿梭。

    巨龙降落时,高文感到脚下微微一震,随后他呼了口气,准备走向地面,但在迈步的一瞬间,他突然心有所感。

    在某种“直觉”的牵引下,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四周。

    无数若有若无的、仿佛黑色锁链一般的阴影漂浮在他的视线中!

    近乎条件反射一般,高文立刻抬头看向头顶,然而他并没有如预料中一般再度看到那庞大的“错乱之龙”——他只看到极地的夜空,远近城区的人造灯火在他的视野边缘泛着光污染般的杂色。

    那不可名状的“错乱之龙”并未出现,然而无数黑色的半透明锁链却犹如实质地漂浮在半空,漂浮在下城区的街头巷尾。

    高文在这里看到了远比上层塔尔隆德多得多的“黑链”,它们连接着广场周围那些熙熙攘攘的行“人”,连接着下层塔尔隆德的龙族们,而另一端则笔直地飘向天空,飘向了那不可见的错乱之龙……

    ……

    “吾主,客人们已经进入下层塔尔隆德了,”赫拉戈尔垂手说道,“正在那两个名叫梅丽塔和诺蕾塔的年轻龙族陪伴下游览下城区的街道。”

    被光明笼罩的圣座上并未传来回应,整个圣殿大厅中显得有些安静。

    龙神恩雅正静静地坐在华美的座椅上,似乎有些出神地注视着远方。

    “吾主?”赫拉戈尔好奇地抬起头来,忍不住轻声呼唤。

    圣座上的神明终于把视线转过来,淡淡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吾主,”赫拉戈尔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这样是否会有不妥?下层塔尔隆德……较为杂乱,或许并不适合展示给客人,相比较而言,上层区的景色更好,而且也足够让客人参观了。”

    “是我授意的,”龙神淡淡说道,“我让安达尔做的安排,要让我们的客人看到一个完整的塔尔隆德。”

    赫拉戈尔一瞬间仿佛还想要询问些什么,但最后他还是低下头:“……是,我明白了。”

    ……

    一个看起来很和善的中年“人”与梅丽塔攀谈着,而一个看起来有些怕生的、放在人类眼中大约五六岁的小姑娘则躲在一旁,用有些好奇的视线上下打量着高文与琥珀——维罗妮卡尝试着露出一些和善温暖的笑容去接近那小姑娘,却被对方巧妙地躲开了。

    一向用自己的微笑营造亲和人设的“圣女公主”看起来有点沮丧,但很快便恢复常态,回到了高文身旁。

    那个和善的中年“人”是下城区的一名居民,他在街角经营着一间“鳞片抛光精品店”,而那个看上去有些怕生的小姑娘则是他的女儿,今年刚满一百二十岁。

    还是幼龙。

    这对父女是梅丽塔在下城区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和诺蕾塔也算认识,他们所经营的“生意”算是下层塔尔隆德为数不多的“工作行业”之一,也是极具巨龙特色的行业,但这一切对高文而言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高文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条锁链从那中年“人”的头顶延伸出去,一路延伸到了天空,甚至连那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小姑娘头上,也连接着一条若有若无的锁链。 ( 黎明之剑 http://www.paoshu888.com/3/3861/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