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章:窃国者(2)

文 / 小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走进会议室的小休息室的时候,烟雾弥漫的房间里,气氛压抑的几乎令人窒息。

    李华成坐在沙发上大口抽着烟,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带着不加掩饰的恼怒。

    陈方青脸色僵硬的坐在那,面前摆放着很多烟头,他的嘴唇干裂,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

    东城无敌在他后面带上了房门。

    轻微的响动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陈方青回头看了李天澜一眼,瞳孔一缩,整个人如同受到刺激一样猛地跳了起来:“就是他!”

    他死死的指着李天澜,脸色狰狞而怨毒:“如果没有他的话,荒漠里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他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如果...”

    “啪!”

    李天澜动了动身体。

    东城无敌的眼里,他的身体似乎抖动了一下,可陈方青的身体却猛地飞了出去,摔倒在了地面上。

    李天澜缓缓走到他面前,低头看着他,居高临下,面无表情。

    “舒服吗?”

    他缓缓问道。

    陈方青似乎有些懵,捂着脸,茫然的看着李天澜,良久才反应过来,狰狞低吼道:“李天澜!你!”

    “够了!”

    李华成眼角跳动了几下,重重的拍了下沙发的扶手。

    陈方青猛然咆哮一声,不顾一切的朝着李天澜冲了过来,他的内心已经压抑了太久,这一刻的情绪彻底崩溃失控。

    风度?威严?沉稳?矜持?

    所有的一切都在内心消失了。

    他的表情扭曲着,眼神血红,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挥拳直接砸向李天澜的脸庞。

    首相没有跟东城无敌大打出手。

    但却跟李天澜动手了。

    只是他的动作在李天澜眼里几乎跟蜗牛差不多,李天澜随意伸出手,一把直接捏住了陈方青的脸庞。

    “你们有完没完?!”

    李华成暴怒的吼声陡然响了起来。

    李天澜手中白雾涌动了一瞬,直接将陈方青推了出去。

    陈方青的身体撞在墙壁上,大口喘息着,眼神怨毒。

    但东城无敌和李华成却同时注意到,他脸上原本挨了耳光的肿胀已经消失了,看上去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李华成暗暗叹了口气,微微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私人场合中,李天澜跟陈方青早已是不死不休,那一耳光虽然惊世骇俗,但在场就这么几个人,其实不算什么,这一耳光打下去,双方似乎才能慢慢的冷静下来。

    陈方青似乎也感受到了脸庞的异样,他伸手揉了揉脸,最终沉默下来,坐在沙发上,不再开口。

    “首相可真够闲的,这么大的事情,你还在这里想着推卸责任,是不是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北疆的事情就能顺利解决了?荒漠不过是一场演习而已,死了几万人,管我什么事情?我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

    李天澜淡淡道。

    “我们谁都清楚,那是战争,狗屁的演习,你,还有你!”

    他狠狠瞪了东城无敌一眼:“你们都在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

    “近一年来,军部从来没有给北疆下达过任何作战指令,我倒想知道,到底是谁给北疆军团下达的作战命令。”

    东城无敌神色冷然。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作战对象是谁,陈方青,我东皇宫一千多精锐战死在荒漠里,如果没有北疆那所谓的演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你想发动战争,想杀我,又把责任推倒我身上,怎么,是不是你想杀我,我乖乖地不反抗才是对的?”

    李天澜声音阴冷。

    “那是封锁!那只是封锁而已,如果不是东皇宫擅自行动...”

    “擅自行动?呵呵。”

    李天澜打断了陈方青的话。

    他的声音很平静:“去你妈.的。”

    “你...”

    陈方青呆住了,随即再次暴怒的咆哮起来:“你说什么?!”

    “你听得很清楚,我在问候你的母亲。”

    李天澜淡淡道:“从头到尾,擅自行动的都是北疆军团,不要说东皇宫,任何一个人中洲人,在即将被权谋害死的时候,都有反击的权力,陈方青,没人愿意等死,东皇宫是这样,你也是这样。”

    “这对中洲有利,你懂个屁的大局,中洲需要稳定,需要未来,不需要任何毒瘤!”

    陈方青低吼起来:“这样的毒瘤必须要铲除,最开始根本没人想要杀你,如果不是东皇宫反应太激烈的话,怎么会有荒漠战争发生?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一个太过强势的东皇宫,对中洲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为了中洲的未来,为了大局考虑,你们东皇宫死点人怎么了?只是死一些人而已,你们凭什么敢...”

    “去你妈.的。”

    李天澜再一次打断了陈方青的话,一样的内容,一样的粗鲁。

    陈方青的情绪明显不对劲,不过这番话显然是他的心里话,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说出来的心里话。

    这话虽然离谱,但也许陈方青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太过强势的北海王氏对中洲来说是毒瘤,那么削弱一下,打压一下怎么了?北海王氏为了大局考虑,让出一些中洲不能容忍的东西怎么了?他们本来就应该这么做。

    东皇宫逐渐崛起,但已经不太符合中洲的利益,只是一次封锁行动,只要封锁了李天澜的消息渠道,他们就能压制北海王氏,北海王氏消失之后,他们也就可以收服李天澜,这是对中洲最有利的事情,那你们东皇宫死点人怎么了?就是死点人而已,以大局为重。

    李天澜无意去评价陈方青思想的对错,他站不到对方的立场上去思考,但他却知道陈方青坚决相信自己没有错,他这番话,在他看来几乎就是真理。

    李天澜笑了笑,淡然道:“东皇宫确实只是死了点人而已,人都死了,葬礼办过,没办法扭转了,你有你的大局,你的立场,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但是很显然,你想打击东皇宫,想杀我,想杀我的女人,你有足够的理由,但是你失败了。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失败就是失败。”

    “情况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你现在对中洲的未来已经起不到作用了,但是我可以。我不用做什么中洲战神,我只要在天南,就能让整个黑暗世界甚至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冒犯中洲丝毫,我就是中洲的大局,所以...陈方青首相,现在大局如此明显,你为了大局着想,你们陈氏家族,死点人也没什么关系吧?”

    他的声音平淡低沉,听在陈方青耳朵里就如同恶魔的呢喃:“我调查过了,跟你有关系的,你的家族,你的母族,你的孩子,你的妻子,你的表亲,所有人...我统计了一下,准确数字是三百一十八人。”

    李天澜笑了起来:“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些人,包括你在内,东皇宫会一个一个的杀光,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为了中洲的未来,只能请你们全家去死一死了。”

    他的身体微微前倾,盯着陈方青的眼睛:“你们全家大小,一个都跑不掉,谁也保不住他们。”

    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朕说的。”

    陈方青瞪着李天澜,一言不发。

    他其实有很多能说的想说的,但现在的情况也只能说说,没有半点意义。

    没有绝对的力量说什么都是白扯,东皇宫要杀他全家,只要他离开这个位置,那么东皇宫肯定可以做到。

    陈方青也可以说杀李天澜全家。

    说一万遍都行,但有什么用?

    李天澜机场一击秒杀了绝,无敌境陨落,已经在黑暗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相对于李天澜一击杀敌的实力,很多人都关注李天澜到底是怎么在机场把绝找出来的。

    这是不是意味着任何对李天澜有敌意的人在任何环境下都无法隐藏?

    如果是这样的话,没人敢在对李天澜动手。

    陈方青很清楚,随着绝的死亡,北海决战的无敌境陨落了一位,所有人对他都有些不满,接下来他们不可能在被他说动来对付李天澜了。

    “聊够了的话,就谈谈这次北疆的事情。”

    李华成看了李天澜一眼,平静道:“天澜,你谈谈。”

    “北疆军团要承担所有责任。”

    没有任何犹豫,李天澜直接开口道。

    李华成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道:“说具体一些。”

    “严惩北疆军团军团长黄统,如果没有他下令让守卫军对家属开枪,矛盾不会激化到这种程度,如果不是他擅自行动,荒漠战争也不会发生,这是一切事端的罪魁祸首,他的自作主张不仅让北疆军团损失了数万战士,还让整个军部都人心动荡,影响太过恶劣,对于这样的人,没什么好客气的,以叛国罪论处,直接处死,其全家大小,一并处死,这是给所有人一个警告,要守规矩,尤其是军人,就更应该守规矩,能够领导军人的,只能是中洲议会和中洲军部,不是内阁,今后谁还想在自作主张,黄统一家老小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陈方青脸色铁青,异常的难看。

    李华成面无表情:“继续。”

    “所有参与荒漠战争少校级以上军官,死了的,没有抚恤,不对其家人照顾,活着的,一律处死,家人投入监狱,校官一下基层军官,开除出军队,判刑,公开向整个中洲通报。”

    “北疆军团所有副职军官,全部处死,中层军官撤职查办,立场有问题的投入监狱。今日的事情,所有对死者家属开枪的守卫军,全部处死!”

    “这样做或许并不仁慈,但这里没有镜头,也不必强调这一点,北疆军团必须做典型,重刑处理,让所有人都明白不守规矩的后果。”

    “我绝不同意!”

    陈方青猛然站了起来,脸色铁青的咆哮道。

    李天澜似乎很少说这么多话,但这些话字里行间都带着一种近乎残暴的冷酷与杀意,那一系列的处死,几乎让人的内心冷到了骨子里面。

    这一切如果真的按照他说的办法进行的话,他在太子集团,在中洲的地位将降低到谷底,而以东城无敌如今的位置,他的权势将更为巩固,军部的命令会更加的畅通无阻。

    而太子集团内,所有的将军恐怕都会考虑脱离太子集团,太子集团的实力也将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削弱。

    陈方青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同意这一点。

    “然后呢?”

    李华成抬头看着李天澜,缓缓问道:“如果按你说的这么处理,那么那些家属怎么办?抚恤金的问题怎么办?”

    那是高达数千亿的抚恤金,对于任何国家来说都不是小数目,基本上一个超级强国一场大型的国战,也不过是这个数目的抚恤金。

    中洲当然拿得起这笔钱。

    但关键是为什么要拿出来,这完全是莫名其妙的不必要支出,全部都是因为北疆军团的擅自行动,他们给军部上报的竟然是演习。

    东城无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这笔钱为北疆军团的演习买单,就像他所说的一样,凭什么?

    这次如果掏钱了,今后估计各大战区都会有人敢对军部阳奉阴违,因为无论如何,军部都会买单的。

    中洲的军费,不是用来干这个的。

    至于陈方青的内阁...他到是想掏这笔钱,但也只能是想一想而已,中洲财政将钱发下去,估计第二天他就要下台。

    中洲有钱,但这钱却不能发,可抚恤金的问题闹成这样,已经演变成了事关中洲根基的难题,十多万家属值得重视,而此时此刻,想必整个中洲所有的军人都在关注这件事情。

    钱不能发。

    抚恤金却不得不发。

    “东皇宫可以拿出这笔抚恤金,一次性付清。”

    李天澜说道。

    他的声音很平静,很淡然,很自信。

    那是一种真正能让人了解到什么是财大气粗富可敌国的感觉。

    东城无敌看了李天澜一眼。

    李华成沉默下来。

    陈方青顿时愣住了。

    李天澜掏这笔抚恤金?

    掏这数千亿的庞大抚恤金?

    给北疆军团的人?

    一瞬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从陈方青的内心窜了起来。

    他陡然明白了李天澜的意思。

    这笔抚恤金掏给北疆军团的人?

    哪里是掏给北疆军团。

    按照李天澜的处理方式,北疆军团所有跟他作对的人都死了。

    这笔钱,买的是所有中洲军人的态度。

    买的是十多万数十万死者家属的人心。

    买的是一个崭新的,完全由李天澜掌控的北疆军团。

    确切地说。

    这数千亿的金钱,李天澜要买的是整个北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陈方青的身体陡然摇晃了一下。

    他似乎想要再次怒吼出声,可身体却突然一阵无力,他瘫软在沙发上,不断的摇着头,喃喃道:“这不行...不能这样...李天澜,你这是窃国。”

    李天澜面无表情,平静道:“无论如何,黄统一家都必须死。”

    他低头看了看表,淡淡道:“无情已经在路上了。”

    李华成霍然抬头,这才注意到,李天澜此时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

    他原本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可直到李天澜提醒,他才突然意识到,李天澜现在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

    那件带着繁复金色纹路的黑色风衣,已经在路上了。 ( 特战之王 http://www.paoshu888.com/3/3915/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