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

文 / 暮灼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冷暮七月正文第四百一十二章“十七哥放心吧,我已经回来了。这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十七哥娶了唐暮的公主,后族被彻底的摧毁,罕都的水越来越混了!”冷如洲剑眉紧锁,看着澄澈的天空。

    冷暮目光深邃,好似星空坠入眼眸,神色安然的看着皇宫的方向。

    “事情瞬息万变,自从萧阳到了靳国,所有的事情就偏离了把控,连那一位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不过你放心,万变不离其宗,对于我们还是利大于弊,越乱才越好动手。”冷暮温声说道。

    有了萧阳,整个罕都的局势都变了,萧阳的和亲,既有靳国的算计,又有唐暮的目的。几百年来,唐暮时时刻刻都在想着统一天下,那已经深入骨髓的印记,怎么可能就放弃了!

    “十七哥心里有主意就好,我刚刚回罕都,听了许多的流言,听说十七嫂的脾性不好,今儿珍宝阁一行,算是眼见为实了,那岂是脾性不好,明明就是恣意妄为啊!”

    “又有乔欲在一旁添油加醋,听说我不在罕都的日子,他们两人闹得罕都天翻地覆,连忠义侯府都被她整得没有翻身之地了。今日承恩公府的人又撞上了枪口,估计太后娘娘又要头风发作,不好受啰!”想到自从萧阳到了罕都后的风风雨雨,冷如洲看笑话一般的说。

    太后心眼小,眼里一心一意的只看着太后的荣尊和母族的荣耀,这些年,有皇后母族忠义侯府的权势压着,承恩公府还略显低调,忠义侯府一败落,承恩公府便彻底的膨胀起来。

    “太后的头风,向来时不时的发作,宫中有的是御医,总之到时候倒霉的只会是承恩公府,太后若是有自知自明,就不会偏帮承恩公府,不过,太后向来是没有那个脑子的。”冷暮嘴角浮起嘲讽的笑意。

    他和太后之间不过是面子情,当初太后选择了你冷炀而抛弃他的时候,母子情就已经斩断,太后的头风在他的眼里甚至比不上府中任何一个跟了他十几年的奴才。

    当初的事情,冷如洲虽然不清楚,但是也知道一二,看冷暮冷淡的神色,冷如洲心底对太后更加的不屑,也不知太后是什么眼光,生生的推上去一个六亲不认的儿子。

    两人密谈了近两个时辰,等到送走乔欲和冷如洲,宫中果然传来了消息,太后头风发作,请沐亲王妃进宫侍疾,什么三从四德,女戒女训都搬了出来,就为了将萧阳弄进宫。

    萧阳把弄着染了豆蔻的指甲漫不经心的说:“本王妃今儿回府就身体不适,之前御医说本王妃需要好好的散步加强体质。可是人心险恶,罕都处处是恶人,初到珍宝阁,本王妃就被人指着鼻子骂,一时怒急攻心,又引发旧疾,怕是不能给太后侍疾了!”

    不等太后身边传令的嬷嬷开口,萧阳继续说:“宫中那么的的妃嫔,太后娘娘的儿媳妇多的是,难道后宫佳丽三千还伺候不好太皇太后,听说皇上的后妃,多是贤惠淑德之人,若是连太后的侍疾都做不好,那可就担不起贤惠之名了!”

    掌事嬷嬷是太后身边的心腹,听了萧阳的话,脸色难看了几分,原本想着这是最容易也最有收获的任务,却不想沐亲王妃丝毫不给自己留脸面。

    “王妃此言差矣,太后娘娘的儿媳自始自终就只有皇后娘娘和王妃,皇后娘娘掌管六宫,忙得很。相对而言,王妃就清闲许多,太后娘娘是王妃的婆母,为太后娘娘侍疾,是王妃应尽的本分。”掌事嬷嬷语气不善的说。

    自从跟了太后,谁在她很前儿不是低三下四的模样,连宫中那些妃嫔见了她,也要给她三分薄面,而沐亲王妃却落了她的脸面,她岂能忍下这口气。

    “那就回去转告太后娘娘,本王妃可不是她随意就能社欺负的,本王妃不是罕都那些低眉顺眼的闺秀,本王妃石唐暮的公主,她太后娘娘还经不住本王妃的侍疾。若是太后娘娘始终非本王妃侍疾不可,听说皇后娘娘近日精神越发的不好了,想来是为娘家操心吧!”萧阳闭着眼,声音不疾不徐的说道。

    掌事嬷嬷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皇后的娘家,整个罕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皇后的娘家已经是一个破落户,而落得如此下场,全是因为热上了沐亲王妃,如今沐亲王妃说出这样的话,可不就是威胁吗?而且是**裸的威胁。

    “老奴会向太后娘娘转告王妃身体不适,王妃好好静养,老奴不打扰王妃休息。”掌事嬷嬷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有苦说不出。

    沐亲王妃有拒绝的底气,回宫后被训斥的还是自己,这些年,自己在太后身边颇有脸面,也越来越受太后器重,而这一次就成了她的耻辱,太后那里有的是人想要看自己的笑话。

    “本王妃自会好好静养,还需要你一个贱奴叮嘱不成?本王妃这些日子修身养性,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踩到本王妃的头上,承恩公府再权势熏天,本王妃也不畏惧,你给本王妃带一句话给太后,皇后母族的日子越发难熬,太后是否想让承恩公府去陪一陪皇后母族?”萧阳轻哼一声神色莫测的说道。

    掌事嬷嬷苦着脸应下,这一句话带回去传到太后的耳朵里,想来又是天翻地覆。

    果不其然,掌事嬷嬷回了宫,太后寝宫传出一阵碎地声,却不敢再派人去沐亲王府请萧阳,一通火气全倾泄在后宫妃嫔身上。

    “公主,您说太后那里会如何的恼羞成怒?奴婢一想到太后怒极的脸,奴婢就心中痛快,奴婢至今还记得公主新婚进宫请安之时太后的刁难,那时候太后可没有对公主手下留情。”即玉幸灾乐祸的说道,她向来记仇,当初的事情,她记得清清楚楚。

    萧阳慵懒的躺在躺椅上自顾自的把玩着手中精致又小巧玲珑的紫玉葫芦漫不经心的说:“太后也就那胆量,她了没有太皇太后的睿智,除了在冷炀的耳边嗡嗡作响说几句本公主的坏话,也没有几分本事了!”

    那紫玉葫芦通透晶莹,一看就不是凡品,乔欲相邀那一次在珍宝阁里淘来的,握在手心里凉幽幽的,这几日萧阳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即玉暗暗点头,自家公主总是能够一针见血的戳中太后的缺点,这些日子应该会清净不少,至少以太后马首是瞻的人绝不会再登门。

    不过,最近太皇太后再也没有见公主,罕都那些贵妇们是会看眼色的人,对沐亲王府的态度大不如前。

    “公主,太皇太后好像怀疑上公主了,若是没有太皇太后的维护,公主以后的日子会艰难许多。那件事情的阻碍也多了几分。”即玉担忧的说道,两弯柳叶眉微锁。

    萧阳剑眉微蹙,桃花眼中闪烁着几许决绝:“太皇太后对本公主不是怀疑,而是确信那事是本公主所为。不仅如此,本公主和亲的目的,她最清楚不过了,只不过风雨飘零之际,冷暮又心悦本公主,她暂且不敢像以往那样对付本公主。”

    “太皇太后早就已经知道了?那我们该怎么办?”

    “不必想太多,船到桥头必然直,我们刚到罕都的时候,太皇太后没有下手,今时今日就不是她能够决定的了。尤其是唐暮局势复杂,本公主死在了罕都,唐暮更加有借口名正言顺的出兵靳国,太皇太后最聪明,她不会拿靳国去冒险。”萧阳笃定的说,嘴角的笑却嘲讽之意明显。

    想到之前对待太皇太后的几分真心,萧阳就恶心得不行,就像是被疯狗咬了一口般难受。若不是端午宫宴那晚,自己恐怕永远都会被蒙在鼓里。

    由于装晕,后来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自己被送去了重华阁,虽然那里不是冷宫,但是却是一年半载没有人烟,也正是去了那重华阁,才有了破开迷绽的机会。

    原来自己的姑姑之死,并非冷炀一人的手笔,其中少不了太皇太后的推波助澜。重华阁中有一个当初跟着先皇后的人,一个早就应该“死去”的人,才有了事情的真相。

    太皇太后当初和亲的目的和自己一模一样,唐暮每一次和亲的公主都是报着同样的目的,只不过太皇太后为了爱情背叛了唐暮,不然又怎么会有后来的姑姑和自己呢!

    “重华阁那一个人出宫了吗?”当时萧阳唯一应下的要求就是助那人出宫,她答应了的事情绝不会反悔。

    有了那陈年往事,萧阳又如何会看太皇太后伪善的嘴脸,姑姑的早逝是横亘父皇心中多年不变的心事,太皇太后不顾血脉亲情,能亲手毁掉嫡亲的侄女儿,自己又如何不能毁了太皇太后最在乎的东西。

    “公主,那人已经出宫,红月将她送去了叶城,到了叶城自有人接应,说不定此时已经站在唐暮的土地上。”即玉莞尔一笑,目光深处闪过晦暗。 ( 冷暮七月 http://www.paoshu888.com/7/7612/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