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一章:伶牙俐齿

文 / 盛世周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缚魂锁可是魂肃这个元婴后期修士留下的古宝,虽然失去了成长性,也不是魂肃本人在使用,但是宝物本身的威力就很惊人,元铸真人是抱着暗中偷袭、痛打落水狗的想法来的,却没想到青阳早就防着他,更没想到青阳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余力祭出另外一件威力几乎不下于那五柄巨剑的宝物,顿时就被那缚魂锁捆了个正着。

    缚魂锁最擅长的就是困敌,修士一旦被缚魂锁捆住,不但身体不能动弹,就连神魂都会被锁定,失去所有反抗能力,除非是被捆之人实力比使用人修为高出很多,才能依靠蛮力挣脱。

    元铸真人自然没有这个能力,被捆住之后,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他的法宝也像是变成了无主之物一般掉落在地面。

    与此同时,青阳的五行剑阵也已经与赤冶真君的红色火钳拼出了结果,只听一声地动山摇的轰然巨响,两道人影迅速分开,地上又出现了一个巨坑,周围的建筑也再次倒下了一大片。

    因为元铸真人的干扰,这次青阳进攻到一半的时候分了心,五行剑阵的威力大打折扣,只是堪堪拼了个平手,并没有伤到赤冶真君。

    好消息则是在这种以一对二的情况下,青阳也没有受伤,打平了赤冶真君的同时,还用缚魂锁困住了元铸真人。只要抓住了这个金丹圆满的元铸真人,剩下的那些赤冶真君的徒子徒孙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之后再面对赤冶真君的时候,青阳也就更有底气了。

    连续几次全力对拼,饶是青阳实力雄厚,此时也有些气息不稳,看着面有惧色的赤冶真君,青阳冷笑道“呵呵,还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整个府邸全都是一群鸡鸣狗盗之辈,师父巧取豪夺抢人宝物,徒弟背后下手暗中偷袭,我这次还真是大开眼界。”

    打不过青阳,赤冶真君正心中气闷,没想到青阳说出的话更难听,什么鸡鸣狗盗之辈,什么有其师必有其徒,赤冶真君心高气傲怎么能受得了这个,他顿时怒道“小子,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徒弟暗中偷袭被你抓住那是他活该,你凭什么污蔑我巧取豪夺?”

    青阳道“不是吗?宝物炼成你迟迟不肯归还,反而派弟子前来以势压人,逼迫我用冥石低价换购,不同意就大打出手,这不是巧取豪夺是什么?你徒弟不是我对手,你一名元婴修士不顾脸面亲自出手,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这不是鸡鸣狗盗之辈是什么?”

    “什么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我是看你在我府邸嚣张跋扈才愤然出手的,堂堂元婴修士府邸岂容你一个金丹修士放肆?以势压人……什么?你说什么以势压人?”赤冶真君本来完全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说道后来忽然想起青阳说的以势压人,他顿时感觉事有蹊跷。

    青阳却不吃这一套,道“装的倒是挺无辜,你好徒弟就在这里,你可敢跟他当面对质?”

    赤冶真君一头红发,性格护短又略显暴躁,所以从炼器房出来之后,看到自己的府邸被人弄得一片狼藉,大弟子还被人追的狼狈不堪,更重要的是对方还只是一个金丹修士,他顿时就失去了理智,与青阳大打出手,而且越打越觉得青阳是仗着自己的实力来找茬的。

    如今连续在青阳手中吃了几个亏,大徒弟都被人抓住了,渐渐的也就冷静了下来,此时再听青阳的话,顿时觉得有些蹊跷。

    首先青阳是找自己炼器的,只是因为自己出来迟一点就生气的可能性不大,更不可能因为年轻气盛就主动找茬,最终他却和自己的大徒弟在府邸之中大打出手,不可能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想到这里,赤冶真君皱了皱眉,他忽然上前一步,盯着元铸真人道“你说,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元铸真人已经知道,自己给赤冶真人闯下了滔天大祸,为了尽量少担责,他狡辩道“师父,我见你喜欢那空间葫芦,所以出来之后就找到他,想要用冥石购买,生意吗,自然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谁知此人听了价格觉得不满,就对我破口大骂,还说你是强取豪夺的小人,弟子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师父受辱,于是双方就打了起来,弟子也没想到此人实力竟然这么高,以至于变成如此局面。”

    赤冶真君一听,自己徒弟做的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生意不就是谈的吗?你对价格不满,要么不卖,要么说个满意的价格,骂人是怎么回事?当面被辱及师父,难怪元铸会跟此人打起来。

    元铸真人说的是事实吗?好像跟事实没什么差别,只不过是修改了几个措辞,改变了一些语境,本来对青阳有利的局面,搞得好像是青阳理亏一般,青阳顿时就怒了“好一副伶牙俐齿,这个时候还搬弄是非,是谁说的就算一块冥石不给我又能怎样?又是谁说的我一没背景二没实力凭什么跟你斗?我不愿售卖你就恶语相向,以势压人进行逼迫,说的恼羞成怒又要动手杀人,若不是我自己有点手段,此时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赤冶真人,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徒弟?”

    赤冶真人性格护短暴躁不假,却也不是不明事理,元铸真人跟了他一辈子,他岂能不知自己这个徒弟有些小聪明?

    之前赤冶真君没有往这方面想,如今被青阳说他,他很快就把事情的大致经过猜了出来,青阳说的这些应该都是真的,自己的的大弟子元铸看青阳修为不高没有背景,于是起了贪心想逼迫青阳低价售出空间葫芦,谁知弄巧成拙踢到铁板,这才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原来错的是自己徒弟,原来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方理亏,而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所谓原则,在这一刻仿佛都成了笑话,想到这里,赤冶真君顿时顿时气势一泄,整个人仿佛都苍老了好几岁,看着还被缚魂锁捆着的元铸真人,道“元铸,你很令我失望。”

    。 ( 醉仙葫 http://www.paoshu888.com/8/8329/ 移动版访问:m.paoshu88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泡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paoshu888.com